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闻趣事

郭德纲曹云金矛盾

时间:2016-10-24 09:32:55 栏目:奇闻趣事

郭德纲曹云金矛盾

导语:郭德纲曹云金矛盾?曹云金曾是郭德纲最得意的弟子,但是郭德纲曹云金并不是没有矛盾的,网传郭德纲曹云金矛盾是怎么回事呢?曹云金人称相声小王子、80后欢乐教主,被业内誉为最有灵气的相声演员。15岁时便进入相声艺术界,16岁拜师郭德纲为师,凭借个人天赋和努力,加上郭德纲的悉心指点迅速上位,成为郭德纲最得宠的弟子之一,外界曾盛传他有望成为郭德纲的接班人,未来德云社的“少帮主”。不过2010年8月,正当他在德云社春风得意时却突然与师傅郭德纲闹翻脸,并且毅然离开了德云社,因此也背上了“背叛师门”“忘恩负义”等骂名,而关于他的突然出走,坊间盛传有以下四个原因: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郭德纲曹云金矛盾

9月25日消息,今早郭德纲对于曹云金对于自己的“七宗罪”的指责做出了回应,字字犀利,句句带刺。让网友们被郭德纲的文笔加口才再一次的“倾倒”。

郭德纲与前徒弟的开撕大战各执一词,到底谁是谁非呢?吃瓜群众表示一脸懵逼。

郭德纲和曹云金突然开撕并不是偶然,郭德纲和曹云金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呢?

揭秘郭德纲和曹云金的矛盾始末之坊间传闻版

今年29岁的曹云金人称相声小王子、80后欢乐教主,被业内誉为最有灵气的相声演员。15岁时便进入相声艺术界,16岁拜师郭德纲为师,凭借个人天赋和努力,加上郭德纲的悉心指点迅速上位,成为郭德纲最得宠的弟子之一,外界曾盛传他有望成为郭德纲的接班人,未来德云社的“少帮主”。

不过2010年8月,正当他在德云社春风得意时却突然与师傅郭德纲闹翻脸,并且毅然离开了德云社,因此也背上了“背叛师门”“忘恩负义”等骂名,而关于他的突然出走,坊间盛传有以下四个原因:

1.拒绝签订霸王合同

2010年8月,郭德纲的徒弟李鹤彪因别墅侵占公共绿地问题殴打北京台记者闹得沸沸扬扬,风波停息后,郭德纲决定改德云社的家族制为企业制,即每个演员都需与德云社签订工作合同,而这份合同包括“违约要赔偿100万、5年不得从事与相声相关的工作”等条款(郭德纲曾否认有以上霸王条款),当时所有人都签订了合同,唯独曹云金则一概拒绝,随后德云社停止了他的一切演出活动。

在后来的采访中,曹云金曾表示,当时之所不签合同,一是因为他在外面接出一些演出,如果跟德云社签合同,就不能履行之前的那些演出合约,二是觉得德云社的合同周期太长,违约金太高,如果他签了而德云社要雪藏他的话,可能他就会从此在相声界销声匿迹。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2.曹云金想自己单干

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2010年,历经八年的学艺,曹云金认为自己羽翼渐丰,所以想单飞发展,据知情人透露,当时他曾请求郭德纲从德云社借他一支人马助他一臂之力,但遭到郭德纲严厉拒绝,因此令曹云金心生埋怨,实际上曹云金单飞后不久便成立了自己的相声团队“听云轩”。

3.呆在德云社赚钱少

还有知情人透露,之所以曹云金等人会相继出走,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德云社赚钱少,甚至有时候拍德云社自己出品的影视作品根本就没酬劳拿。

4.多年相处累积起来的其它原因

据一床情书了解,除去师徒关系外,郭德纲其实还是曹云金的表姐夫,当时曹云金是按旧科班规矩拜的师,而且是郭德纲的入室弟子,即吃住都在郭德纲家。早年间郭德纲曾说收徒弟白吃白住,所以学成要给师父效力三年报答养育之情,但是曹云金后来在一些采访中却称在师父家是”吃饭给饭钱,住店给店钱,一年8000的学费,吃住另算。“

揭秘郭德纲和曹云金的矛盾始末之深度分析版

“未曾学艺先试礼,未曾习武先明德”,在所有的影视作品当中,这都是传统的师徒关系的表述。自前不久德云社的收徒仪式上,郭德纲暗示将出走的何云伟和曹云金从德云社家谱中除名。前不久,曹云金在个人微博发表长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历数郭德纲刻薄徒弟、又在徒弟愤而出走之后“斩尽杀绝”的“七宗罪”,并表示“是你的江湖险恶,但我的世界阳光,道不相同不相为谋,如此,人生长路漫漫,确实不必再见”。

在众多网友评论中,家族企业的落后管理和师徒传承的旧式教育被屡屡提及。专栏作家雷晓宇说:“传统的师徒关系,如今演变成了现代化的博弈,忠诚和道德被异化,约束力和普适性上便有了局限。”

曹云金何云伟出走

德云社曾经遭重创

德云社从1995年成立至今,经历过很多波折。2006年到2008年,被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以“三俗”之名反对;2010年,因侵占小区绿地被曝光,纵容手下殴打北京台记者,德云社被勒令关门整顿……在各种压力之中,来自内部的压力最大。徐德亮、王文林、李菁、何云伟、张德武、曹云金、刘云天、张天羽等主力队员抱团出走,这其中,属何云伟和曹云金的出走最令郭德纲震惊。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在德云社被勒令停业整顿期间,郭德纲要求所有演员必须和德云社签合同才能继续在德云社工作,想做正规化演艺公司模式。但曹云金不想签,觉得这是“卖身契”,一旦签了,就不能在外面接活。曹云金离开后创办听云轩,成了郭德纲口中的“不仁不义之徒”。

大将折损,郭德纲此时特别需要用人,决定捧出当时很受欢迎也有争议的岳云鹏。如今,岳云鹏已经坐实了“德云社一哥”的位置,身价大涨。

郭斥曹“卖师求荣”

曹指郭“栽赃陷害”

在师徒关系拗断之后,郭德纲在多个采访中都提及:曹云金是个“大叛徒”。矛盾的激化,是因为8月30日,在德云社专场演出上,郭德纲首次颁布《德云社家谱》,曾经的云字辈徒弟何云伟与曹云金并不在列。郭德纲还发微博称:“该清的清,该驱的驱。

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而在家谱“备注”中表示:“另有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9月4日,曹云金就在微博中称:“你可真有意思,从来不敢指名道姓,一贯含沙射影,就因为不再给你赚钱了,你逼走了我们,现在你栽赃陷害,强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赶尽杀绝,置我们于死地!”疑似对被除名一事进行回应。

而在昨日发表的长文中,曹云金痛诉郭德纲“七宗罪”,其中很多与钱相关,如郭德纲办学授课无正规学堂,多赚徒弟学费;勒令曹云金央视退赛,气得侯耀文摔电话;曹云金赔钱赶演出,郭德纲拍戏分文不给;郭德纲骂相声圈骂春晚骂记者;突然禁演曹云金,并控诉其背弃师门;借助舆论力量“背后捅刀”制造炒作话题……而对郭德纲不许其再用“云”字名,曹云金称“云”字是德云社创始人之一的张文顺老先生所赐,直言“不会改名,将把云字用下去”。

真假难辨众说纷纭

岳云鹏力挺郭德纲

在曹云金发出长文之后,其经纪人转发并配文:“十四年了,金子一路走来不容易,很多事情是一起见证的,曹老板加油,我们不是是非之人,被卷进是非之事,如此发声,无奈之举!”娱记卓伟转发该文并在微博中称,郭德纲“贪污公款是真的,背叛恩师是真的”。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对于曹云金在长文中提到的郭德纲“第一罪”,指郭德纲向何云伟和曹云金收取3000元拜师费,后来觉得少了,于是命何、曹统一口径,告诉潘云侠拜师费是5000元,被潘云侠证实确有此事,“过年的时候我妈妈用车往那送东西,

一阳台全是,临回家之前他们说要拜师一人5000,由于那时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所以钱给得比较晚,他们就说不收我(做徒弟)了,经过我的努力,终于凑齐了钱,给了他们,结果也没有拜师,钱也没了……”

而郭德纲经纪人王海则报之以寥寥数语:“闲的,不做回应。”岳云鹏则发微博力挺郭德纲:“04(2004)年进入德云社,从来没有想过能够走进相声届(界),12年过去了,走在街上有人能够认出我来,有人能够找我演出,有人能够找我拍戏,有人找我代言,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庆幸自己身在云字科,义薄云天的云。”

这样的口水仗,孰是孰非,外人很难作出判断。就算是当事人,从各自不同的利益出发,也很难说出个是非曲直。倒是专栏作家雷晓宇的评论,可以给我们提供跳脱一点的视角:“传统的师徒关系是一种在新的社会结构里面临被淘汰命运的关系,

无论师父或徒弟,面临这种崩坏的危机,不安全感和活络的心思都是必定陡增,又哪来的心胸、气魄和器量。除非师父垂老,徒弟年幼,那又不一样。郭曹二人,没差出岁数来,就更难相与了。”

曹云金骂郭德纲的7大原因:

“原因一”:借拜师之名行赚钱之事

曹云金在文章里提到了2002年只身来到北京的情景,他透露当时向郭德纲缴纳了8000元学费,对方开具发票后正式开始了学徒生活,“每月还要交500饭费,500生活费”。而据其所述,当时郭德纲生活拮据,曹云金在3年中都是干着洗衣服、做饭、养狗、沏茶、买菜、做家务等事度过的。

2003年,曹云金被郭德纲赶出家门,无家可归的他甚至曾经在公园长椅上过夜。半年后,郭德纲搬家因付不起每个月1500元的房租,邀请曹云金合租,但最后因琐事再次将其赶走。

除此之外,曹云金还提起拜师时郭德纲多收费的问题,“学艺三年,期间拜师,你从我的‘姐夫’变成我师父,你说我和何云伟,每个人要交3000块拜师费,这是规矩。后来你觉得3000要少了,琢磨这事儿还能赚钱,你让我和何云伟,统一口径,告诉潘云侠拜师费是5000,这样你又能多赚2000”。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原因二”:传道受业“因人而异”

尽管师傅的要求十分苛刻,但曹云金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是,他也坦言曾经有过委屈流泪的时刻,“我知道那时候,你不看好我,觉得这些个徒弟里,我最不可能学出个名堂来”,同时,他也写道:郭德纲教何云伟念《口吐莲花》时不允许曹云金旁听,“你们进屋关门,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掉眼泪,我跟我自己说:‘没关系,你自己好好学,以后你说的比谁都好,他终究会高看你一眼。’”

“原因三”:阻止徒弟个人发展

郭德纲不仅在教徒弟方面会有所区别,在徒弟发展道路上也要介入。据曹云金回忆,2006年参加央视相声大赛时被郭德纲要求退赛,“你说:‘没有为什么,我让你退,你就得退。’”这件事当时还曾让其师爷侯耀文大发雷霆。

,郭德纲更是被指借前一年合作的经验威胁春晚剧组,“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此外,更在与某网络平台合作的3年终,要求对方不得推广曹云金。

对于郭德纲的做法,曹云金在文中分析称,“一方面我不再给你赚钱了,另一方面你也要做给还留在你那里的徒弟们看,离开我,谁都没有好下场,你有太多的手段,你要杀一儆百”。

然而,郭德纲曾在节目中回应过岳云鹏人气超过自己的提问,“有一句老话,青出于绿而正于蓝,教徒弟为的什么,你得比我强,一辈比一辈差就没意思了”。

“原因四”:克扣酬劳拍戏不给钱

除了学费和生活费外,曹云金还提到了与钱有关的另一件事,甚至曾经为了保证收入,多地往返只为得到一场演出150块的工资。

“零九年拍《三笑才子佳人》,上海拍摄近两个月,也是分文没给,这回连演出费都没的(得)赚了,就这么零收入生扛了过来”。

对此,曹云金发问:“你总说你在钱上没亏欠过任何人,拍戏没钱,是因为片子没卖,所以不能给我片酬。后来片子播了,影片也上映了,这笔钱也没补还给我,这就是你对谁都毫无亏欠,是这样么?”

“原因五”:骂前辈、骂徒弟、骂逝者

曹云金表示,郭德纲对很多不满意的人和事都会采取谩骂的形式解决,试图借此控制舆论。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你先骂授业恩师杨志刚,捏造人家挪用公款,后来你转拜相声名家侯耀文,又骂李金斗、再骂姜昆、骂冯巩,几乎把中国声界骂遍了,你说相声圈里没有一个好人。”

“你骂我、骂刘云天,骂何云伟、骂李菁、骂徐德亮、骂王文林、骂曾经无私支持你的张德武,后来你干脆也不点名了,就是指桑骂槐,含沙射影,只要离开你的,无一幸免。”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2013年离世时,郭德纲曾公开为其贴红喜字、写打油诗。逞一时口舌之快的他却因触碰网友情感底线,迅速被围攻。

曹云金总结称,“你以弱者之姿,行敢言之态,收获着他们对你的支持和爱护,所以轻易地,你也煽动了他们”。

对此,李菁对记者表示不愿再提当年的事情,同时也感叹曹云金这几年来十分不易。而何云伟工作人员则未接听电话。

“原因六”:欺世盗名,心口不一

2010年,曹云金宣布离开德云社,郭德纲当时曾感叹遭到徒弟背弃。但曹云金却在文中解释称:“我当时毫无离开的想法,只是对你们合同的条约心存疑虑,在与你商量,得到你允许的情况下,暂时没有签约”、“我当时也对你说:‘家里任何演出,我分文不取,这是我对你的回报’”。

然而,随后不久曹云金在德云社的演出全部取消,甚至无法联系上郭德纲。2012年底,郭德纲在某活动中直言无法评价曹云金:“他走了三年,我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短信,也没见过人。”但曹云金却晒出了期间与其师娘的短信记录。

同时,曹云金还称曾遭到郭德纲小舅子王俣钦诟陷,“他的书里满纸胡言,肆意污蔑我的人品,抹黑离开的所有人,连张文顺先生创始人的身份都在他书里被矢口否认”。对此,李菁称郭德纲让小舅子着书撰写德云社历史的行为非常不严肃。而曹云金经纪人也对此持同样态度。

深扒郭德纲曹云金矛盾始末 师傅徒弟到底谁是谁非

“原因七”:无情无义,不念师徒情分

文章中,曹云金叙述了与郭德纲学艺期间诸多往事的同时,也感叹面对如今的局面伤透了心。

“二零一三年初,你登上以前誓死不上的央视春晚,之前审查节目的某天,在央视门口,我与你不期而遇,我想,可能注定,我和你有这一面之缘,面对面说句话,还能跟以前一样,要说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仇和怨。当时我和刘云天只是想上前问候寒暄,你却在眼看着我们走来的一刹那,立刻转身上车,把车门一关,隔绝了我们”、“我都伤透了”。

对于曹云金的爆料,经纪人王女士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澄清不是希望引发双方开战,而是希望事情到此有个结束。未来也不会再对郭德纲示好,至于听云轩和德云社会否展开竞争,她则称会看市场选择。

仍然称“徒弟小金”,言语中不乏长者的规劝,看来郭德纲并没有要彻底闹翻的意思。但不意味着这个回应没有力量。一上来,郭德纲就把曹云金的炮轰认定为受人挑唆和代笔,瞬间瓦解了“内部人爆料”的可信性基础。

郭德纲曹云金矛盾

追溯到08年,徐德亮因为在德云社收入太低,宣布和搭档王文林退出德云社,郭德纲在年底的封箱大会上排了个节目让所有德云社演员都出来骂徐德亮王文林,当时何云伟、李菁也在其中。

前文说了,何云伟、李菁、徐德亮仨人虽然辈分、师承都不一样,实际上是打小一块长起来的发小兄弟,这次大封箱,寄人篱下,李菁、何云伟没办法只能跟着一起骂徐德亮,但是心里肯定是不会很舒服的,纯粹是一个工作关系维持着,这就为后来俩人走留下了伏笔。

因为徐德亮离开的由头是一个利益分配关系,加上创始人张文顺看着也快不行了,郭德纲就开始整顿社里的合同关系,坊间传说拿出了一个违约金百万的终身合同,接外活也要经郭德纲同意,年轻一辈全靠德云社的演员自然都签了,在外边有商演、在北京台有节目的何云伟、李菁、曹云金自然就不干了,不过当时双方也没撕破面皮,曹云金说是德云社不给排活了,钢丝说是何、曹不来了,总之双方的合作实际上已经减少了,这么一个慢慢淡出的过程。

没想到这时间出了一个北京台和郭德纲的矛盾,李鹤彪打人一事,郭德纲放出话来,德云社弟子不得与北京台合作,这就急坏了在北京台有活的何云伟、曹云金。

之后就闹出了何云伟退社的事。

这事也有两种说法,一说是何云伟先退,曹云金暗退,一说是曹云金鼓动何云伟退,轮自己躲了,总之前几年舆论是把两人分开评论的,后来郭德纲小舅子写了本书后,两人就一个待遇,都千古罪人了。

其实曹云金主要是因为拒绝跟德云社签违约金100万的合同,被德云社停止了演出,从而离开德云社,用他自己在某次采访中的话说,是被逼走了。当时停演应该发生的挺突然,翻曹云金以前的微博,可以看见当天上午他还在微博说观众下午见,后来就发了一条说他的节目取消了。后来他讲,那天本来安排他攒底,到了剧场别人通知他他的节目取消了。往后也一直没给他安排演出,给师父打电话都是助理接的,本想上师父家去说,后来觉得怕被轰出来,还是没去。拒签的原因是德云社的合同周期太长,违约金太高,如果他签了而德云社要雪藏他,可能就会从此销声匿迹了。

其实没有什么江湖,有的只是利益争斗。这场被直播的口舌之争,看的也不是什么师徒情分,而是谁的套路更深。

忍了这么久,郭德纲还是回应曹云金了。可见他对这事并非不在乎,也不能生咽下这口气,这很不郭德纲。

毕竟是专注语言艺术几十年的老江湖。多数人认为,郭德纲的回应,无论是文本还是姿态,都拿捏到位,恰到好处,堪称危机公关的古典派范本。

仍然称“徒弟小金”,言语中不乏长者的规劝,看来郭德纲并没有要彻底闹翻的意思。但不意味着这个回应没有力量。一上来,郭德纲就把曹云金的炮轰认定为受人挑唆和代笔,瞬间瓦解了“内部人爆料”的可信性基础。

然后,对收徒收费、打压后辈等进行了回应,把曹云金引导的舆论完全颠倒了过来,还拉来张文顺后人,颠覆了“亲授印信”的合法性。而对于最吸引吃瓜群众眼球的“珠市口剧装社事件”“女记者疑云”,则以一句“网上传言”,轻松滑了过去。

经此一役,郭德纲受损的江湖大佬形象似乎得到修复,曹云金又变成了狂妄自大、欺师灭祖的江湖异类、郭门叛徒。也再次彰显了郭德纲重修家谱、重整江湖的必要性。

而郭德纲所竭力维护的江湖规矩,恰是已投身主流娱乐圈的曹云金所要竭力摆脱的。“你的江湖险恶,但我的世界阳光。”曹云金当初反击郭德纲,最后撂下了这句狠话。这是对自己曾浸染其中的相声江湖的批判,也是向阴暗的相声江湖告别、从此走向演艺圈阳光世界的宣言。

这场风波的起因,其实也颇具江湖色彩:作为班主的郭德纲,弄了一个相声家谱,用很严厉的语言,贬斥了几个出走的徒弟,因此惹恼了其中脾气最火爆的曹云金。后者用一份网络万言书,把郭德纲用印刷体仿古线装书营造的江湖氛围,揭了个底掉。

这场风波的起因,其实也颇具江湖色彩:作为班主的郭德纲,弄了一个相声家谱,用很严厉的语言,贬斥了几个出走的徒弟,因此惹恼了其中脾气最火爆的曹云金。后者用一份网络万言书,把郭德纲用印刷体仿古线装书营造的江湖氛围,揭了个底掉。

围观群众很难确切知道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但对郭德纲刻意恢复的江湖传统会感到新奇。为什么在现代社会,还有这种江湖色彩浓厚的规矩存在?世界上真有江湖这回事吗?这些规矩对相声传承是必须的吗?

“说白了,这主要都是利益决定的,与相声传承方式和所谓江湖规矩关系不大。”

追根溯源,相声确实有很强的江湖色彩。根据评书名家连阔如的奇书《江湖丛谈》,相声最早是“撂地”的艺术,就是在路边摆摊表演,和“金披彩挂”(也就是算命、诈骗)等属于一类,基本上等于江湖骗术,所以都称为“吃开口饭的”。为了保护知识产权的独家垄断优势和行业神秘性,又加上相声只要一两个人就能表演,所以相声传承以师父带徒弟的口传心授为主,还保留了很多行业的暗语行话,很像走江湖的。

旧社会的师傅带徒弟,经常强调师徒如父子。师父是赏饭的,所以有超出师生关系的绝对的权威,甚至有“死走逃亡各由天命”“打死勿论”的不平等条款。学徒不仅要用功学艺,还要承担师父家大部分的家务,看孩子、倒尿盆、伺候师娘,都是应尽的义务。学成之后还要给师父打工,把演出的报酬全部上交,免费报效三年。

在这种师徒关系中,双方地位是完全不对等的。师徒关系的好坏,很多时候跟师父的脾气秉性有很大关系,总体上来说,关系融洽亲密的比较少。因为徒弟学成之后,双方就变成了同行竞争关系,如果徒弟的市场认可度和身价超过了师父,那是很没面子的。所以很多师父教徒弟往往有所保留、甚至会故意压制徒弟的扬名。

因此,说是师徒如父子,其实也有不少师徒如仇人,而且是那种刻骨的仇视。在郭德纲的弟子中,曹云金算是跟他关系较近的,个性和行事风格也最像,还有点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结果就是曹云金,给了郭德纲成名以来最具杀伤力的一击。

因此,说是师徒如父子,其实也有不少师徒如仇人,而且是那种刻骨的仇视。在郭德纲的弟子中,曹云金算是跟他关系较近的,个性和行事风格也最像,还有点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结果就是曹云金,给了郭德纲成名以来最具杀伤力的一击。

在相声上,郭德纲是复古派,很讲究恢复传统,因此曾被媒体称为“相声最后的还魂者”。这种恢复传统,不仅体现在相声内容和表演方式上,还因为他把师父带徒弟的那套规矩也给恢复了。

但是,郭德纲恢复的,更多是传统京剧之类班社的传统。相声因为是单打独斗的艺术,其实并没有很强的结社需要,也没听说有严格的传承谱系和家谱。这一切,在1949年以后,更是作为封建糟粕给废除了。

从相声传承的角度,口传心授的确是比较有效的方法。但这种方法的也有很大缺陷,就是成本高、效率低。老艺术家一辈子带几个入室弟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万一选人不准或者学成跑了,机会成本太大,也无法适应大规模演出的需求。

所以,传统班社制度的基础,必然是小剧场和家族化,像著名的相声常家,经营自己的茶社,然后生一堆儿子,从老大到老九,自己家人就可以撑起门面。但在废除传统班社和实行计划生育这么多年以后,这种景象已经很难再现了。

所以,传统班社制度的基础,必然是小剧场和家族化,像著名的相声常家,经营自己的茶社,然后生一堆儿子,从老大到老九,自己家人就可以撑起门面。但在废除传统班社和实行计划生育这么多年以后,这种景象已经很难再现了。

郭德纲出名之后,就开始大规模招收学员和带艺来投的演员,坚持的是双轨制。吸取几起出走事件的教训,郭德纲开始要求旗下演员签合同,其实已经开始采用现代艺人管理方式了。只不过这个合同很不合理,几乎等同于卖身契。对于自认为有一点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来说,很难忍受这样的不平等条款,所以出走也是顺理成章。如果再加上当事人刻薄寡恩,睚眦必报,就会撕得更加难看。

但说白了,这主要都是利益决定的,与相声传承方式和所谓江湖规矩关系不大。其实没有什么江湖,有的只是利益争斗。这场被直播的口舌之争,看的也不是什么师徒情分,而是谁的套路更深。

展开全文
[郭德纲曹云金矛盾]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