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三氪 2018-12-04 20:23:03

悲剧的故事总是千篇一律的惹人伤心,完美的故事总是一成不改的取悦人心。唯有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让你欲断不能,欲忘不掉!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是你的女儿,你竟然不愿认她吗?”

眼前的白衣男子一头乌黑长发垂肩而落,面色苍白,一双眼眸黑亮清澈,一张薄唇轻抿,面容长得好不俊俏,怎么就有乱给孩子找娘的恶习呢!

“这位公子,你认错人了,虽说你长得是比一般人好看了些,这女娃娃也确实可爱,但本姑娘还待字闺中,你怎可乱说,坏我清誉!”她揉着额头,有些郁闷地从他身侧擦身而过。

“紫英!”他急了,大喊出声。

“本姑娘芳名若霞,公子确实认错人了。”女子一甩衣袖,飘然而去。

那一身紫衣,不正是她最爱的颜色吗,他不会认错人,前世,她误会他另有所爱,带着腹中还未出世的孩子喝了毒酒,他万念俱灰,随即自刎随她而去。

冥府中,他苦苦哀求冥王,让他再见她与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一面,却哪知,她早已心如死灰,一口孟婆汤下肚将他忘得干干净净,投胎去了。冥王不忍,将那已成形的孩子还给他,并答应等她再生长大后,许他带着那个孩子去凡间三年找她一家团聚,三年后,作为代价,他会永坠无边地狱,再无投胎再生之日,他觉得,能再见她一面,无论怎样都是值得的,所以,他答应了。

“爹爹,她真的是我的阿娘吗。”女娃抬头问他。

他看着她的背影,点头......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千千万万年,她守在忘川河边,看着奈何桥上的魂来魂往。

那一天,她看到了他,那个飒沓而来的男子,玄衣银发,面容冷峻,尊贵无比,千万年没遇到过桃花的她那一刻猛然觉得自己四周下起了桃花雨。打听到他是前去凡间历劫的玄华上神,她一咬牙,玩了一遭擅离职守,随他去了凡间。

哪知这玄华上神的历劫真不一般,还不止一世,她便随着他在凡间陪了他三世。直到他三世历劫圆满,正要回归神位时,冥王派人来抓她,斥责她没有守好忘川,罚她永世不得再出永夜地狱。

那会儿,她跪在他脚边,抱着他的大腿哭了,“我不过是喜欢上了你罢了,你救救我吧。”

他银发轻浮,声音甚是冷淡,“那是你的事,我不曾让你喜欢我过,更不曾让你擅离职守过。”

他走了,那会儿亮瞎她眼的玄衣银发此刻只觉得是世间最恐怖的颜色。

她静静地待在永夜地狱,那么多日日夜夜,她无时无刻不再诅咒那个将她的心伤得千疮百孔的玄华上神。

神仙的岁月并不值钱,几百年过去了,很多人已经却还记得那一年忘川无人看守,忘川河底的怨灵一同破关而出,一时间,扰得鬼界仙界不得安宁。历劫归来的玄华上神散尽一身修为重新镇压了那些怨灵,三十年后,羽化......

看守忘川的灵女擅离职守,造成此等大祸,本该散尽修为,魂飞魄散的,高高在上的玄华上神竟用了自己一身修为替她恕罪,换她永锢永夜地狱,留下了一条命。

那日,他无情转身的那一刻,嘴角溢出的玄金色的血迹她定是没有看到吧。那一刻,他无非是想再去看她最后一面罢了。

你擅离职守,下凡守我三世,无非是喜欢上我了。

我用一身修为救你,无非是你守着我的那三世,我爱上你了......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临走之际,他是答应了她的,定会平安归来,共看来年的如雨桃花。

只是,他没想到,她信了他自己放出的来迷惑敌军的假消息——他已战死。

她从千里之外的长安孤身一人来到战场,寻他。

“要江山还是要这个女人,祁阳,你自己选!”敌军是怀了鱼死网破的心思的,他们将她绑在木桩上,面对着城楼下身着一身银色铠甲的他大喊。

“将军三思。”所有的将领看见了木桩上的那个女子,是他最珍爱的女子,却朝着他跪下。

他们为了这座城,跋涉了千里,死伤了无数,如今就快到手了。

他仰头看着城楼上的女子,她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袍,随风飞扬,若涅盘归来的凤凰般刺眼夺目。

她朝他笑着,那抹笑刺痛了他。

她嘴唇一开一合,他看清了,他拿出背上的弓箭,瞄准她的胸口,手有一丝的颤抖,她一直微笑着看着他,不愿闭上眼,以后再也看不到了,便趁着现在,把他的容貌深深印入心里吧。

他没有让任何人失望,那支箭射中了女子胸口,她没有一丝痛苦,临闭眼时,她嘴唇一开一合,说了些什么。

那一天,他杀人杀红了眼,那座城很快被攻下了,那一次战争,敌军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她临死前说了什么,只有他看懂了:我爱你,不悔~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是一棵柳树,她是一只狐,那时,他们一起修仙,一起历劫晋升仙君。

三十六道天雷不是那么好受的,她身子本就柔弱,受到第十八道时,便散了大半法力,眼看便要支持不住了,他一咬牙,转身将她护在怀中,生生受了五十四道天雷。

那会儿,他全身是血,面色苍白,却仍是笑着对她说,“你没事吧。”

她颤抖着伸出手,想去触摸他的面庞,却在那一刹那,他化作了漫天的柳絮,随风飘散了。

她茫然了,仰天长啸,纵身跳下了九重天,没了他,做神仙还有什么意义。

她在茫茫天地间感应着他的气息,终于她找到了他,却发现,历劫时,他七魂六魄伤得过重,散了二魂一魄,如今的他不过是个痴儿。

她一直追随着他,偷偷地用自己的修为替他修补魂魄。

只是,算不清几生几世,他,仍是一个痴儿。

他若永生永世是个痴儿,她便永生永世守着他,当时,她是这样想的。

那一世,他是一国的王子,饱受欺辱的傻王子。

那一天,桃花满天。

那一刻,她坐在树枝上,微笑着看着他在树下嬉戏。

那一刹,他突然抬头,朝着她微笑伸出双臂,“阿诺,乖,下来。”

那一瞬,她终于哭出来了!他,又记起了阿诺!

再不要修仙了,她只想他好好的......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师父,宁儿喜欢你,宁儿想永远陪着师父。“这个小丫头左右不过十一二岁,此刻正跪在一白衣男子面前。

白衣男子浅浅一笑,“师父也喜欢宁儿呀。”

那时,他这样无意的说过,却被她深深刻在了脑子里。

“师父,你说过喜欢宁儿的啊,为什么现在反悔了,这里的人都不喜欢宁儿和师父在一起,师父为什么不跟宁儿一起离开!”她仍是跪在他面前,却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他抿着唇,双手却在她看不见的袖子里颤抖着。

“大胆孽徒,竟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本座今天就要清理门户。”蓝衣男子持剑刺向跪在地上全身是血的她。

他突然抱起她,封了她的睡穴,生生受了那一剑。

“紫桓,她心不净,对你存有妄念,你不能护着她,早日遣她离开才好,也才不会毁了你的修仙大业。”

他看着怀里的孩子,“她还是个孩子。”说罢,抱着她走了进去。

进到屋里,他仍旧没有放下她,抱着她静静地靠在柱子边,只觉得无力之感扑天盖地袭来。

他腾出一只手来,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很安静。

本就是无心之人,哪里有资格去爱人,宁儿,师父是为你好......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夫人,南疆战场八百里加急!”

“让他进来。”坐在主位上的女子一身红衣似火,绝美的脸庞上一双眼眸平静无波。

“是”。

她接过锦帛,那一刹,心口有些闷闷作痛。

锦帛上只有简简单单几个字,看起来写得很是匆忙。

但那一瞬,她哭了,嚎啕大哭,这个王朝唯一的女战神,第一次在她士兵面前如此软弱。

时光好似突然回到三个月前,她丈夫出征时,那天,火红的枫叶漫天飞舞。

“此战凶险,你已有了身孕,好好在家养胎,照顾好孩子,等我回来。”一身红色铠甲的他坐在马上,对她这样说。

“以往都是你我二人作战,凡事都有照应,此次你一人迎敌,多加小心。”她仰头看着他。

“好。”他俯下身子,一手揽过她的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踮起脚,迎合着他。

那天噙着她的唇,他仿佛着了魔一般不愿松开,只觉得她气息都急促了,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等我。

这是他策马离去前留给她最后一句话。

她想,她当时不该相信他的。

脸早已被泪湿透了,哭得累了,她抚摸着自己凸起的小腹,看着那张锦帛。

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对不起啊,我回不来看你和孩子了......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茫茫的白雪铺就了一城的静谧。他撑着一把红色的伞,挡着漫天飞雪,身着一件灰色的狐绒外袍,领子处硕大的狐狸毛领将他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一头乌黑的长发只随意地披在肩上,一阵风吹来,随风飘扬,俊美的脸上不带有什么表情,只静静地落在前方一片白茫茫的景色上。脚上穿的白色云锦靴轻轻地踏在雪地上,在平静的雪地上留下两道蜿蜒的印记。

他走到她身旁,放下伞,径自蹲下抱起了她,将她的头枕在自己腿上。

低首看向自己靴子边的那一抹血红,血水融化了雪水,混在一起,弥漫了一地。

他从庞大的衣袍中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将那人面上的乱发划到一边,这才看清了她的面庞,原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再大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却倒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只是不知为何落得这一副狼狈模样。再看向她脚上时,才明白那血迹何处而来,竟是雪地下埋着一枚如此尖锐的一枚石头,而她的脚心此刻正是血污一片。他不禁暗自庆幸,他若迟来一会儿,这孩子怕就冻死在这雪地里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轻轻握住她的脚腕,又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去了她脚上伤口边的污血,这才撒上了药散,这才又将那个孩子抱紧了些,顺手扯下身上的外袍裹在她柔弱的身子上。

那袍子上本就带着他的体温,在这大冷天更是显得暖和得紧,怀里的人很快有了知觉。一双眼睛眨巴了几下,终于是睁了开,他凝着她,浅浅地笑着。

“你是谁?”怀里的孩子皱着眉看不出一丝惧怕,只是这么问着。

“救你的人。”他如是说。

他看着孩子的衣着,随手掏出腰上的钱袋,塞到她手中,“外面冷得很,快些回去吧。”说话的工夫,她已经扶着她站了起来,随即转身便要离去。

她紧紧地拽着他的袍子,突然喊道,“哎,我叫阿碧。”

他驻足,浅浅一笑,却没有转身,又跨步子准备离开。

“我家人都死了,原本我活着也无依无靠了,你为什么要救我,既救了我,便须对我负责,怎么就把我丢在这儿不管了呢!”她裹着他的袍子,拽着他的钱袋,朝他背影喊道。

他笑了,停下,转身,“那你想怎样?”

“带我回去,一日三餐,好吃好喝供着。”

他看着眼前这个有趣的孩子,说,“我今日还真是多事了,竟救了个累赘。”

她一跺脚,却猛然发现自己脚上的伤口,脸狠狠扭曲了一下,又抬起了脚,大吼,“我不是累赘!”

他笑意更甚,“那你能做什么?”

“你要我做的,我都能做。”

他转身,径自走去,嘴角却扬起一抹倾城的弧度,“我不养闲人。”

她露出一张大大的笑脸,觉得自己目的达成了,一拐一拐地追上前去,“你放心,我定然不会吃白饭的。”

那一年,满天飞雪中的两个身影,慢慢被时光隐去,渐渐地,只留了一段淡淡地思恋飘散在这茫茫天地间......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我求求你,快离开吧。”她身着大红嫁衣,娇艳似火。

他亦是一身被血浸透的大红铠甲,却一步一步从宫殿门口走向她,拖出一路血渍,触目惊心。

她知道,从冥府一路打到玄冥宫,他已经用尽了神力。

“你此生此世,不,生生世世都只能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让别人碰你一根手指头。”他一步一步走得很稳,她却看得出来,即使他是九天上的战神,现在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一旁身着红衣的鬼帝突然现出一张狰狞的面孔,“左渊,终于把你盼来了,孤倒想看看,九重天上的那群窝囊废没了你,还能支持多久!”

红衣女子突然拦在鬼帝面前,大喊,“放了他!”

“莫求他,你放心,我今日拼死也会带你离开!”他举起手中那把诛邪剑,怀着必死的一份心,他知道,若是今日让她与这鬼帝成婚,他今后的日日夜夜都会生不如死。

“左渊,你莫再自作多情,我原就是鬼族的帝姬,此次无非是骗取你的信任,好一举把你歼灭,你一死,九重天便也没几个有用的神仙了!”她朝他这样喊着,仰头捏了一诀,现出枯骨般的手,看着很是狰狞。

她想,她若是没有刺激他,他不会落败得如此迅速。

鬼帝将剑刺进他的胸口时,他还看着她,眼眸中是扑天盖地而来的绝望。

“不要......”她终于再隐忍不住,冲过去紧紧将他抱在怀中,“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不听我的话离开。”

“为何骗我。”

“没有骗你,除了隐瞒了我的身份,我对你说的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我爱你,从见到你第一面开始。”她这样在他耳边温柔地说。

一旁的诛邪剑突然悲鸣,他缓缓闭上了眼。

她只静静地抱着她,两人的躯体在众人的惊异目光中缓缓化成了一团炙热的火焰,最后化为一片虚无。

左渊,此生是我身不由己,若有来生,我定好好陪在你身边。

消失前,她是含着笑的......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是江湖上首屈一指的杀手,人都称他:人如玉,剑无双

若说他再没什么可怕的也不对,他独独爱上了那个女子,从此怕她离开,怕她难过,怕她受伤。

“我原以为你这样一个冷血的杀手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没想到小女子竟然有这样的魄力让你那冷冰冰的心动上一动?”他把她带到竹林中时,她站在他面前,这样冷冰冰地说着。

他浅笑着,露出一张极难在他脸上展现的笑颜,“我本就不是爱拐弯抹角之人,你可愿从此跟随我,对了,我一无高权重位,二无家产万贯,有的,便只是手上这一把寒剑罢了。”

她垂首看着那把剑,眸光有些暗淡,“我不求什么,只求一个安稳,若我跟了你,你可愿放下这江湖上一切恩恩怨怨,从此归隐再不杀人?”

他神色暗淡,垂首不说话。

“我知道,你这样一个人,定是放不下这些的。”她冷笑从他身侧擦过。

那时,他拉住了她的手......

他却没想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有些债不要他还,也总要他亲近的人还。

那日他回到他们的竹屋,却只见猩红一片,瞬间也染红了他的双眸。

他一手抱着她还温热的躯体,一手持着寒剑,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是不是不希望我再卷入江湖之中?”他眼角是含着泪的,怀里的人却不会回应他了。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但你的仇,我是定要报的。”

他火化了她,把她的骨灰装在一个锦囊中,揣在了怀中。

那一日,漫天飞雪,他一路走过雪地,拖出一路血渍。

“我杀了他们的亲人,他们对我有恨,如今,他们把对我的恨加在你身上,说到底,是我害死了你。”他扬唇笑了笑,随手拔出插在腹部上那把短刀,笑了笑,嘴角却渗出血来。

“你要我不再杀人,我答应你的事,定是要做到的,但若不为你报仇,我便是死了都不会瞑目。如今,可两全了......”

那个崖上,漫天飞雪,他一袭白衣,随风飘扬......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那一日,他送她一件火红的嫁衣,笑问『待我金榜题名,你便穿它嫁与我可好?』

她含笑点头。

于是,她开始一日一日的等候。

可谁知,竟等来他病逝的消息和一具冰冷的棺桲。

她抱着他哭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傍晚,她遣走了守灵的人,换上那身火红的嫁衣,来到棺前,翻手打翻了烛台。

火光,蔓延而起。她嫣然一笑…『待我金榜题名,你就穿它嫁与我可好?可好…?』

『……好』

【倾余生成全我一世誓言】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那日他在江南游玩遇见了她。

她黑发素衣,一支水袖舞直入他心。

他只当她是舞女,问她可愿同游七日,她点头应允。

时间飞逝。

第七日回宫前,他吐露了自己的身份,想纳她为妃,却不料她脸色大变,拒绝了他便匆匆告辞。

回宫后,他用尽一切方法找她,却遍寻不获。有大臣秉报寻到前朝公主,问如何处置。他心烦意乱,挥手『斩』。

谁知,在法场上,又见到了她,她原是前朝公主…

『难怪…难怪……』

可他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竟是他亲自下令杀了她…

行刑前,她对他轻轻一笑,微叹了句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听清,她的血已染红法场高台。

那日后,他一病不起。一月后,薨逝。

【法场上,她叹:下一世,若你不是君王,我不是公主,我们再续前缘可好】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是尊贵的太子,而她只是他身边的一个侍女。

从小到大,他已经忘记自己经历了多少次刺杀,而她也忘了她为他挡了多少次。

大家都知道,她喜欢他。他自然也知道,只是,她低贱的出身,终究入不了他的眼。

可她并不在意他的轻视,依旧替他挡过一场又一场刺杀。受再重的伤,她也只是轻轻一笑,说句『我没事』

他的心,正慢慢融化。

直到有一次,她替他挡了三支箭,那三支箭穿透了她的身体。

他冲过去抱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她,大吼『笨女人,你以为你为我挡箭,我就会怜惜你吗?我不会!就算你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流半滴眼泪!』

她还是那样轻轻的笑,费力的抬手抚过他的脸颊,柔声道『别哭了』

【在你即将离去的最后一刻,我终于爱上了你】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是楚国的公主,他是姜国的皇子。楚姜二国素来交好,她与他也是青梅竹马。

转眼间,二人到了嫁娶的年纪,却不想,楚国政变,楚姜二国反目成仇,她被囚禁深宫。

他想尽办法带她出宫,劫狱,私奔,却都总被抓回本国。一次次的出逃,一次次被捉回。

终于,又一次逃离皇宫后,他们被追到悬崖边,再无退路。

他携起她的手,笑问『不能同生,共死可好?』

她牢牢反握住他的手『自然好』说罢携手跃下悬崖。

楚姜二国派过许多人到崖底寻找二人,却一无所获。众人都说它们化为一双比翼鸟,生生世世再不相离。

五年后,崖底。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向他跑来『爹爹,娘亲让我告诉你,我们可以开饭啦...』

【我总相信上天会让有情人终成眷属,果真,天不负我】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与他可谓是一对患难夫妻,她陪着他从穷困潦倒的市井小民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镇国将军,她爱他的心从未更改,可他的心,她读不懂。

当今皇上昏庸无道,他筹划了很久,终于决定夺权。

起事前一晚,他说『明日起事,危险重重,我差人送走你,带事成再带你回来,我会昭告天下,立你为后』

她迟疑,他道『你信我』

她点头『好』

他果然成功了,登上了皇位,却迟迟没有人来带她回去。她只得一人辗转回京,历尽艰辛,总算来到他的面前。

他惊,继而沉默,片刻后『我…我现在还不能娶你…待局势稳定,我定娶你,你信我』

她点头『好』

她被他安置在宫外别苑,一日一日的等。却等来他将娶重臣之女,立为本朝皇后。

她像疯了一样飞奔进宫问他原因,他愣,却只还是那一句『你信我』

她哑然失笑,眼神悲痛,泪水倾涌而出『你不爱我了,是么』

他蹙眉不语。

她退后两步,笑笑,从袖里取出一把银匕,狠狠刺进心口,缓缓倒下。她看到他惊慌的神色,听到他颤着声音一遍一遍地说对不起,眼前他的身影慢慢模糊,她笑笑『不信了…再也不信了…』

【我对你深信不疑,却换得你一次一次的欺骗背叛,来世,再也不信了】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三年前,他在街角遇到了无家可归的她。他问

『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她用清澈的眸看他『好』

她开始在他的戏班里每天卖力地演出,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词都做到最好,戏班里其他人都说她没必要这么拼命,她只是沉默一笑,她想做到最好,这样就能看到他笑,能听到他赞赏,她想让他开心。那时的她不知道,这种感觉叫爱。

三年后,她成了戏班里的顶梁柱,声名大噪,甚至连平王也被惊动,要娶她为侧妃。

进王府前一晚,她找到他『明日…明日我便要进王府了,想来听听你的想法』

他埋头读书『自然是替你高兴』

她咬唇,不甘心的再问『你…可有一丁点舍不得?』

他抬头迟疑道『你的心思,我知道,只是,我不曾爱你』

她惊,一双手捏了又放,定定地看了他许久,终于拂袖离去。第二日,一张喜帖送到他的手里,她的婚期定在十日之后。他捏着喜帖大笑不已,猛然口吐鲜血,昏厥了过去。

醒来看到熟悉的大夫,他问『我还能活多久?』

大夫叹『我本告诉过你,勿忧勿怒,谁知你却不放在心上,如今你已病入膏肓,活不过五日了』

命不久矣么?呵,他就知道…还好,没有误了她…

十日后是个寒冷彻骨的雪天,她一直等着他来赴宴,可他,却始终没有出现。

【我不是不爱,是不能爱】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人死后会经历鬼门关,黄泉路,奈何桥,忘川河,然后重入轮回。

她与他约定,他们不喝那孟婆汤,要生生世世不相忘,二人若谁先死,要在奈何桥上等着另一人,然后携手跳入忘川,千年后带着此生的记忆轮回转世。

她红颜薄命,这一世只活了十九岁就染病离世。她依言等在奈何桥上,一等就是七十年。

七十年后,她在奈何桥上看到了白发苍苍的他,可,他挽着另一名白发的女子,他们就那么从她面前生生经过。他,忘记了她。

她看着他们携手跳入了忘川,就如当初她和他的约定。她站在桥头,潸然泪下。

『姑娘,是想入忘川么?』她回头,看见身后的孟婆。

『孟婆,可否借三生石一用,我...想看他的前世』孟婆浅笑,带她到三生石前。

前世浮现:当年她病逝后,他决意殉情,从悬崖跳下,却被一名采药的医女所救,失了记忆。养伤的日子里,两人情愫渐生,并结为夫妻,平淡的过完了此生。

她苦笑『原是早就忘了我...那我这数十年,是在等些什么...』

『傻丫头,我在这桥上千年,这样的故事不知见了多少次,这是天意,强求不得的。你不如与他二人同入忘川,来世或许能与他再续前缘』

她默默向忘川河望了一眼,释然一笑『既然已是相见陌路,我何苦强求?』

来世,你们要幸福啊,莫要像忘了我一样忘了她...

『孟婆,请给我一碗汤』

【对我来说,只要你幸福,其他什么都无所谓】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阳光正好,清风微暖,她浅笑着坐在树荫下为他缝补着衣物。

她是城中一户富商家的千金小姐,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秀才。二人阴差阳错下相识,继而相爱。她的家中本极力反对他们成亲,却经不住二人的苦苦哀求,总算同意她嫁给他,但从此她便没有娘家,不能与家中的人再有半分联系。她与他隐居在山林,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可即使生活再清苦,她也觉得幸福。每天可以与他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嫁给他,她从未后悔过。想着想着,她靠着树枝缓缓入睡。

『小姐....小姐....』她被丫鬟叫醒,看着自己房间的景象微微愣住。

丫鬟看她愣住,不解『小姐怎么哭了?是又想那位秀才了么?』她抬手拂过脸颊,果然,一片湿润。她苦笑。

『原来...只是场梦...』

【若梦境能够成真,该有多好】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同她本是世间人都羡慕的夫妻,一个渊国的皇,一个是渊国的后。

他们成亲那日,他凝视她的眸『从今日起,你是我的妻,我会尽我所能,护你一世安好』

世事难料,那年,一向交好的轩辕国大举进犯,渊国岌岌可危,轩辕国使者要求她嫁去轩辕国才肯收兵。他震怒回绝。为保全渊国,她瞒着他随使者嫁去轩辕国。

大婚之日,却闻得他亲自率军攻入轩辕都城。

一番惨烈的厮杀后,他身负重伤,浑身浴血来到她的面前颤着声音道『我来带你回家了』

她心疼的抚着他身上无数的伤口,泪水潸然而下,哑着嗓子问『本不必为 我这样的,你这是何苦』

他笑『因为你是我的妻,我怎能抛下你一人』

【只因为你是我的妻】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是她的师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总是努力的保护着她,尽他所能不让她难过,他知道自己爱惨了她。可她却全然不知,她只知道他是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她分不清这是亲情还是爱情。二人就带着各自的感情长大了。

忽然有一天,她哭着来找他,告诉他有一个富家公子到她家提亲,她父母已经同意了。

她哽咽蜷在他怀里着说『师兄,我不想嫁』

他叹口气,安慰她『你放心,你不想嫁,没有人可以逼你』

当晚,他潜入那个提亲者的家,杀了他。他自己却被家丁发现,也被乱剑刺死。

她知道了这件事后,疯了般的下山找到他的坟墓,抱着墓碑怔怔的坐了一天一夜,后来抚着碑上他的名字轻轻问『你那么怕我难过,怎么忍心留我一人看这世态炎凉』

【是谁说过,情深不寿,爱极必伤】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还记得第一眼见到他时怦然心动的感觉,只不过一眼,她就下了决心,定要嫁与他。她费尽了心思,总算成了他后宫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她欣喜万分。没过多久,她就成了他最宠爱的妃子,不知有多少人羡慕着她。

可她却丝毫没有觉得高兴,旁人或许感觉不到,可她却知道,他对她只是宠,从没有过爱。

罢了,爱不爱都没什么要紧,只要自己能在他身边爱着他,就够了,不是么?

【我爱你,不论你是否爱我】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那一次的花灯会上,他点起一支小小的烟花,递到她的手中。『漂亮吗?』

她笑着点头『漂亮,看着这烟火,觉得好暖』

他宠溺的笑笑,揉着她的头发说『傻瓜,这烟火这 么小,怎么会暖呢』

『因为是你给我的啊』

那年起了战乱,他被迫从军,不幸战死沙场。

又到了花灯节,她叫丫鬟点燃了好多烟花,她看着 它们一点一点燃尽,不语。

很久以后,她忽然痴痴地问了一句『怎么今年的烟花,会这么凉...』

【何必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告诉我什么是物是人非】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们是一对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小时候她的朋友对她说过『若长大后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子,我定让给你,你在我心中比任何人都重要』

她还记得她当时感动万分,觉得她是真心对自己好的朋友。

可多年以后,她们真的爱上了同一个男子,她是妻,友为妾。她这才明白了朋友当年的承诺有多可笑,她亲眼看着朋友一次次陷害她,看自己夫君如何将自己的好友捧在手心,心灰意冷。

直到好友病重时,将她叫到床前,问『你这一生,恨透了我吧』

她默默看着她,良久,不语。

好友死后,他夫君悲痛万分,以正妻的礼制将她下葬。

出殡那天,他看看神色悲怆的他,再看看棺材里的旧友,缓缓道『 我不恨你活着夺人所爱,我只恨你死时,他宠你依旧 』

【恨只恨,他心里从来就只有你】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那天,她召他进皇宫,将二人定情的玉佩掷到地上,冷声道『你走吧,我二人缘尽了』

他未动『为何?』

『没有原因,只是厌了你,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他仍丝毫未动。她皱眉,招手唤来侍卫『将他逐出王城,终生不许再回』

他凝视她许久,终于放声大笑『我终是信错了你,你如此尊贵的公主,如何会对我一个庶出的皇子动真心,可笑可笑…』

他走后,她的姐姐从屏风后走出,轻问『不悔么?』

『不悔』

『心不疼么?』

『疼』

『那你怎么…』

『我只要他活着,心痛死也无妨』

三日后,城破,王室上下三百九十人,除被逐的他外,全部死于敌手。

【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是皇子,她是敌国公主,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不被祝福的。

终于,她受不了这样步履维艰的爱情。她对他说『你等我两年,待我弃了这公主的枷锁,回来与你执手白头』

他揽过她『好,我等你』

她想尽办法,一年后,终于逃出了皇宫。

可,天意弄人,她正巧赶上他的喜宴。

她站在角落里看他喜笑颜开,也笑了,不知是笑他,还是笑自己。罢了,原因,理由,通通不想知道,缘,尽了。她笑笑,托人带给他一封信,离开了喜宴。

『一年之约,不过空话一句,妾心已死,请君勿寻勿念,缘尽于此,从此相见陌路人』

此后,城中戏班里多了一名戏子,名曰君陌。

【相见陌路,是否真能陌路】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想为你绽出花般笑颜,奈何泪滴如珠儿断线~』

山坡上,悠扬的歌声洋溢。

『小哥哥,我唱的歌好听么?』她抬头问身旁的男孩。

『好听』他笑的有些牵强。

『小哥哥,有心事么?』女孩笑问。

他看着她,支支吾吾『我…我…喜欢上一个女孩…我们,要成亲了』

她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哦…恭喜…』

『妹妹,我放心不下你,若我成家,就没人照顾你了』

她的笑又重新绽开『小哥哥,一直没告诉你,我有心上人了,你不必担心,不信的话,明天就带他来给你看』

第二天,她真的带了另一名男子来见他,他终于放心离去。他走后,那男子问她『值么?』

『值』

『何苦骗他』

『我想他幸福』

他成亲那天,她没有去。那晚,忧伤的歌声一直在山坡上回旋。

『想为你绽出花般笑颜,怎奈泪滴如珠儿断线…』

【我想你幸福】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又回来了。他叹息,准备再一次将她卖出去,他自己都忘记了,这是第几次。

儿时一场意外让她得了一种怪病,每天早上醒来就会忘了前一天的事情,只知道跟着他。

他家本不富裕,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将她这个累赘卖掉,可不论他将她卖的多远,第二天一早,她一定会回来。

这次,他将她卖到了很远的一个山村,第二天,照旧等在门口,等她回来,仿佛成了一种习惯。可,她没有回来。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依旧没有她的身影。

他心里莫名的涌起一种失落难过的感觉,他甚至,开始盼着她回来。

七天了,她依旧没有回来,他不禁后悔了起来。

终于,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她回来了,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门口虚弱的她,她看见他,嘴角微微扬了扬道『下次,别把我卖的那么远好吗?我差点…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他一惊,她竟记得…?看着她瘦的不成样子的身子,他鼻尖一酸,上前拥住她道『好,以后……再也不会了』

【终于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是本朝最小的皇子,也是最聪明的皇子。如今皇上病重,各皇子野心勃勃,局势动荡。

这一晚,他又在部署兵力,她走进书房,带来了几道素净小菜和一壶上好的石酿春。

『今夜又要熬夜了罢?我带来些酒菜,吃些再忙如何?』她温和的眼神中莫名带了一丝哀伤。

她是三年前他从山贼手中救出的,三年来一直照顾在他身边。

『谢谢』他冲她一笑。

她递过一杯酒『喝杯酒暖身吧』

『你去那边桌上,将上面的锦盒拿来』她起身拿来锦盒

『里面是什么?』他笑笑,没有回答,而是举起手中的酒杯。她与他碰杯,一饮而尽。而后,他缓缓道

『我都知道了』

『我知道了你是皇兄派来的刺客』

『我知道你这傻丫头不忍杀我,将毒酒留给了自己』他将锦盒打开,里面竟是那张写着大皇子给她的任务的密信。

『所以,我刚刚,把酒换过了』

她看着他,突然轻轻的笑了,猛然一口鲜血喷出,在他惊愕的眼神中倒下。

他大惊『怎会这样!那毒酒分明是我喝的』

她费力的笑笑『我就赌你会知道…我就赌你会换酒…果真…赌对了…你知不知道,其实你原来的那杯酒…才是有毒的…你这笨蛋,我这么爱你,怎么忍心让你死』

【我这么爱你,怎么忍心你有事】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又一次被噩梦惊醒。

她每夜都会梦到那场吞噬了哥哥生命的大火,每夜都能听到哥哥凄厉的声音在耳边喊着『救命』

每次她惊醒,他都会默默将她圈进怀中轻声安慰,可,这样终究不是办法。他记得,自那场大火以后,她再也没笑过。

他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卷可以逆转时间的时光轴。

他如愿以偿地回到了过去,从大火中救出了她的哥哥,他自己却被大火永远留在那里。

哥哥回来了,她又惊又喜,可这份惊喜,在哥哥一句话后烟消云散『他救了我,可,他自己没能活着出来』

晴天霹雳。

后来在巧合下,她也找到了时光轴,回到了过去,在那场火海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他,她紧紧拥着他问『你知不知道,没有哥哥,我只是不会快乐,可若没有你,我就不能活』他抬头,凝视她的脸,她,终于笑了。

【没有他,我不会快乐;没有你,我不能活】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还记得与他初见是在她带兵袭城那日,她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道

『或屈服,或死亡,君任择其一』

『若要你死,不知可否?』他笑的云淡风轻。

她低头耳语『从未有人说要朕死,你是第一个,朕,会让你生不如死』她将他带回皇宫,让他成为一名最卑贱的侍卫。

今日,丞相带头造反,护在她身前的,竟只有他。

她不解『为何?』

『我还等你让我生不如死,女人,你不能死』他依旧笑的波澜不惊。

她莞尔『朕还不需要你来保护』她执起长剑直逼丞相而去,却终究寡不敌众。

他抱起她冰冷的尸首『女人,你做到了,你果真,让我生不如死』

他理了理她凌乱的发,问『你可还记得七年前在湖边救的那个落魄书生?那是我,是我啊…』

她面容恬淡静静地躺在他的怀中,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他蓦然抬头,执剑而立『既然生不如死,不如陪你共赴黄泉』

刀光剑影过后,他重重倒在她的身旁,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

【没有你,我生不如死】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成亲那日,她将一把短匕刺进他的胸口。

他握着她颤抖的手问『为什么』

她冷笑『殿下可还记得曾经被你满门抄斩的前朝重臣?』他面色一凛。

『那是我父亲』她笑的那么恬静,那么温顺,那么…冷漠。

他叹气『如此,便是我欠你的了』他握住她的手猛一用力,匕首穿透了心脏,血,喷涌而出。

他阖上眼,苦笑『这般,欠你的我该还清了罢』呼吸,终止。

她看着他的血染红地面,泪水终于蜿蜒而下。

沉默良久。

她拔出匕首缓缓起身,对他凄婉一笑『错了,你还欠我一个夫君』她反手将匕首刺进胸膛,笑的倾国倾城『夫君,要记得,我是罪臣之女,但也是你的妻,我与你,生死不离』

【如果你注定要死于我手,别怕,我陪你】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曾多少次梦到自己成为了他的新娘,可醒来才发现,那只是梦而已。

她与他指腹为婚,她本该成为他的新娘,可,他不爱她。

她总偏执地认为只要自己愿意等,总有一天他会爱上自己,奈何事与愿违,那日他将一名女子带回来,说要娶她。

她不可置信地摇头,抓着他的衣襟说那不是真的,他甩开她的手,冷声『是真的』

她睨那女子『她比我美么?』

『不』

『她家世比我更好?』

『不』

『比我更了解你?』

『不』

『那她如何比的过我?她凭什么能嫁与你?』

『凭我爱她』

她楞,继而颓然低头『呵,是啊,凭你爱她…』

【我本赢她千百倍,却输一句你爱她】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年轻时,她救下了刚从官兵手中逃脱的身负重伤的他,悉心照料。

时光流转,他与她相知相守,度过了无数年华。

她常问他『你爱我吗?』

他答『爱』

『如果此生你没有遇到我,会爱上别人吗?』

他笑而不答。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他与她已是古稀之年。

她病卧在榻上,问他『你爱我吗?』

他答『爱』

『如果此生你没有遇到我,会爱上别人吗?』

他颤颤巍巍地伸手揉她的脸颊『如果今生没有遇到你,我便去来世找你,我,只爱你一人』

【来世,今生,只爱你一人足矣】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如是问他。

他答『天下』

『若有朝一日我能帮到你,定帮你夺得天下』我笑言。

后来,我成了一名杀手,而他却阴差阳错下被当做敌国皇子被囚陈国。我冒死潜入陈国皇宫,逼陈皇将他交出并让位于他。

我将王印交到他手上,嫣然一笑『你看,你要的天下,我帮你拿来了』

他笑笑,还未来得及说话,却听见陈皇大喊『将王印交给我,否则我杀了她』细看他手上挟持了一名女子,而他的笑容在看到那女子的瞬间尽数敛去。

『好,我给你,你放了她』他沉声。

『你疯了?』我挡住他递王印的手,『你递出去的,是你最想要的天下啊!』

他对我歉然一笑『你的心意我懂,只是抱歉…』他转眼看她『于我,她才是天下』

【原来,纵使我颠覆了天下繁华,也抵不过她】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她是城中最好的舞娘,他是城中最好的琴师,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听闻,他二人,一见倾心。

那间酒楼因有他的琴,她的舞,名扬全城。

他与她宛如一对神仙眷侣,点缀这小小的酒楼。

可天妒佳人,那一次,酒馆一次闹事中,几只瓷盘朝她飞去,他飞身替她挡住,自己的头却被瓷盘砸中,登时气绝。

她如疯了一般轰出了酒楼里的所有人,独自拥着他呆了一天一夜。第二日有人进了酒楼却发现,他被她安置在一张木椅上,而她在不停的重复同一支舞——那是他最爱的一支舞。

跳着跳着,她头上的头巾不觉中落下,众人这才发现,她原来一头黑发,已然雪白,她原本娇嫩的脸颊,也苍老了十岁不止,他死了,她竟一夜苍老。

她就那样跳了很久很久,终于,几天后的一个黎明,她耗尽了体力,终于倒在他的脚边。

『等下一世,仍是你弹琴,我跳舞,好不好?』她笑。

【谁,沧桑了你不过双十的容颜】

--------------------------------------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

他和她本是太子手下最好的杀手,可一次意外让她被误认为叛徒。

她被逐出了国,沦落到一个小国做了赏金杀手。

他依旧留在太子身边,他不是没想过要离开太子去找他,可太子以他妹妹的性命要挟,要他继续为自己效力。

直到,他接到了新的任务——杀她。

他在一间破旧小屋里找到了她,她还如当初那样冷艳,看到他来笑问『怎么,太子终于容不下我了么?』

他没有说话,蹙眉看着她。

她讥笑『那么,你是要杀了我还是救赎我或是同我一起堕落?』

沉默,良久。她苦笑,一滴泪滑落『是我天真了,你怎么会想和我一起.....』

『我不会杀你』他的声音沙哑

『你要堕落,我陪你』如果亲情爱情不能兼顾,我定要你。

【你堕落,我陪你】


相关文章:

  • 小学三年级杜甫的诗
  • 古诗词_古诗词简介
  • 古诗大全李白
  • 【猜您感兴趣】
    【古风虐心凄美小故事】相关文章
    【文艺诗文】图文精华
    上一篇:三行情书
    下一篇:催泪虐心的古风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