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富二代杀妻案王

来源:www.3kr.com 2017-11-12

导语:幸福刚开了个头,悲剧随之而来!是谁在善良人心中种下恶魔!一听到南京富二代杀妻案王的惨状,我的心阵阵滴血!太痛心!那么年轻的夫妻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据悉,2014年8月,南京年轻“富二代”吉星鹏在家中,残忍砍死尚在哺乳期妻子一案,案发

导语:幸福刚开了个头,悲剧随之而来!是谁在善良人心中种下恶魔!一听到南京富二代杀妻案王的惨状,我的心阵阵滴血!太痛心!那么年轻的夫妻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据悉,2014年8月,南京年轻“富二代”吉星鹏在家中,残忍砍死尚在哺乳期妻子一案,案发后,由于本案性质恶劣、加上媒体冠以“80后富二代”“砍死”“90后娇妻”“留下仅100天小宝宝”等敏感词汇组合叠加,迅速攫取公众目光,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南京富二代杀妻案王

2014年8月,南京年轻“富二代”吉星鹏在家中,残忍砍死尚在哺乳期妻子一案,高院终审裁定下达,吉星鹏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两年,限制减刑。案发后,由于本案性质恶劣、加上媒体冠以“80后富二代”“砍死”“90后娇妻”“留下仅100天小宝宝”等敏感词汇组合叠加,迅速攫取公众目光,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惨剧发生后,网络对“富二代”的过度解读,并给受害者打上“拜金”标签,让不幸家庭雪上加霜。悲痛欲绝的死者父母终以拒绝和解赔偿,坚持杀人偿命的态度,为女儿讨回应有尊严。

然而,究竟是何原因导致如此惨烈案件?真如网友判断是“富二代砍死出轨娇妻”这般狗血吗?本刊记者深入跟踪采访,披露不为人知的案件隐情,以及两个哀恸家庭案发后为了孙女的抚养权,所进行的诉讼与和解,以及如今共同守护孩子的静默哀伤…………

年轻夫妻婚姻拐点,惊魂清晨幸福终结

2013年4月25日早晨6点多,南京市西堤国际小区内,警车呼啸而来。13栋门口,一对老年夫妇早已守候于此,焦急地将警察带到18楼。房间里,满身是血的男子光脚坐在客厅椅子上,他散发着浓郁的酒气说道:“我杀人了,用刀杀的!我杀的是我老婆!”

警方在卧室发现一名血肉模糊的女子倒在血泊中,惨不忍睹!120急救车将伤者送往明基医院抢救,最终仍不治身亡。经法医勘验,死者系被锐器刺戳、砍切头、胸、腹部,致颅脑损伤合并大出血而死亡。

行凶者叫吉星鹏,1989年出生于江苏省台东市,死者名叫程小欢,是吉星鹏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出生于1991年,两人的女儿刚刚出生4个月!

耸人听闻的惨烈案件引发公愤,伴随着社会对案件的热议,随之而来的是对死者的极为不公的非议:称其攀附富贵,最终因出轨被丈夫杀死的说法广泛流传。而这起家庭悲剧的真正面目,在2013年11月4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吉星鹏故意杀人案的现场,终于得以呈现。曾经幸福的两个家庭,也为了各自的孩子,撕扯出了彼此最难堪的真相——

2011年,时年20岁的程小欢,是北京一所高校大一的学生。假期回南京参加聚会,与中学校友吉星鹏重逢,不久两人相恋。吉星鹏高中毕业后就在父母创办的公司担任销售经理。当时,追求清纯美女程小欢的人不少,其中不乏家境优于吉星鹏的男生,有朋友曾大跌眼镜问她为什么选择吉星鹏,她回答说:“吉星鹏就是对我特别好!”

2012年春节,程小欢的母亲王文平劝她:“你还在读书,没社会经验,找男朋友要慎重!”她说:“他跟你们想的不一样,他很善良对我特别好。”为打消父母疑虑,程小欢带吉星鹏回家与父母见面。其间,吉星鹏待人接物礼貌客气,程立恒发现他对自家闺女言听计从,看女儿甜蜜模样,他们再没过多干预。

吉星鹏的父亲吉士轩和母亲吴志芳也很喜欢程小欢,视她如亲生女儿。2012年5月8日,两人领取了结婚证,不久,程小欢发现自己怀孕了,幸福的大家庭即将四代同堂。程小欢办了退学手续,在位于西提国际的家中安心养胎。7月26日,两人在众多亲朋的见证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整个过程浪漫又温馨,让许多参加婚礼的朋友至今难忘。

8月的一天,吉星鹏翻看程小欢手机,发现她与几句男性联系较多,随后便让朋友查查新婚老婆的开房信息,然而这一查的结果,就让还在蜜月期的吉星鹏气疯了。查询结果显示了:2012年3月28日,程小欢竟然有与他也认识的朋友林海明的一条开房记录!当晚,吉星鹏憋着一肚子气回到家,联想起前几日陪妻子产检时,医院诊断受孕时间约在4月1日。他不由怀疑:“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为进一步确认信息的真伪,吉星鹏又托朋友,通过关系从正规途径确认了这条开房记录,确实属实。

吉星鹏将证据丢给程小欢,并逼问她:“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孩子是不是我的?”程小欢矢口否认,两人因此发生剧烈冲突。

闺蜜冒用身份开房,婚姻危机步步惊心

这天后,这条开房记录,成为扎在吉星鹏心头的尖刺,也成为两人数次争吵的导火索。为弄清事情真相,程小欢决定找开房信息中提到的林海明问个清楚。时年23岁的林海明,是汽车销售员,热衷泡吧,与吉星鹏和程小欢都认识。

据吉星鹏案发后供述:林海明曾追过程小欢。当林海明得知开房信息泄露后,意识到事关重大,他不得不说出真相:“那天,我在酒吧和肖艳玩得很开心,后来我们一起外出开房。我发现她拿着程小欢的身份证登记入住的!”可程小欢的身份证怎么会在别人的手中呢?肖艳又是谁?时年23岁的肖艳与程小欢在一次品牌VIP答谢会上认识成为朋友,经常一起逛街。

在2011年下半年,程小欢的身份证曾遗失过,她补办了新的身份证。2012年春天,她的妈妈王文平,在进行房间大扫除时,在女儿卧室床垫夹层找到了那张遗失的旧身份证。此后,程小欢便开始长期持有两张身份证。3月中旬,因参加一项资格证培训要报名,出于信任,程小欢将其中一张身份证交给肖艳,请她代办。却不料,肖艳竟会拿着程小欢的身份证到宾馆开房,还造成这么大的误会。

东窗事发后,碍于开房事件涉及闺蜜的隐私,程小欢并未要求她出面澄清真相。而吉星鹏却死活也不肯相信:程小欢的闺蜜会用她的身份证与曾追过她的男子开房,坚持认定是妻子找朋友设局圆谎。

案发后,据林海明向警方供述,他曾数次向吉星鹏解释开房事件,还曾向吉星鹏的母亲吴志芳解释事情原委。可却始终无法解开吉星鹏心中的疙瘩。因为,与男子开房一事涉绝对隐私,肖艳不愿出面作证,警方也因此事与凶杀案并无证据上的“关联性”,也没坚持要求肖艳作证。

据王文平回忆:“此后,吉星鹏常与小欢发生矛盾冲突,总怀疑孩子不是他的。为此,还曾对小欢动手,看着女儿满心委屈,我们既心疼又气愤。”

当年9月初,不堪女儿受辱的王文平,到南京鼓楼医院,咨询得知可以通过羊水穿刺方式采集羊水提取胎儿DNA的方式,进行亲子鉴定。于是,她缴纳4000元鉴定费安排女儿做亲子鉴定,吉星鹏却在鉴定当日选择消失。

这次之后,不想父母为自己操心,程小欢再也不将婚姻中遇到的问题,向父母倾诉,加上公婆对她照顾有加,日子也还过得顺畅。唯独吉星鹏对她的态度变得不冷不热起来。

2013年元旦过后,程小欢生下粉嫩可爱的女儿伶俐,家庭升级为幸福的四代同堂。初为人母的喜悦让她全身心扑在照顾女儿身上,为了改善与吉星鹏的关系,她更加委曲求全,事事顺着他的意思。

1月19日,还在坐月子的程小欢给母亲发信息称:“有个朋友急需两万块钱。”程立恒到银行转账才发现这是吉星鹏的账户。程立恒这才知道,原来吉星鹏迷恋网络游戏,常背着父母欠下大量赌债。程小欢不仅帮他打掩护,还找自己父母借钱帮他还债。

女儿满月不久,吉星鹏发觉身体不适,隐私部位出现异常症状。程小欢陪他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显示吉星鹏患上了性病。看着诊断书,程小欢犹如五雷轰顶,医生告诉她:“这种疾病会遗传,你和孩子也要检查。”幸运的是她和孩子并未感染。

据案发后程小欢的好友林小路所说,孩子满月后,程小欢曾向她倾诉:“我很绝望,他不知道在哪里染上性病。既然我和孩子没事,那吉星鹏肯定是在我怀孕后染上的!我为这事跟他吵架,他竟然让我少管闲事,说要不是我出轨在先,他也不会对婚姻这么失望!”

此后,程小欢对吉星鹏再不退让,好几次冲突升级连公婆也拉不住,她被打伤后总是抱着孩子跑回娘家。王文平看着女儿身上的累累伤痕心疼得要命,可是女儿尚在哺乳期,看到襁褓中的外孙女,又不忍劝离。

4月7日,吉星鹏再次与程小欢因离婚话题闹翻,程小欢向父母坦言一切,下定决心要离婚。王文平和程立恒表示支持。为了让女儿坦然面对单亲妈妈的生活,夫妻俩将程小欢儿时居住过的,家中另一套住房挂牌销售,第二天,房子就被人买走了,他们准备将卖房的钱交给女儿开家美甲店。

2013年4月19日,早已预定好的孩子百日宴上,双方家庭还是顾及颜面,强颜欢笑地喜迎亲朋宾客。

吉星鹏的外公外婆,抱着重孙女不愿撒手亲了又亲,他的父母也向亲家道歉,坦言多年来忙于生意,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只知道严厉对待却缺乏交流,导致他如今沉默又固执,不懂得处理好家庭关系。还特别强调:“小欢是个好孩子,我们家全都喜欢她,如今小伶俐这么可爱,咱两家疼都疼不过来。谁忍心让孩子这么小,就经历父母离婚呢?”

在老人的谆谆劝慰下,究竟是离婚还是为了孩子继续生活?最终,看着可爱女儿的笑脸,程小欢还是再次回到了吉家,希望彼此都能有个台阶下,也为了孩子的将来,能够好好过下去。

损友揭伤疤催生惨案,唯剩老人苍凉护新芽

2013年4月24日,吉星鹏的好友宋然冉,约他外出喝酒小聚。席间,曾亲历了吉星鹏查询开房记录过程的宋然冉,再次问及吉星鹏:“你老婆到底出轨没有?孩子是不是你的啊?”这无疑当众让自尊心极强的吉星鹏难堪,将他的伤疤再次暴露给众人。当晚,带着被当众羞辱的愤怒,吉星鹏接连呼朋唤友,连喝了三场酒直至酩酊大醉。

凌晨五点多,吉星鹏回到家中,早已意识混沌的他,揪起程小欢就问:“你究竟是不是出轨了,孩子是不是别人的?”面对喝醉的吉星鹏,程小欢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不断哀求他:“不要再闹了…………”然而,早就满腹激愤的吉星鹏狠狠扇了妻子两耳光,程小欢悲愤难抑与他发生激烈对抗。居住在这套复式楼二楼的吉士轩夫妇,听到异样声响赶忙下楼,却看见儿子手持菜刀冲进卧室,并反锁了房门。

屋内传来程小欢凄厉的呼救:“妈妈,救救我!”情急之下,吉士轩翻出家中长剑,夫妻合力将儿子卧室的房门劈开,吴志芳见程小欢已经气息奄奄,便冲进去死死抱住失去理智的儿子,甚至咬住他继续施暴的手,吉士轩则匆忙拨打报警电话。此时,楼上程小欢年幼的女儿还在酣睡中,吉士轩担心孩子安危,赶忙奔回楼上看护年幼的孙女。然而身中四十余刀的程小欢,最终还是未能摆脱死亡的追逐…………

听闻程小欢惨死的噩耗,王文平和程立恒痛不欲生。此后,吴志芳在整理家中物品后,将程小欢生前的日记交给了她的父母。日记里事无巨细,记满每天的行程和她痛苦的内心,她特别说道:“记录下每天的行程,减少不必要的矛盾。”在丈夫自私的猜忌中,程小欢满含血泪的日记里全是她试图挽回家庭关系的努力,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案发后,南京市建邺区公安分局的办案民警,给程小欢的女儿和吉星鹏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吉星鹏的基因符合吉伶俐父亲的遗传基因条件,具有生物学亲缘关系。程小欢生前一直盼望鉴定结果,终于在其生命终结后,得以还她一丝清白。

得知这一消息,吉星鹏失声痛哭,无限懊悔自己轻信流言,彻底葬送了幸福的婚姻,也让两个家庭支离破碎,他甚至坦言将来也无颜面对自己的女儿。

纵观这起悲剧,除了吉星鹏性格自私和多疑外,两个人的朋友圈,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负面推动作用。吉星鹏和程小欢婚后遭遇的一系列风波,皆因“朋友”而起。这对小夫妻的朋友圈多是车友会成员、游戏网友,大多家境良好,并无太多追求,处理情感方面也很随性。因此,吉星鹏和程小欢并未意识到婚后独居家庭生活和群居朋友圈应该保持适当距离。所以,才让与婚姻生活本无太大关系的朋友,左右了两人本该和睦的关系。然而逝者已矣,指责参与到这一悲剧中的“朋友”已无意义。

就这起被冠以“富二代杀人”博人眼球案件,南京中院对吉星鹏的家庭情况进行了走访调查,先后到建邺区国税局、地税局调查其公司的纳税情况,并实地查看公司的经营场所和位于雨花区的车间,两处均为租赁场地,有七台加工机床,二三十名工人的规模,是典型的中小企业规模。吉士轩也坦言儿子绝非富二代。

案发后,程立恒夫妇承受了锥心刺骨的丧女之痛。而社会上关于女儿“拜金”的诋毁,带给他们更大的打击。案情审理阶段,法院数次通知双方家庭到法院进行调解,其间吉士轩多次表示愿意赔偿,而程立恒夫妇拒绝调解,坚决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面对亲家决绝的态度,吉士轩欲哭无泪,同样为人父母立场不同目的却不尽相同。

为最大程度上获得谅解,吉家一次性拿出70万元赔付程家,其中20万为程小欢购买墓地。丧礼结束后,程小欢父母执意要求将剩余的50万元退还给法院。

2013年11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本案后认定:被告人吉星鹏仅因听信传言而怀疑被害人不忠,持菜刀、水果刀砍切、捅刺致被害人当场死亡,罪行极其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鉴于本案系婚姻家庭纠纷引发的犯罪,结合具体案情对被告人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同时,考虑被告人手段特别残忍,且被害人亲属不予谅解,要求依法从严惩处,决定对被告人限制减刑。最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吉星鹏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限制减刑。这意味着,吉星鹏服刑期间表现良好,甚至有重大立功表现,也至少要在牢狱中度过22年。那时,吉星鹏已是知天命之年,吉伶俐也应该是读大学的年龄了。

一审宣判后,程家父母向江苏高院提出上诉,再次要求判凶手死刑,立即执行。同时向南京市建邺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将年幼的小伶俐抚养权变更为外公外婆。

但吉士轩夫妻二人对孙女同样不舍,他们称儿子确实是凶手且刑案缠身,但爷爷奶奶与外公外婆一样,同为宝宝的近亲,同样也是“法定的、当然的”监护人。后经法院释明法律,耐心组织两家调解,反目成仇的两家本着“有利于小宝宝成长”的原则,达成协议:由两家共同抚养,程家才向法院撤诉。

2014年8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程家父母很长时间走不出伤痛,尤其是王文平因思女成疾,精神恍惚一直睡不好觉,上街都会走神迷路。后被诊断为抑郁症,为此程立恒只好辞职在家照顾妻子。为转移妻子的注意力,尽快走出丧女的阴影,他们甚至卖掉了满是女儿回忆的房子,搬了家。

吉家父母面对程家巨变,也心有戚戚焉,出于对儿子所犯罪行的忏悔和对孙女未来的担忧,他们也在日常生活中,尽可能在程家能接受的层面,给予一定的关怀。为了年幼的吉伶俐,两家人时常还会碰面,彼此对于孩子成长的考虑也是一致的。世上没有永远无法消除的仇与怨,因为可爱小孙女这唯一的血脉联系,两家人之间的伤痕正在弥合。

2014年12月,王文平身体状况不断恶化,数次入院治疗,程立恒既要照顾患病的妻子,又要照顾年幼的外孙女深感力不从心。尽管万般不舍,他依旧忍痛联系吉士轩,希望他们给孙女更好的照顾。至此,两个曾经一度互相仇视的家庭,终于达成共识:闭口不再谈及儿女间不堪回首的往事,只为小孙女健康成长。

然而,在记者的采访中,两个家庭都表现出对未来的担忧,随着孩子年龄增长,2015年下半年,她就要上幼儿园,若孩子问及爸爸妈妈时,他们该如何回答?每每想到这里,老人们唯有怅然叹息…………

[阅读过本文的朋友还对下面奇闻异事文章感兴趣]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