吴亦凡——最“另类”的孝顺

来源:www.3kr.com 2018-05-16

  最近看《人物》杂志出的一套书,一篇关于吴亦凡的文章把我看哭了。明星光环下的吴亦凡,能歌擅舞有颜有钱,现实生活中,单亲家庭和强势母亲的影响,在他17岁那年达到峰值。  17岁,如今看来是吴亦凡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年。他需要不断地走出家门,一个人

  最近看《人物》杂志出的一套书,一篇关于吴亦凡的文章把我看哭了。明星光环下的吴亦凡,能歌擅舞有颜有钱,现实生活中,单亲家庭和强势母亲的影响,在他17岁那年达到峰值。

  17岁,如今看来是吴亦凡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年。他需要不断地走出家门,一个人在幽静的小路上散步,才能平复与母亲的冲突。

  “单亲家庭比较现实的就是,其实母子关系比较容易走到了一个极端的情况,因为没有第三个人和解。”吴亦凡说。

  吴亦凡很爱自己妈妈,妈妈生日在微博里发过她年轻时的美照。

  父母为孩子规划好了人生,但那个蓝图是他们的,而不是孩子的。

  然而孩子的抗争却显得幼稚可笑、不识好歹,因为父母拼尽所有,为孩子选了一条最好走的路。

  父母要的是稳定,“穿自己的鞋,走别人的路”的痛苦,在他们看来都是矫情。

  这不是单亲家庭才有的问题,也不是只有17岁会遇到的,多少人27岁被父母逼婚,37岁又被父母逼离?

  父母是好的,我们也不错,但好人之间的彼此伤害,特别残酷。

  吴亦凡从小跟姥姥姥爷住在甘肃白银,小学才回到广州母亲身边。

  他10岁那年,母亲决定结束名存实亡的婚姻,他改跟母亲姓吴。或许为了治愈情伤,母亲快刀斩乱麻地结束了内地大部分生意,带他去了加拿大。

  从10岁到15岁,吴亦凡是飘在半空的。15岁那年,母亲回广州办事,带他回国上学。

  吴亦凡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广州七中,做为校篮球队队长,代表七中参加了NBA在中国举办的青少年篮球赛事“少年NBA”, 获得华南地区冠军。

  接受《人物》采访时,吴亦凡说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我释放,第一次找到小伙伴,并且自然而然地找到了与人沟通的方式。

  然而打篮球这个可以称作梦想的东西,在吴亦凡的妈妈看来,容易受伤,生命力短,不稳定,她为儿子规划的人生是考上好大学,读医科,毕业当医生,结婚生孩子,在加拿大过上中产生活。

  吴亦凡是被妈妈从广州硬拉走的。

  “那个时候,有了一点模糊的自我价值观和一些渴望追求的东西,但没办法,还是得跟我妈妈回去,没有选择的余地”,吴亦凡说。

  一个单亲妈妈,在异国他乡与儿子相依为命,几乎没有任何社交圈,七年没有出门工作,靠之前的积蓄,把人生压力全部转化成了对孩子未来的期许。

  她不允许这个孩子有任何意外,他必须在自己的规划之内,完成妈妈眼里的幸福人生。

  这是很多中国家庭的现状。无论是否单亲家庭,往往父母对孩子的爱越深,付出越多,掌控欲也越强。

  所有的付出都贪图回报,包括父母之爱。

  如果父母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他们会远离、活成自己,他们在规划人生的时候,多少也会考虑到自己的利益,这是一种健康的人际关系。

  然而,如果孩子成为父母的第二次生命,父母就会不顾一切地付出,他们的爱,不是给孩子,而是给自己。

  孩子不过是父母的影子,是纠正此生的不完美、不甘心的工具。

  我遇到过一个苦恼的父亲,他有一套自认为可以复制到每个孩子身上的“学霸养成术”。

  女儿在他的教育下,考上清华,本科四年,他不允许女儿恋爱。女儿去美国读研究生,他为她规划毕业回国进入某重点实验室,并积极安排与这个实验室学术带头人的儿子相亲。

  “按我的规划,她这辈子会过得很好,没有挫折,但她现在经常想要脱轨”。父亲很后悔送女儿出国,因为分离,他对女儿失控了。

  在吴亦凡的妈妈看来,吴亦凡在17岁的时候也脱轨失控了。从广州回来,吴亦凡特别难过,不愿意出门,吴妈妈硬拉他出去,感觉这一次让他缓过劲来特别难。

  高考临近,母亲变得越来越敏感易怒,吴亦凡认为自己跟母亲的关系正在走向破裂。

  “我觉得我需要去帮助这个家,这种使命感特别强,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我必须站出来。”他说。

  站在长辈的角度,挽回亲子关系的办法往往是孩子的屈从。中国人喜欢讲孝顺,当父母与子女关系不好,长辈做工作,说得最多的是“你要孝顺”。

  孝顺的重点在于顺,孝是虚词,顺才落到实处。

  心理学家武志红批驳中国的孝道,认为所谓的孝,在心理学上就是向强者认同,鼓励孩子发展假的自我。

  这种文化习惯培养了心理不健康的面具男女,一旦他们手握权力,也会成为不尊重他人自由的强权者。

  父母与孩子发生冲突,根本原因是双方成长速度不匹配。

  孩子小时候,父母的怒,是出于对孩子未来的担忧;孩子长大了,父母的怒,却是因为对自己将被淘汰的恐惧。

  用牺牲自我,去维持平和的假相,还是剥离母亲的掌控,逼母亲成长?吴亦凡的选择用离开,去拯救处于破裂边缘的亲子关系。

  在韩国EXO男团时期的吴亦凡

  去韩国做练习生是他自己决定的,一直到去机场,都没有签约。母子俩在机场都哭了。

  吴亦凡哭着向妈妈道歉,妈妈以为他心软了,准备拉他回家,他却流着眼泪把合同签了,登上飞往首尔的班机。

  此处应有掌声。

  我知道很多人要说,你这么狠心,你知道妈妈为你付出了多少?正是因为知道,我们才需要逃离。

  有时候,分离是拯救我们与父母关系的唯一途径,当他们无可付出,才可能转过头,学会善待自己。

  吴亦凡去韩国后,母亲卖掉两人一起住过的别墅,搬进了市区的公寓,有了在加拿大的第一个闺蜜。

  每个人都需要成长,我们如此,父母更是如此。在所有糟糕的亲子关系里,都有不愿意放手的父母和没有勇气逃离的孩子。

  编剧柏邦妮2014年患了抑郁症,在求助心理医生过程中,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与父母的关系。

  一直以来,她想为父母争光,做他们眼中的完美小孩,所以当她结束了5年恋情,非常害怕父母伤心。

  然而随着心理诊疗的继续,柏妮发现,很多担忧其实是我们无法接纳不完美的自己。当她开始做自己,不再介意父母的看法和期待,父母仿佛也一夜之间长大了。

  他们接受了女儿可能永远不会结婚的现实,接纳了她的诸多不完美。妈妈对邦妮说:“你活得每一天都开心,就是最大的孝顺。”

  柏邦妮与父母一起旅行

  五一档黑马《后来的我们》,最有感染力的是田壮壮演的父亲。他也说,我只希望你们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

  父母的心愿就是这么简单。他们只是习惯于把我们当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父母无法狠下的心,要由我们自己来做决定。

  一旦做了决定,就要承担后果,接受自己生命中的光明与黑暗,在黑暗中独立长大。

  对于离开母亲去韩国的原因,吴亦凡说,“我想要自己承担自己的人生的感觉太强大了。”

  讲真,咪小咕被吴亦凡这种“不孝顺”的男生圈粉了。

  每一个准备起飞的年轻人都要记得,当我们长大成人,可能有一次与父母的剧烈冲突,就是做自己。

  小鸟冲下悬崖才能学会飞翔,而父母,也需要通过我们的逃离,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活秩序。

  随着年龄渐长,我越来越相信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分离,能认真地分离,才能好好地相爱。

[阅读过本文的朋友还对下面名人资讯文章感兴趣]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