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巨蟒渡劫事件真相

三氪   2017-08-15 19:00:57

四川巨蟒渡劫事件真相

导语:都说没有空穴来风传言,网上四川巨蟒渡劫是怎么回事?四川巨蟒渡劫事件真相是什么?照片中,好大一条蟒蛇啊!太大了,太吓人了!据悉,四川巨蟒渡劫事件发生在1995年;巨蟒飞天的瞬间被数股闪电击中,目击者是几位当地农民。事毕后,一道闪电撕开夜空,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昼,从离他不到100米的地方,有一条巨大的蟒蛇从山洞里爬出来,如此巨大的蟒蛇,他活了50岁,别说见过,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

四川巨蟒渡劫事件真相

1995年;安徽一山林发生巨蟒渡劫事件,就在飞天的瞬间被数股闪电击中,目击者是几位当地农民。

无独有偶,今年3月在四川省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今年3月25日凌晨4时,巴中市巴州区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值班人员接警,寺岭乡麻子梁山发生森林火灾。

遭雷击烧焦的蟒蛇

接警后,巴州区森林防火指挥部立即出动3台防火车辆奔赴火灾现场,迅速组织60余名群众扑火抢险,经过2个多小时的奋力扑救和砍伐防火隔离带,有效控制了明火。由于林内地被物丰富,为防止林内暗火(地下火)死灰复燃,区防火办再次组织乡、村干部和群众100余人连续作战,大家用锄头、铁铲翻挖泥土,地毯式搜索并扑灭暗火,至25日中午11时,确定火种全部熄灭后,扑火人员才陆续撤离。

经现场调查,此次起火原因是雷电击中1条体长近4米的蟒蛇导电引起的森林火灾,过火面积约4.8亩,森林受害面积约3.6亩。

四川巨蟒渡劫事件真相

你见过真正的渡劫吗?这一定是哪只大妖在渡劫!

1995年;安徽一山林发生巨蟒渡劫事件,就在飞天的瞬间被数股闪电击中,目击者是几位当地农民。

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夏夜,伸手不见五指,一个在大山深处的偏僻小山村。干完农活的农村人都睡觉了,半夜有一农民起床上厕所,农村的厕所都在房子的外面,他打开大门,冒着雨跑到自家的厕所解手。

事毕后,一道闪电撕开夜空,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昼,紧接着,一声巨大的雷鸣,让他心惊胆战。正要出厕所门,突然发现在闪电的一刹那,从离他不到100米的地方,有一条巨大的蟒蛇从山洞里爬出来,如此巨大的蟒蛇,他活了50岁,别说见过,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

虽然山里大蛇很常见,好几米长的大蛇都有,他自己曾经打死过一条2米多长的大蛇,但这么大的蛇让他震惊的同时,也万分恐惧,按理说,山里有这么大的蛇,不可能没有山民遇到过,这样的蛇起码几十年才能长大吧,可为什么从没人见过呢?他突然想起什么,赶紧屏住呼吸,这个时候只见一群鸟从自己头顶尖叫着掠过,原来是鸟吓跑了。

他凭着自己的经验,一般在山里的树上有鸟发出急剧的尖叫,一般是树下面有大蛇,因为蛇不但吃鸟,还吃鸟蛋,如果树上有鸟窝的话,鸟就通过刺耳的尖叫来吓退鸟,虽然是徒劳的。

这个时候几头野猪从山里呼啸着从身边跑过,紧接着,几只狼也跑过来,他正准备拿根棍子,做武器,因为一只狼一般见了成年的男人是不敢攻击的,但是几只狼的话,一般人就比较危险,奇怪的是狼非佛没看见他一样,疯狂地跑过,那架势不像是追野猪,因为不是跑,简直是逃,落荒而逃,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紧接着一些小动物也疯狂的四散奔跑,非佛世界末日,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些动物忘记彼此之间的食物链关系,都在疯狂的跑呢。他一看那条巨大的蟒蛇疾驰而来,对不是爬过来,是疾驰而来。他正目瞪口呆之时,巨蟒突然在他5米前方腾空而起,他闻到一股腥味。

这个时候雨更大了,电闪雷鸣,巨蟒在闪电中,忽隐忽现,渐渐地,蟒蛇越飞越高,非佛风筝一样很渺小了,突然一道强烈的闪电击中蟒蛇,只见蟒蛇烟飞烟灭,裂成无数。

更多离奇事件!揭开1954年长江断流真相

滚滚长江东逝水,长江在历朝历代以来,给我们的印象一直是江水滔滔,奔流不息,然而在历史上长江却有两次断流,浩瀚的江水说没就没了,如有天神在玩弄一般,更加叫人不可思议的是,在第二次江水断流的时候,长江边上的一个村子,居然集体遭遇鬼压床,匪夷所思,耸人听闻。

遭遇鬼压床事件的这个村子叫做吴村,属于泰兴市下面的一个自然村落,坐落在长江之畔。在鬼压床事件之后,全村人心惶惶,说江水断流,是恶鬼报复,不然的话,流淌了千万年的长江怎么会断流,在断流的前一晚又怎么会遭到鬼压床呢?

两次断流全过程

鬼压床事件是否真的与长江的两次断流有关?

长江的第一次的断流是在元朝至正二年,也就是1342年的农历八月份。

请注意那一年的月份,我们都知道,八月是汛期,对历史知识有所了解,或者常留意新闻的人可能都知道,我国的两大河流长江和黄河,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发洪水,特别是在解放以前,由于技术落后,长江两岸因洪涝灾害造成大量的难民。

可在这一年,偏偏出现了奇迹,江苏泰兴的老百姓们早上起来一看,长江的水没了。八月汛期,江水大涨之时,居然在一夜之间,江水说没就没完了,而且消失得干干净净,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江苏省的泰兴市位于长江三角洲,地处长江下游,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一带的人们大多数都依靠长江生活,长江相当于他们的生命河,现在江水突然枯竭,都十分的惊谎,没了长江水叫他们以后该如何生存呢? 有,有人说可能是触怒河神了,一下子把江水全都收走了,也有人说这长江里面有龙,水里面的鱼啊虾啊都是龙子龙孙,由于岸边的人长年累月地捕鱼,把龙神激怒了。

不管是激怒了河神还是龙神,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生存才是首要问题,现在江水没了,下去捡些鱼来也好,长江里面资源丰富,这水突然干涸,光是鱼都能捡到不少,动作快点的,能捡个几箩筐,晒干了慢慢吃,怎么也能吃上个半年。于是妇女们站在江岸上议论纷纷,男人们则卷起裤管下去捡东西了。

然而就在第二天,与江水消失同样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人们正低头弯腰在江床上捡鱼,突然之间,听到一声巨响,犹如闷雷一般。起先人们都以为是打雷,农历八月,打雷也是正常的。可没想到,那闷响持续不断,“轰轰”之声仿如从天际而来,越响越近,当捡鱼的人意识到不正常时,抬头一看,都傻了,那脸色比见了鬼还白。

只见不远处一道白练挟着万钧之势,呼啸而来,那场景像极了欧美灾难片的镜头,一股巨大的水墙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朝着这边捡鱼的人群奔涌过来。

当人们反应过来时,大水已近在眼前,纷纷惊叫着往岸上跑,动作稍微慢点的人就被卷入水中,随着江水滚滚东逝。

看到这里,我想很多人都会以为我在讲神话故事,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实中实在是太过诡异。要知道长江是亚洲第一大河流,它毕竟不是一碗水,并非你想喝就喝,想吐就吐出来。那么多的江水,它消失的时候去了哪里,又是从哪里陡然涌出来的?

在分析这个怪事情之前,先来看一下它的第二次断流的情形。这一次更加诡异,更加的叫人难以置信。

长江第二次断流的地点还是在泰兴,时间是在1954年1月13日,与第一次断流,时隔六百余年。   那天下午四点左右,天气阴阴的,风也很大,沙尘弥天,天色苍黄,江面上有几只渔船和航轮正在作业。从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与平时一样,没什么不正常。

然而,岸上的人感觉不到异样,船上的人却发现不对劲了。

正在船上作业的水手突然发现水位在降低,这个不正常的现象让水手们惊异不已。因为按常识分析,退潮之说只有在海洋上才会发生,江河不存在退潮和涨潮。起先,水手们以为是自己的眼花了,可是当他们确认此事时,却已经能清楚地看到江底了。

没过多少时间,江水就这样眼睁睁地在人们的眼前消失了。

消息一经传开,长江两岸顿时就如炸了锅一样,人们都慌了。然而,让人们更为吃惊的是,就在江水消失的前一天晚上,吴村的大部分人都被鬼压床了!

据吴村的人讲,在江水断流的前一天晚上,睡到半夜,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身上,想要去推,却怎么也推不开,当时人的意识非常清醒,但就是睁不开眼睛,看不清楚上面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所谓的鬼压身实际上指的是,在睡觉的时候人有知觉,但是身体不能动弹。按现代的科学理论来讲,就是一种睡眠瘫痪症状,人的意识是半醒半睡的,脑波有清醒的波幅,有些人还会出现幻觉,但全身肌肉张力却降到了最低。

当然,这是科学的说法,民间的老百姓却不信这一套。事实也证明,现在还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和现象。

那么,难道说吴村的鬼压床事件,真的与长江断流有关? 言,下去捡鱼也是当务之急,所以跟六百年前的情景一样,岸边有议论的,江中有捡鱼的,好不热闹。但是这一次人们没捡着多少鱼,江水就出现了。从江水消失到再次出现仅隔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在当晚六点的时候水又来了,比自来水停水的时间还要短!

此等怪事,不亚于鬼压床,只会在神话小说里面出现,根本无法用常理推论。

既然此事无法用常理推论,那么我们就用非常理的角度来说说看,以此来推理一下长江断流究竟与鬼压床有没有关系。

不过,在我说之前,必须要声明的是,以下我说的事情,只是猜测,或者说是想象。但是,任何一种科学研究都是从猜想开始的,不是吗?

这里我要先撇开鬼压床事件,因为那事儿实在太玄乎了,再怎么说都有点迷信色彩。但是,只要说清楚了长江断流事件,所谓的鬼压床之事也就自然清晰了。

不过要说清楚长江断流的怪事,必须先从泰兴的地理位置及其地理结构说起。

按照我们的地理常识,滚滚长江向东流,长江之水是向东流动的,可是实际上这一地理常识,在泰兴已经不再适用,江水在这里陡然转了九十度角,向南而去了。

这一点在地图上面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那一段向南的江水长达四十公里,沿江北上,而且沿途有好几个湖泊,如珍珠一般串联着,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洪泽湖。

洪泽湖是我国第四大淡水湖,面积有一千五百多平方公里,它本身并没有奇怪的地方,但是它的湖底却另有玄机。   这个玄机说出来相当吓人,在洪泽湖的湖底有一个与其面积相当的古盐湖,换句话说就是,在洪泽湖的底下全是盐层,而且厚达一百三十多米!不过由于年代久远,盐层绝大部分已经化石。

这么大的盐层是怎么形成的,与长江断流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约在距今六千七百万年以前,这一带曾经是片汪洋,由于地壳运动,经过一番沧海桑田,高山成了海洋,海床则隆起变为陆地,海水晒干以后变成了盐,然后又经过一番沧桑,洪泽湖一带地面下陷,成了一个内陆湖。难道是这内陆湖造成了长江断流吗?

也不全是。除了古盐层之外,在我国东部这一带,还隐藏着一个大秘密。不过在说这个秘密之前,先让我们把目光移到山东省的大明湖畔,在那里也有个神奇的地方,这个地方与长江断流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山东省枣庄市徐庄乡有一个村子,叫做哑巴汪村,并非这里的人都是哑巴,而是青蛙到了这里就出不了声了,它们鼓着腮帮子,看那情形是使劲儿地想叫出声来,却无论怎么使劲,就是发不出声音,只有到了其他地方,方能正常出声。

为什么青蛙到哑巴汪村后就出不了声了呢?

在哑巴汪村与大明湖之间,有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叫孔府孔林,目前是国家级的重点文保单位,这里有很多古树古木,树木参天,林子茂密,有句话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可这里的林子虽大,却是一只鸟都没有,不但鸟看不到,连蛇虫的踪迹都找不到,真正的鸟兽绝迹。而在孔府孔林之外,却是鸟呜不绝。  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来留意一下地图,在地图上可以发现哑巴汪村、孔府孔林、长江断流段泰兴,一直向北,正好处于长江转弯往南的这条直线上。这三个奇怪的地方连在一起,如果不出点状况,那才奇怪。说到这里,我们再来说一下上文提到的那个鲜为人知的大秘密。

在我国东部,隐藏了一条巨大的大裂谷,所谓隐藏,顾名思义,在表面上是看不到的,它深藏在地下,纵横江苏、山东两省,长江两次断流都在古裂谷南部的同一地带,洪泽湖湖底的古盐湖、孔府孔林、哑巴汪村也处在裂谷的上面,也就是说,这些发生怪事的地方,无一例外的都在大裂谷的范围之内。

看到这里,你可能已经隐约猜到了些什么,是的,一切的一切,都可能是这条大裂谷在作祟。由于它深处地下,人们一直没有发现,近年来,因了这些地方怪事频出,经过科学家们的考察,才使其逐渐的浮出水面。

那么是否就是这条大裂谷把长江的水吞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科学界至今没有明确的说法,因为如果是大裂谷把江水吞了,还有一个地方说不通,即长江之水倒灌入大裂谷之后,为什么还会吐出来?

经过考察发现,在裂谷的下面,有很多条地下水系,它们纵横交错,错综复杂,由于其深处在地壳之下,科学家还无法去研究它们。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那些地下河水有较强的辐射,而且那些辐射比宇宙的射线强度还在大上好几倍,能让人头昏脑胀,打乱正常的神经系统,这也就是哑巴汪村青蛙失声、孔府孔林鸟兽绝迹的原因所在。

辐射线是不是造成长江断流的主谋?  黄河古道的诡异往事震惊世人

关于黄河一直就有很多传闻,作为中华民族的发源地,这里充满了浓厚的神秘色彩。关于黄河人们通常认为河底住着一位大王,它掌管着黄河的走势,以及地区的兴旺。所以关于祭拜黄河的传统一直流传,那真的有黄河大王这个神灵吗?黄河古道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和黄河,和黄河里的邪乎物件打交道。黄河是中国最能折腾的一条大河,也是中国邪乎事情最多的一条长河。自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花园口扒口的2540年间,黄河下游决口泛溢的就有543年,决溢次数达1590次。我们再看看和它同一级别的长江,自公元前185年到公元1911年的2096年中,长江中下游平原区共发生大小洪水灾害214次,所以说河兵虽然名义上什么洪水都去防,其实绝大部分的人力还是用在堵黄河的枪眼上。

在黄河里,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都能发生,黄河古道几十米深的淤泥里,也是什么邪乎物件都有可能挖出来。大家都知道黄河泛滥,一次要死掉成百上千人,但是大家却都不知道,每年清理黄河古道时,从厚厚的淤泥里挖出来的诡异物件才瘆人呢!黄河改道,一泻千里,所到之处,人或成鱼鳖,那厚厚的淤泥下,不知道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往事。  这些秘密包含了太多的禁忌,太多的古怪,诡异的让人简直不敢相信。关于黄河古道的怪事太多了,就说一些近代的怪事吧。

在五十年代初,黄河改道,河工扒开了干涸的黄河古道后,发现了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初时只有胳膊粗细,越往下越粗,往下挖了七八米,那铁管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就像用砂纸打磨过一般。河工们不敢再挖,等专家第二天来了后,却发现那原本干涸的河床一夜水满,浑浊的黄河水中再也找不到那截铁管了。

在六十年代,清理黄河古道时在淤泥下发现了一个十几米高的铜钟,钟口用铁汁给封住了,打开一看,铜钟里全是密密麻麻的骷髅头,骷髅头里盘着各种黄橙橙的小蛇,怎么也不肯出来。专家考察了一番,怎么也想不通这口大钟是干什么用的,还有蛇怎么能在封闭的大钟里存活那么多年,最后只能将大钟原样沉在了河底。  在那口大钟沉到水底之后,连续七天,家家户户都听到了铜钟敲响的声音。且不说黄河古道,就说解放前,负责治理黄河的黄河水利委员会都里外透露着诡异。那时候,黄委会的委员长是孔向荣,他是着名的孔子孔圣人的后代,孔氏家谱中记载着他是山东曲阜孔氏八房的后代。

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当时四大家族孔家孔祥熙的堂哥。据说当时孔氏家谱中本没有孔祥熙这一脉,孔祥熙为了让自己能进入家谱,拼命讨好孔向荣,后来才借助他的力量,在修家谱时把自己家也给修了进去。就说这个孔圣人的后代,大官僚的堂哥,竟然非常迷信河神,他在工地上修建了大王米庙,供奉了黄河中的大王和将军,在贯台堵口时,他又亲迎虎头将军,焚香祭奠河大王。

不仅仅他这样,当时河南省主席刘峙更是恭恭敬敬护送黄河大王——一条金色的小蛇入水,希望大王可以保佑黄河两岸黎民。他的这件事,还被收录进了上海书店1992年出版的《中州轶闻》一书中。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刘峙一定是个蠢且迷信的贪官。但是,不是。 刘峙是一个民国时期少有的好官,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也不讲排场。他历任黄埔军校教官,是蒋介石的五虎上将之一,也是一个河南人民敬重的好官。他很重视教育,主政期间修建了河南体育场,还有河南大学标志性的礼堂。在他调离河南时,仅在郑州一地,就有两万多人为他送行。

抗战胜利后,刘峙由南阳抵漯河主持第五战区受降仪式,沿途百姓到处摆香案,燃爆竹,夹道欢呼。讲到这里,可能有人就想问了,为什么这些人如此迷信黄河古道传说?

那些所谓的黄河大王,又都是迷信吗?还是那句话,黄河古道里的那些事吧,说不清楚。也许就是因为黄河的古怪,我祖上立下重誓,老白家每代只准一个做河兵,也必须有一人做河兵。为什么要这样说,各位看官且耐心往下看就知道了。   俗话说天下行业分为三百六十行,这三百六十行中就有金门一行,这也是一门手艺,也有门派,有特别的规矩和秘法。中国的手艺人讲究拜祖师爷,木匠的祖师爷是鲁班,小偷的祖师爷是时迁,挖参行的祖师爷是孙良,这金门一派的祖师爷是马小三马师爷。这马小三出身穷苦,却是一个天生的金客,颇会使一手寻金点脉之法,后来就演化成点石成金的祖师爷了。

这寻金之事,古已有之,人类最开始利用的金属就是金,大约在三千多年前就有意识的采金了,最开始采金都是政府行为,政府强行征招农民去,后来这些采金人将采金之术传承给了后辈,就这样代代相传,逐渐发展成了水金、山金、渊金、云金四脉,形成了独特的金门一派。

这金门一派,经过了上千年的传承,也有了特定的口诀和秘法,有观金山,分金水,寻金线,走金脉,炼金汁一说,后来金门一派发展成为了“河、山、渊、云”四脉。   这四脉分别叫做“分水”、“观山”、“探渊”、“凌云”,每一脉有一脉的规矩,也有各自的地盘,“分水”的绝不会去“观山”,同样的,“探渊”也绝不会去找“凌云”的麻烦,这些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子鼠丑牛都有个说法,后辈们当 这“河、山、渊、云”听起来很神,说白了就是金客各自划分的地盘,有的专门找水金,有人专门寻山金,有人专门探洞金,有的专门找天金,省的以后为了抢地盘打架。那其他三脉都很好理解,不过这天金一脉特别神秘,我一直也搞不明白,按说水里山里找金子都好理解,这天上去哪找金子呀。然不能乱来。

不过点金这行虽然富贵,但所谓财不外露,又跟巫、娼、大神、剃头匠、戏子一样是下九流的行业,所以一直都是低调行事,外人多不知。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我们白家祖上古怪的规矩了,为什么每一代都要有一个子孙做河工。  那是因为,我们白家就是金客“分水”一脉,吃的是黄河中的河金,每一代当然就要有人去守护黄河,这叫做盗亦有道,有得有失,这样后人在黄河古道采金时才不会遭遇天灾人祸,让这“分水”一脉彻底断了根。

黄河确实是谜案发生的最多的一条河流,最为着名的一个诡异现象就是黄河青铜水牛这一现象了。难道说黄河的水底真的藏有什么邪乎的东西,所以才导致怪异现象频频发生。关于这些事情,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希望可以早些查明真相。

捞尸人揭悚人经历:黄河下真有尸王

黄河古道,中华民族的精魂。多年前与友人的一次行走经历,一直深深埋藏在我心底。期间的奇特见闻,使这段黄河古道之行,成为迄今为止我经历过的最惊心动魄的行程。

我们第一段水路是从黄河花园口到开封兰考,这段路差不多有二百多公里,呈“S”形向东蜿蜒,一路顺流而下。

不过这时是七月,五月到十月是黄河汛期,黄河涨了水,水势浩大,这段黄河古道又有近五十多年没通航过,水下大鱼鳖怪极多,这样随便走船,还不一定走到哪里就走不动了,弄得谁也不敢载我们过去。

我们在码头找了半天,弄得好多船夫一见我们就抱着船桨跑,辗转多次,最后慕名找到了一个在黄河上行了一辈子船的老船夫。

这个老船夫的身份比较独特,他不是渔民,也不是渡人,他是水鬼。

水鬼是一门古老的职业,和****的天葬师、湘西背尸人差不多,都是和死人打交道。

黄河捞尸人是一项至今仍然存在的真实职业

被捞尸人打捞上来的女尸

只不过,天葬师和背尸人是守着死人,水鬼则和黄河下神秘的“死倒”打交道。

人体密度和水差不多,尸体沉入水底后,随着尸体腐败,体内渐渐胀气,这些尸气将人变成面目狰狞、口唇外翻的大头鬼。  这时候随着尸气越来越多,尸体就会渐渐浮上水面,先是上肢浮上来,然后才是下肢,因为女性和男性的盆骨不同,所以浮尸还有个特点,叫做“男俯女仰”,说的就是这些漂在水上的死倒,俯身的是男人,仰身的就是女人。

所以根据这个原理,死在黄河中的人,过不了三五日就会自己漂上来了。

这时候,死者家属只要央求船夫将尸体打捞上来就可以了。

打捞死者尸体,船夫是绝不肯收钱的,收这种晦气钱也会倒霉三年。

但是死者家必须要请船夫在家中吃顿素饭,临走前还要在船夫中指处绑上一根三寸宽一尺长的红布条。

这些都是为了辟邪,也是黄河上约定俗成的古老规矩。

捞尸人也有捞尸人的规矩,他们只捞尸体,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挑起漂在黄河上的杂草树枝,发现尸体后用白布蒙在尸体上,然后取一根掺了黑狗毛的麻绳绑在尸体腰上,将尸体吊在背阴的悬崖上,等家属来辨认,认清楚了,才将尸体背上岸去。  当然了,捞尸人也不是什么都捞,要是遇到尸体直立在水中,水上只漂了一抹头发,他们会掉头就走,绝不去试图打捞。

对此,他们的解释是:他们只是代人捞尸,不代鬼申冤,这种直立于水中的死倒并不是尸体,这是一种煞。

说来也怪,好多人死在水中后,尸体并不会浮上来,待尸体捞出后,竟还像刚死一样,尸体还是原来的样子。不仅如此,这些水下的尸体竟会一直在水中直立着,保持着行走的姿势,尸体随着水浪缓缓向前,就像是在缓缓漫步。

好多时候在干涸的河床中,你能看到水下清晰的脚印,一步步走向最深处,走到头后会转一个方向继续走,就像是在水下散步一般。

据说,这些黄河上的横死人,怨气太深,迟迟不肯离去,非要等害死其他人才肯倒下。

这个传说很可怕,你想想,要是你乘船过黄河,船行至河心,你往下一看,结果看到一个人在水下行走,行走中还会冲你阴森一笑。

偶尔会把人吓死的一幕,水下突然冒出直立的尸体,这种死尸不能捞  带着这种感觉,你的黄河之旅绝对不会舒服。

要是遇到这样的死倒,这时候死者家属就要去找水鬼了。

水鬼是黄河边上对捞尸人的称呼,这种水鬼并不是简单的捞尸人,他们都是世袭,都有独特的本事,他们独特的本事就是请煞。

据说水鬼请煞是一种祖传的秘法,行为古怪诡异,外人无从得知。

有人说水鬼从小就用一种隐秘的药水洗眼,又经过数十年在黄河边上的观水练习,眼光能穿透浑浊的河水,一眼就能看到水下的行尸。

这种水鬼一般一个人独居在黄河边上,无儿无女,家中从小养着一条黑狗,庭院中立着一根大竹篙,竹篙上绑着一块八角形镜子,这些都是辟邪的物件。

水鬼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唤来那只黑狗,然后照一下镜子,若是无异,便回屋做饭睡觉。若是黑狗狂吠不止,镜中带血,他就会掉转方向,去黄河边上再走一圈,将身上的晦物去掉再回来。  在老黄河边上,对于水鬼的说法还有很多,也有人说他养的那只黑狗是黄河中的龙犬,也有人说水鬼从小以水尸为食,遍体尸气,方能接近水中的行尸。

不过这些说法更接近于传说,不足为信了。

我们托人带了几样点心拜访了水鬼。解放后,全国都在破除迷信,他院子里的竹篙也被折断了,镜子被砸碎后扔在了黄河中,小院子里就剩下了一个黑瘦的老人,守着一只瘦的皮包骨头的黑狗。

好在政府见他无儿无女,将他定成五保户,逢年过节救济他一些粮食,不然他早就给饿死了。

说明来意后,水鬼沉吟了半天,后来告诉我们,黄河是可以渡的,但是黄河行船的掌故不能变。我们虽然是衙门里的人,但是从前乾隆爷过黄河也要按照规矩烧纸跪拜,人在黄河漂,命就全交给黄河爷了,要不按古训来,我们都得喂了黄河鲤鱼!

所谓入乡随俗,我们又是经年跟黄河打交道的,知道黄河的邪门处,自然是满口答应。

我们按照老水鬼的要求置办好装备,跟着水鬼来到黄河岸边。  一艘船孤零零地停靠在河边。老水鬼告诉我们,那就是他的船。这只木船已经传了几代人,还是当年老人的祖辈从黄河中请出了黄河煞王,清政府命山东船王特制的一条杉木船,专门为了去捉煞起尸,所以名为鬼船。

老人也惜之如命,时不时给船上些桐油,所以这只船现在仍然结结实实,合缝严实,坚强得像一截杉木。

黑狗一跃上了船头,老水鬼站着没动,却给我们讲起了解放前黄河下游闹得沸沸扬扬的黄河尸王事件。

发大水的那年,黄河上漂来了一大片尸体

当年蒋介石为了阻挡日本人侵犯郑州,于是在花园口炸开大坝,一时间黄河倒流,淹死了几十万老百姓。

事后黄河中浮尸数万,尸体顺着水流往下漂,一摞摞都堵在河湾处,一群群的大鱼鳖在那水下啃食人尸,在晚上听听,咔嚓咔嚓响,就像一群人压低嗓子在那唱戏,偶尔还有一声哭腔传过来,不知道是不是人还没死透,就让鱼给活吃了,让人听得毛骨悚然,黑灯瞎火的,也没人敢出去看。

按说那年月闹饥荒,死人多,尤其是黄河边上,连连水灾,谁还没见过个把死人,但是尸体毕竟是太多了,尸体接连不断漂过来,在水中都发臭了,熏的人都不敢从河边过。后来实在没法子,政府出面让附近的渔民去捞尸,在河滩上集体焚烧了,也避免尸体腐烂传播瘟疫。   结果这些渔民一捞,就发现问题大了,这些上游漂过来的尸体哪也不去,单独就往一个地方去,敢情这些尸体并不是碰巧漂过来的,是水底下有什么东西把他们招过来的。

且说这些渔民好奇,也迫于官府淫威,就招呼了众人一起将那些浮尸打捞上岸。他们发现这里有个怪事,一般来说,人死后尸体会沉到水下,待身体腐烂后,就会漂上来,所以浮尸越往上的,腐烂的就越厉害。

但是这里却是恰恰相反。

渔民们发现,这里浮在最上面的尸体最完整,几乎像是新死的人,越往下尸体腐烂得越厉害,到了最底下,尸体简直就成了一堆白骨,堆成了一座白骨山。

渔民们都犯了嘀咕,莫非这水下的尸体都被鱼给吃掉了?

不过看着也不像,要是真有那么多的鱼,就算是人在这里捞尸,鱼也不会即时就散开,至少要翻几个水花出来。可是看看这里,一点动静没有,简直就像是一潭死水。

大家虽然害怕,但是都知道水中忌讳,谁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只在那里闷头干活,想着赶紧捞完这些杀千刀的死尸,回家搂着老婆孩子睡觉是正经!

就在这时,那水下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响,就像是地震一般,小船在水面上直跳,黄河水就像是沸腾了一般,从水下咕咚咕咚冒出碗口般大的大水泡。   那大水泡腥臭无比,大家在波涛翻滚中也忍不住捏住了鼻子,这时候就听见水中呼啦一声,水下就翻上来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材。

那棺材周身墨汁一般漆黑,上面纵横着一道道的鲜红色的墨线,各处还用朱砂画了蝌蚪一般的符文,红是鲜红,黑是墨黑,看起来分外触目惊心。

那巨大的棺材晃了几晃,就开始缓缓转动了,那原本堆成一堆的浮尸也都追随在它的后面,簇拥着它直直向着岸边漂过去。

这时候岸上有懂行的人尖声叫起来:“快跑呀,黄河尸王上岸了!”

关于黄河尸王的传说在黄河两岸流传许久,民间传说黄河尸王由葬身黄河中的冤魂所化,会生吃人心,迷人心智,让人沦为伥鬼,跟随在它的身后。

也有人说这尸王就是一种南疆巫术,是一种养在人尸中的蛊,这蛊会钻到人的五脏六腑中,控制住人的心智,让人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最后被吃尽心肝而亡。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天在黄河上浮起来的黄河尸王,却是一具黑漆漆的大棺材。

后来听懂行的人说,那具棺材一看就不是善类,那是用沉阴木特制的棺材,是专门用来供奉黄河娘娘的,这东西少说在水中沉了也有几百年了,怎么这次大水竟然将这个邪物给冲出来了?邪物现世,黄河带血,看来中国真的是要变天了。  黄河娘娘是什么?

自古黄河水患多,黄河两岸人民也时兴拜黄河龙王,供奉黄河八大王,在汛期时,也经常牵了整头的牛羊投入黄河中,但是最可怕的还是活人祭,有的地方献给黄大王童男童女,也有地方给黄大王供奉黄河娘娘。

这黄河娘娘一定要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要貌美,年轻,善良,还要会唱民歌小调,好给黄大王解闷,这样就不会心情烦躁发大水了。

这样的姑娘选好后,会在身上包上一层绸子,绸子上浸泡了香油,然后在全村人的目送下,在一个特制的黄河口祭台中,被投入到滔滔的黄河水中,以完成给黄大王的祭礼。

你想想,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大姑娘,无缘无故就给投到黄河里,任谁怨气也不会小呀!

所以投放黄河娘娘的祭台就经常出事,常有人看到河中有赤身戏水的姑娘,也常有人听到半夜在水中传来幽怨的民歌小调,各家都闭紧了门窗,晚上更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不敢从那里路过,但是不管怎么防范,还是不断有人淹死在那里,死者面目狰狞,腹大如鼓,手指甲中全是河泥。

再说那大棺材,一路漂至近岸处搁浅才停下。好半天,才有胆大的渔民凑过去近看。   这棺木一看就邪!

要说这黄河古道中,挖出来什么邪门东西都正常,但是这棺木通体漆黑,又大的离谱,不像是后来被黄河水冲过来的,更像是一直以来它就这么静静躺在这里,躺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大家愣住了,再掰着指头算算,这个黑棺从水中冒出来的所在地,不就正对着人祭的石台吗?

难道说,这些年投入水中的人祭,都被扔到了这个黑棺之上?

还有一种可能,难道是黑棺感受到这里的人祭,才从黄河中一路漂过来,最后端端正正放置在这里了?

这样说,这个巨大的棺材中又放了什么呢?

大家再想想这里半夜传来的幽怨歌声,无缘无故溺死在水中的人,特别是家人有死在水中的,更是哭天抢地,怨天怨地,恨不得当时就用菜刀把棺材里给活劈了!

就这样,大家几乎一下子认定了:这棺材有鬼!  但是怎么处理这棺材还需从长计议,大家寻到当地的老道士,听他说了祛除水棺的方法:水是阴邪之物,只需要将棺材打开后,将混合了朱砂的沙土撒到棺木中,架火焚烧,便可将其烧化了。但此法最怕落雨,一旦施法途中下雨,那尸棺入水,就再也没法挽回了。

翌日雄鸡报晓三声,诸位村民扛着锄头、菜刀来到河滩,大家齐心协力,任那黑棺虽如磐石沉重,也将它架了起来,一路拖到了河滩上。

随着老道士唱起一声长长的“开棺”,几个劳力一起发力,挖出棺钉,将撬棍使劲插入棺材中,一下子将沉重的棺材盖给撬开了。

这时候大家探头往棺材里一看,却都被棺材里的东西给惊呆了,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黑棺裂开,里面并排躺着一堆圆润红艳的女尸,大家定睛一看,这些女尸不是旁人,却正是那些从石台上投入水中的女尸。  这些红艳艳的女尸,一个个面色红润,宛如睡着了一般,身上穿的有花布衣裳,也有长袍大袖,也有曼娜清纱,显然是各个朝代的女人都有。

这些黄河娘娘怎么跑到了这个黑棺中,这个黑棺又是做什么用的?

这场景实在太过诡异,若是说这棺材中跳出一具僵尸,甚至说里面是一个水怪妖魔,这么多人也会扛着锄头镰刀冲上去,便是龙王爷在世,也给它劈死了。

但是这些古怪的女尸躺在那黑棺中,大家着实害怕,一下子全往后退着,这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先跑,所有人怕都要跟着疯跑回去。

棺材里的女尸像是活人一样

那老道本背手站在外面,怕被尸气冲撞,这时怕毁了招牌,连忙干咳几声,上去用长指甲敲了敲棺门,脸色微变,喃喃说道:“沉阴木做的招魂棺,十几具活尸,看来这邪物已修成刹。”

他当时便喝住众人,说道:“诸位乡亲父老,这黑棺里并不是黄河娘娘,而是专门吸人魂魄的黄河尸王,黄河尸王靠着这沉阴尸棺,吸黄河死人的精气,已经修成了妖刹!如今诸位已经和尸王结下了梁子,若不斩草除根,恐怕在场的各位谁也活不过今晚!”

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一时间大家腿脚发软,再没有人敢再走半步,纷纷表示愿意听从老道士调遣。

老道当时便掐指算了算,先让阴质的女人以及孩子老人走开,然后让属相为龙、蛇、牛的人先回避了,这些属相亲水,怕水尸到时作怪。又命各位面向日头站好,大家相互看一下,嘴唇或下巴青黑的一律不要,鼻下为“水”,青黑者犯水,这些也不能要。  挑选完毕,那河滩上也剩下五六十个精壮劳力,虽然那尸棺鬼气冲天,但是目前白日当空,加上各位劳力一心求胜,倒也能压制住鬼棺。

那老道点点头,便让人就河滩上杀了一只黑狗,七只大红公鸡,先将那黑狗血泼到棺中,然后将七碗公鸡血沿着黑棺的七个地方泼下去,然后命人向棺中撒一层混了朱砂的干沙,最后架干柴点火焚烧。

火光熊熊,那棺材噼里啪啦炸裂开,熊熊大火中,大家都清晰听到了大火中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仿佛好多女人在大火中拼命挣扎一般,听得大家一个个毛骨悚然,虽然是大太阳底下,周身还是止不住发了一层冷汗。

那大火烧了整整三天才烧尽,中间虽然下了一场小雨,但是众人不断往火中浇猪油,那火才堪堪没灭,待大火烧尽,老道引了诸位乡亲去那河滩一看,黑漆漆的棺木并未焚毁,棺壁中焦黑一片,尸体早烧成了焦炭,棺壁上能清楚看到一道道深深抓痕,大家明白当时的险情,纷纷向老道士道谢。

只有老道士却是看着黄河水,发出了长长一声叹息。

在场的所有人,只有他一个人看出来,那黑棺中虽然焦黑一片,却是少了一块,分明是黄河尸王在落雨之日逃到了黄河中,尸王入水,神鬼莫测呀!

那老道当晚便坐在黑棺中,于黄河滩上坐化了,死时全身枯槁,仿佛一夜之间被人抽干了全身鲜血。  他在黑棺上留下了遗言,说自己死后,让人将他赤身裸体从祭台中抛到水中,人祭之事,从此废除。

另外要村民将这黑棺劈开,将他在黑棺中画出的一个八卦锯下来,送给黄河上捞尸的老水鬼,封在木船之上,以避水尸。

黑棺上有巴掌大小的一块红色,是老道士以指力画的一个八卦图,道士指力非凡,力透黑棺三寸,八卦呈朱红色,永不褪色,是用老道士心脉处的最后一口热血抹上去的。

据最后给老道士送葬的人说,他们抬起老道士时,他浑身轻飘飘的,只剩下了一副骷髅架子,上面蒙上了一层人皮,简直分辨不出他到底是一具枯死许久的骷髅,还是一个人了。

就有人传言,老道士当晚和尸王达成了秘密协议,以自己的精血化解了尸王的孽怨,只要老道士和沉阴棺一天还漂在黄河上,黄河尸王就永远不能上岸祸害百姓。可是黄河尸王没料到,老道士竟肯将最后一口心头血涂在沉阴棺上,并封在了鬼船上,鬼船永不会离开黄河,所以黄河尸王也就永远不能上岸了。

许多年来,我听说过无数版本的黄河尸王故事,一直也都当成是民间传说了,但是在这一天,我确实真实看到了那块老道士用血涂抹过的沉阴棺木,因为我们这次要坐的船,就是那个被封了沉阴棺木的鬼船。

看到那块虽然历经了数十载,但是依旧泛着朱红色的?臼保?也挥苫肷泶虿??训浪祷坪又姓娴钠?乓桓龌坪邮?酰?   老人久久站在黄河边上,看着奔腾的河水。

他的眼睛仿佛黄河一般浑浊,头发也是锈色,仿佛堆满了泥沙,皮肤是古铜色,人仿佛是直接从土里生长出来的一样。

那只黑狗,也仿佛铁铸一般,蹲坐在船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河水。

被我们称为母亲河的黄河,其所隐藏的秘密何止这一个。黄河捞尸人的传说更不仅此一例:

汪祖义的家在黄河附近一个叫响马坪的村子里。汪祖义的母亲死于生他时难产,父亲养他到15岁,便因病去世了。

25岁时,村里的好心婶子给他介绍了对象。结婚不到一年,媳妇就嫌汪祖义总是像个活死人一样没意思,后来,她便跟外地来的生意人跑了。

汪祖义隔了5年再娶,第二个老婆是村里死了老公的刘寡妇。结果不到一年,刘寡妇也得癌死了。传言里,便有了汪祖义命硬,克死父母又克妻的说法。

汪祖义一气之下,卖了房子,拿着这些年攒下的几万块钱,买了一艘汽艇,下黄河的小峡水电站附近去做捞尸人了。汪祖义不想再回村子,他用剩下的钱在水电站峡谷附近盖了个三开间的小石屋,作为自己的住处和开展这门生意的基地。  第一次出工时,是凌晨天刚亮的时候,汪祖义开着汽艇顺着大山中的黄河流域向前。下游几公里处,有许多生活垃圾漂在水面上。在那些矿泉水瓶和各种垃圾里,总会藏着他要找的那些人。

第一次捞到尸体时,是个男人,看样子死了没几天。男人衣兜里有钱包,里面有证件。所以汪祖义没有任何犹豫地将他捞了上来,拉回自己基地附近。他将其一只腿绑在崖边的树上,然后联系到了男人的家人。

刚刚捞上来的一具尸体,这对捞尸工来说意味着财富

有时候看到尸体也不捞,只是拿走一些值钱的东西,比如手表

男人的家人看上去是有钱人,具体男人为什么死在黄河里,汪祖义不想知道。他只收打捞费就行了,他的收费不低,标价是1万5一具。但男人的家人激动感激之余,又多给了他两千块红包。

很快,汪祖义在当地成了有名的“水鬼”。有时派出所也会拿着失踪人口来让他留心打捞。汪祖义钱越赚越多,便开始有些挑剔。

他不再是见尸就捞,而是挑那些好辨认的,或是看其身上衣着是否值钱,付得起打捞费的才捞。   这天,汪祖义又在垃圾里勾起一具尸体,但尸体已经严重腐烂,左手腕上有个手链,上面串着的珠子还鲜红鲜红的。但除了这个,再没有别的什么能证明身份,汪祖义一犹豫,便将尸体放进水里,任由其往东流走了。

这一天,徒劳无功的汪祖义顺便捡了些矿泉水瓶和可回收的垃圾,装了满满一船回去了。

夜里,汪祖义刚睡下,就听到自己捡来的那只叫黑子的狗在屋外死命地叫。他抬起身听,狗又不叫了。外面除了流水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响。

汪祖义翻了个身,重新睡下。

这时,他又听到黑子开始叫。但是叫了两声声音就变低了,像小孩在轻叫一样。汪祖义叫了几声黑子,没有动静。

他拉亮灯,轻轻掀开窗帘。木框中的玻璃外,有一张脸贴在上面。汪祖义后退半步,但很快又走到窗边细看,他不相信所谓鬼这个东西,不然他也不敢选择这个行当。可是这半夜三更,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呢?

汪祖义睁大眼,窗外那张脸是个女人,苍白的脸,还有些发丝沾在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水,只呆呆地望着他。汪祖义问:“谁?干什么?”

女人动了动眼珠说:“我要登记失踪的亲人,你开开门吧!”

女人声音不大,但隔着窗汪祖义也听得很清楚。他说:“你明天来吧,这么晚,我都睡下了,不方便……”他话音未落,女人就身子一歪倒了下去。汪祖义见状,只好开了门冲出去。 女人像一摊泥一样窝在窗下,汪祖义侧隐之心动了起来,轻轻将女人扶起,也顾不上想她从哪里来?顾不上是否安全,就将她抱着向屋里走。

女人轻飘飘的,汪祖义觉得手碰到的身体只有骨头,那脸也是苍白消瘦的不成样子。是失去亲人后正在受煎熬?虽然瘦,但模子是很漂亮的。长发,柳叶眉,看样子也不过30岁左右的样子。

汪祖义正愣了神盯着怀里的女人,女人的一只手软软垂了下去。在那只黑色的袖子里,他隐隐看到一串红色的珠子手链。

汪祖义到底是怕了,手一松,女人便从他怀里掉到了地上。女人像是被摔醒了,睁开眼仰望着他问:“对不起,我太累了。我在镇上看到你的广告,连夜租船来这里,我妹妹失踪了。对了,她手腕上有一串红色的珠子,跟我这个一样,你能帮我找到她吗?”

晚上被一个全身苍白的女人找上门  女人一边说,一边费力地举起手。

汪祖义舒了一口气,蹲下去重新把女人扶起来走进了屋。心里开始后悔白天将那个腕上有红色珠子的女人重新扔进了水里,不然,又是一笔到手的生意。

女人像是知道汪祖义在想什么,突然说:“你是不是见到过我妹妹?”

汪祖义急忙否认:“怎么会,我都不认识她。”

为了早点摆脱这个女人,汪祖义就划着船去捞尸

女人说:“但这珠子很不一般,水泡上几个月也不会变色,不会断裂。所以根据这个,你一定有办法帮我打到她。我妹妹因为老公外遇自杀,有人看见她在黄河边出现过。我沿河找了好久,但那样根本没有办法。除了我,再也没有人找她了,所以,你一定要帮帮我……”

女人一边说,一边开始哭,那哭声从她侧边垂下的头发缝里传出来,传进汪祖义耳朵里,就像他平日夜里听到屋外传来的一阵阵风声。

汪祖义打了个冷战,急忙应了女人的请求,然后安排她睡在沙发上。自己关上门,进了房间重新睡觉。

过了一会儿,汪祖义觉得屋顶在漏水,一点点冰凉在脸上化开。他慢慢睁开眼,看到屋顶正淌着泛黄的水,像山洪瞬间爆发一样向他扑过来。他惊叫一声翻过身想爬起来,那水却不见了。倒是自己身边的床上,女人正侧躺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扭曲变化,看着她的脸由白变青,再变腐烂。女人幽幽地说:“你为什么抛弃我?你为什么也扔下我不管?为什么?为什么?”

女人嘴没有动,声音却嘶叫着直往汪祖义耳膜里灌。

汪祖义使劲揪了自己一把,终于醒了过来,确定那是个梦后,他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窗外,天已经麻麻亮了。

他起身出门,沙发上不见女人的踪影。他出门四处转了一圈,也没发现。她已经走了?还是昨晚的所有事情都是梦?

汪祖义愣了阵神,顾不上想那么多,收拾家伙上船,他想,无论怎么样,当务之急是把那个丢掉的女尸重新找回来。

但是因为汪祖义当初看到那具女尸时,为了怕下次打捞妨碍自己,便将她从垃圾里扯出来,重新放进流动的水里了。所以,他又向下游东面开了许久,仍然没有找到。

夜里汪祖义有些紧张,他不知是怕那声称是姐姐的女人再来,还是怕自己找不到那具女尸,其姐姐就会一直来缠着自己。

果然,那个女人又按时来了,站在汪祖义窗外轻轻抠他的窗玻璃。而黑子从昨夜开始就不知去向,再无声息。汪祖义接近崩溃,对着窗外吼:“我明天会再去找,你就别再来了……”  那个女人开始哭,一边哭一边幽幽地说:“你们都是为了钱,都为了钱,随便把人丢掉,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那声音像拉锯条一样,钻进汪祖义的耳朵,弄得他一夜睡不着。

汪祖义捞尸时间不短,从未遇到过类似情况,而且他根本不信鬼神之说,觉得自己镇得住那些脏东西,所以不怕。但这个女人,他分辨不清她是人是鬼,是来吓自己?还是真的是另一个世间的东西?只是她似乎也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

汪祖义开始无比盼望天亮,天一亮,女人不见了,他便可以再下河重新找。但汪祖义在河上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找到那具女尸。他有些发疯的样子,甚至遇到别的尸体也视若无睹,因为那个女人仍然在午夜站在他的窗边,不间断地抠他的窗玻璃,哀哀怨怨地哭。

这天,有个衣衫破旧的老人来找汪祖义帮忙,说是自己的老伴失足掉进了黄河,有两个星期左右了。两人从外地来的,以捡垃圾为生。他自己没办法,只好来求汪祖义。

汪祖义一看这情形,就知道这笔生意没赚头。他本想不理会,脑子里却突然闪过那个每天来骚扰他的女人说的话,为了钱,为了钱就随便丢掉人……

他呆了一阵子,答应了老人的请求。老人的老伴只花了两天就找到了,老人满脸老泪,颤巍巍地掏出一卷零钱递给汪祖义。

汪祖义冷冷地看了老人一阵,终究没有接下那些钱,而是轻轻按了按老人的肩膀。然后他打开另一间石屋的库房,挑了一副他用来卖的棺材送给了老人的老伴。老人千恩万谢,哭天抢地地带上老伴走了。

汪祖义坐在河边抽了半天烟,突然开始想,自己做这一行的意义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钱。其实,他也是可以给那些死去的人一样的尊重和尊严的。不然,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呢?

汪祖义第二天就去了镇上,用赚的钱买回了几个大冰柜。他想,也许他可以将基地扩大一点,弄个冰库来容纳那些无家可归、无人认领或是无法认领的“朋友”……

他做好这些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那个手腕上有红珠子的女人。

那天,汪祖义坐在岸边抽烟,黑子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

黑子发出叫声,扯着他的裤管往河边的汽艇跑去。

汪祖义不明原因,到了汽艇旁边后,黑子便望着汽艇吼叫起来。汪祖义围着汽艇转了很多圈,终于,他发现汽艇下面的水里,露出了一点乌黑的东西。

他用铁钩将那东西费力拉了出来,正是那具腐烂得看不清脸的女尸,她的一只手上,还带着那串红色的珠子……

珠子跟其主人在汪祖义的冰柜里躺了一个多月,但没有人来认领。只是那个每夜抠他窗户的女人,再也没出现过。黑子,也再也没有消失过。


相关推荐:

  • 玛雅文明神秘消失之谜
  • 宇宙外面的恐怖世界
  • 世界上长得最奇怪的人

  • 【猜您感兴趣】
    【四川巨蟒渡劫事件真相】相关文章
    【图文精华】
    上一篇:日本百鬼夜行妖怪排行
    下一篇:山东真实的蛇化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