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闻趣事

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

时间:2017-01-14 11:32:01 栏目:奇闻趣事

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

导语: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原文:二十八画生者,长沙布衣学子也。但有能耐艰苦劳顿,不惜己身而为国家者,修远求索,上下而欲觅同道者,皆吾之所求也。故曰: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敬启者二十八画生。二十八画生:出自《新青年》毛泽东于1917年在第三卷第二期《新青年》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体育之研究》即署名“二十八画生”。

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

二十八画生者,长沙布衣学子也。但有能耐艰苦劳顿,不惜己身而为国家者,修远求索,上下而欲觅同道者,皆吾之所求也。故曰: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敬启者二十八画生。

1915年秋,正在长沙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毛泽东,陷入了深深的苦闷。此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打得难解难分,因“明治维新”国力迅速膨胀的日本,趁德国无暇东顾之时,出兵轻而易举地攻占了青岛,控制了胶济铁路,取代了德国的殖民统治。而窃取辛亥革命胜利成果的袁世凯,正紧锣密鼓准备恢复帝制,为取得日本的支持,与日本政府秘密签订了臭名昭著的卖国条约“二十一条”……面对如此乱纷纷的国势,这位深受新文化影响的青年学子,心里涌动的是为国图强的强烈的使命意识。

特立独行的征友

秋季开学之后,毛泽东采取了一个令许多人感到新鲜的行动,他向各校园张贴了一张启事——征友。

启事用兰亭帖体书写,大意为:今日我国正处危急存亡之秋,政府当局无一可以信赖,拟寻求志同道合者共同组织团体,以其自策自励及改造国家。凡对此有兴趣的同学,皆请惠赐大函,约期当面聚谈,以做进一步计划。并标明:“来信由第一师范附属小学陈章甫转交”。

署名为“二十八画生”。

1913年 求学时期的毛泽东

这个来自湖南湘潭县韶山冲的青年学子,他的名字按汉字繁体笔画相加,正好二十八画。他此时是长沙第一师范学校三年级的学生。

他新近担任校学友会的文牍。或许他在这里所学的知识和多灾多难的国情使他产生了征友的强烈愿望,他自谓是“极高之人,又是极卑之人”,他希望探求世界发展变化的“大本大原”,并常常为找不到答案而苦恼。尽管他周围已经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学生朋友,但他还希望在社会上结交更多的“高人”做朋友,以便共同寻找解决难题的答案。

事有凑巧,一位报馆记者发现了这则广告,他找到了毛泽东,问他是否同意把广告登在报上。毛泽东欣然同意,并把署名提到了前面,变成“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

但即便这样,响应者还是不多。

据毛泽东后来接受斯诺采访时说的,回应者只有3个半人。一个是罗章龙,他后来加入共产党随后又背叛党。另外是两个青年,后来变为极端的反动分子。半个叫李立三,他听了毛泽东的介绍,没有发表意见就走了,后来他成为中共历史上“左”倾路线的代表人物之一。毛泽东说:“我们的友谊始终没有发展起来。”

但这种“和者虽寡”的情况,并不影响毛泽东形成一个真正的能够研讨大事的核心圈。

1917年冬,已被选为学友会总务兼教育研究部部长的毛泽东,与蔡和森、萧子升等商议,成立一个团体,以便“集合同志”共同研讨“翻转而为动”的团体生活追求,创造新环境。

新民学会在长沙合影(后排左起第四人为毛泽东)

1918年4月,被称为“新民学会”的一个团体组织,在岳麓山下刘家台子的蔡和森家成立,到会者有毛泽东、陈书农、邹鼎丞、罗章龙等13人;李维汉、周世钊等因事没有到会。会上,经讨论,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会章,以“新民学会”为会名。新民者,革新国民精神之谓也。所以规定会员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为宗旨。规定的行为有“五不”:不虚伪、不懒惰、不浪费、不赌博、不狎妓。会上,选萧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陈书农为干事。不久,萧去了法国,会务便由毛泽东主持。

这个团体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探求救国之道的新型团体之一。

磅礴之气的文章

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署名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体育之研究》。这篇文章是他的恩师杨昌济推荐给陈独秀的。陈独秀应蔡元培之邀,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把他在上海创办的《新青年》杂志也移到了北京。时杨昌济也到北京大学教授伦理学。

陈独秀读后,感到其文气势不俗,即将毛泽东的这篇文章发表在1917年4月1日的《新青年》上,全文7000字。

发表在《新青年》上的《体育之研究》

文章开宗明义,把体育与国力联系上了,说:“武风不振,民族之体质日趋轻细,此甚可忧之现象也。”他认为,身体是知识和道德的载体,对中学以上,均应德、智、体“三育”并重,说:“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并推崇在恶劣环境中磨炼身志的好处。他写道:“河出潼关,因有太华抵抗,而水力益增其奔猛。风回三峡,因有巫山为隔,而风力益增其怒号。”“圣人者,抗极大之恶而成者也。”

他的“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著名格言,就是这时候喊出来,并写在日记里的。

这可以说是青年毛泽东对体育锻炼的一个总结。他平常的锻炼项目很多:有自编的体操,有日光浴、风浴、雨浴、冷水浴、登山、露营、长途跋涉,而最爱的是游泳。

他组织过百人游泳队,到湘江畅游,经常邀二三位同学到江宽水深处游泳,从盛夏到隆冬坚持不懈,并引古人诗“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自慰。他有时还会一个人在狂风暴雨之夜,爬上岳麓山顶,去体会《书经》上说的“纳于大麓,烈风雷雨不迷”的情趣。

但是,我们千万别把这个师范生的行为,仅仅当作一个狂热的体育爱好者来看,他在文明其精神呢!

他对精神学养方面所下的功夫,绝对不亚于他在体魄方面的磨炼。

崇尚“内圣外王”和经世致用的湖湘学风和从这里走出的一大批名人,无疑给青年毛泽东以强烈的影响。

毛泽东就读的第一师范,前身是南宋理学家张縂讲学的城南书院,和它一江之隔的岳麓书院,则是朱熹讲学之地,在那里挂着一块写有“实事求是”的匾额。

城南书院

明清之际在学术上独树一帜的王夫之是这里的学生。近代,以曾国藩为代表的湖南“将相集团”的胡林翼、左宗棠、罗泽南、曾国荃,鸦片战争前后的贺长龄、陶澍、魏源,维新运动中的谭嗣同、唐才常、熊希龄,辛亥革命中的黄兴、蔡锷、陈天华、宋教仁等,大多在这里就读过。

毛泽东进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的时候,辛亥革命已经两年,长沙又成了新思想新文化的交会之地。

在这里,毛泽东不仅研读古代典籍,还对西方的哲学、伦理学产生浓厚的兴趣。在他难得留下的《讲堂录》笔记中,你可以发现他用柳体抄写的屈原的《离骚》《九歌》。如今刻于武汉东湖的摩崖上的《离骚》,是他当师范生时留下的唯一书法精品。他对着力重刻《船山遗书》的曾国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讲堂录》中摘抄了不少《曾文正公家书》《曾文正公日记》上的话,并写下“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这样的评语。

毛泽东把杨昌济翻译的《西洋伦理学史》十分工整地抄录下来,整整抄了7册。他研读德国康德派哲学家包尔生的《伦理学原理》,写了《心之力》的论文,备受杨昌济的赞赏,给他打了100分。

毛泽东读“有字之书”,也读“无字之书”。就在1917年的暑期,他邀了同学萧子升,两人草鞋、短褂,一把雨伞、一个挎包,带着文房四宝外出“游学”,一路上以作诗、写字换钱吃饭,历时1个月,行程几百里,走了5个县,结交了农民、船工、财主、县长、老翰林、方丈各色人等,写下了许多笔记。一些同学读了他的游学笔记,都有自愧不如之感,称他为“身无分文,心忧天下”者。

总之,毛泽东风华正茂的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一时难以记述。但我们从记述他的诸多文字中知道,他在这里已立志为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寻找救治的良方。

所以到1917年6月,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开展人物评选活动,内容包括德、智、体3个方面,近20个项目。全校400多名学生参加,当选者34人,毛泽东得票最高,在德、智、体3个方面都有项目得票者,只有他1人;而“胆识”一项则为他独有。

一师八班学生毕业照(四排右二为毛泽东)

令人叹服的预言

如果我们对“二十八画生”的书生意气还不能很好理解的话,我们先把时间稍稍往前推移一下,就可追溯到他的“动机”或“动力”究竟是什么了。

1915年5月7日,那个窃取辛亥革命果实的袁大头(袁世凯),当总统不过瘾又想当皇帝,为了换取东洋强国日本的支持,竟接受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消息传出,举国愤慨。一师学生把几篇反对卖国条约的言论编印成册,题名《明耻篇》,毛泽东在封面上用毛笔写下4句誓言:“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

这16个字刚劲有力,他的书法功底在此也可见一斑。

毛泽东由此更加关心时事,并往往见解独到。到了1916年的7月,有消息传出日本大隈内阁将改组。大隈内阁是制造“二十一条”的罪魁,许多人希望他下台后,日本对华政策有所改善。毛泽东则于7月25日给萧子升写的信中说:“无论何人执政,其对我国政策不易。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劲敌!”并断言:中日之间,“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

1937年,抗日战争果然爆发!这也是“二十八画生”毛泽东令人惊叹的地方。

但这位师范生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的人生道路,此后将与诸多的“二十八”联系在一起。

以上内容选自《醒狮风云录》

这里记述了20世纪上半叶那段浴火重生的历史,展现了一个个为民族图强而不惜牺牲、上下求索的风云人物。

本书以纪实文学的手法,全景式地展现了20世纪上半叶一大批仁人志士在民族危亡关头为救亡图强所进行的不懈探索和浴血奋斗的历史画卷,再现了当年国共两党团结抗日、一致对外、共赴国难的感天动地情景,揭示了两党的先锋人物不同的政治信仰、理论基础、方针路线、军事谋略、依靠力量以及由此带来的力量消长和不同结果。全书人物众多、矛盾冲突激烈、战争场面恢弘,文字生动、扣人心弦。阅读此书,我们将随着作者散文诗般的描述,了解那段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史中的各个风云人物,窥见中华民族从“东亚病夫”走向强盛的历史转折。此书让人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历史、在轻松的阅读中获得精神的享受和成败的启迪。

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

毛泽东注意求师结友,他虚心向老师请教,经常个人和邀几个学友到老师家中去请教,并和很多老师保持着书信上的交往。他注意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曾经以二十八画声的名义在报纸上刊登征友启示。

原文:

二十八画生者,长沙布衣学子也。但有能耐艰苦劳顿,不惜己身而为国家者,修远求索,上下而欲觅同道者,皆吾之所求也。故曰: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

敬启者二十八画生。

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

二十八画生者,长沙布衣学子也。但有能耐艰苦劳顿,不惜己身而为国家者,修远求索,上下而欲觅同道者,皆吾之所求也。故曰: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敬启者二十八画生。

二十八画生:出自《新青年》毛泽东于1917年在第三卷第二期《新青年》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体育之研究》即署名“二十八画生”。“二十八画”即“毛泽东”这三个字的繁写体总共的笔画数,“生”是“青年学子”的意思。原文如下:二十八画生者,长沙布衣学子也。但有能耐艰苦劳顿,不惜己身而为国家者,修远求索,上下而欲觅同道者,皆吾之所求也。故曰: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敬启者二十八画生。...

【出处】《诗经·小雅·伐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 【解释】嘤:鸟鸣声。鸟儿在嘤嘤地鸣叫,寻求同伴的回声。比喻寻求志同道合的朋友。

李立三: 毛泽东“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中的“半个朋友”

1915年的夏间,长沙的数所学校门前出现了一则“征友启事”,原文如下:

二十八画生者,长沙布衣学子也。但有能耐艰苦劳顿,不惜己身而为国家者,修远求索,上下而欲觅同道者,皆吾之所求也。故曰: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

敬启者二十八画生。

这则征友启事的作者,正是湖南第一师范的学生毛泽东,繁体的“毛泽东”三字,恰是二十八划。21年后,在陕北的窑洞里,毛泽东在同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回忆到这段经历时,还讲到因为此次择友甚严,所得寥寥,仅得三个半人,第一个为罗章龙,另外还有两个均已淡忘,而长郡联中的李立三,由于没有发展到友谊,却也只能被视为“半个”。

1984年,罗章龙在出版的回忆录《椿园载记》中,开篇就是谈“二十八划生‘征友启事’”的经过。回忆中说他当年就读于长沙第一联合中学,于1915年5月中旬的某日在司马里第一中学(校址为辛弃疾训练飞虎营遗址)会客室门外偶见到这则启事,是用八裁湘纸油印的,古典文体,书法挺秀,文情真挚,词复典丽可诵,看后颇为感动,返校后立刻用“纵宇一郎”的名字修书一封应之。三天后,毛泽东复信略云:接大示,空谷足音,跫然色喜,愿趋前晤教云云。自此,两个志同道合的青年人就开始了他们之间的交谊。

除去两个被遗忘的,那被毛泽东视为“半个”的李立三,因为犯过三个月的“立三路线”错误,此后政治上一直被误解,所以很少谈及他本人的这段经历。2010年,在新出版的《李立三的后半生》一书中,有一段资料披露了毛、李之间的这段经历。这是 1961年5月31日,李立三在与来访者谈到如何写安源煤矿罢工史的时候,顺便谈到了这次“征友”过程。李立三回忆,“二十八画生”征友可能是1916年的事情,因为他此时也在长郡联中上学,是在长沙南城门看到这则手刻油印的征友启事。当时,他们几个同学经过一番分析猜测,推断出这“二十八画生”可能就是毛泽东,因为他们都听说过长沙有一个叫毛泽东的“怪人”,都想去看看他。就在中秋节那天,他和一个同学约在一起去看毛泽东,在第一师范的宿舍和自修室都没找到他,于是找到教室,看见毛泽东正坐在讲坛上聚精会神地看书。毛泽东比李立三大六岁,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先生,加上原来印象中他是一个“怪人”,李立三有些拘束,没敢同毛泽东谈话,却假装去看墙上贴的课程表,有意悄悄地从他背后走过,看见毛泽东读的是《宋史》。李立三从他身后走过去了,毛泽东这才发现了他,就起身下了讲台向李立三走来,可李立三没敢同他讲话就很快走开了。后来,在与毛泽东相处的日子里,李立三闲谈中提起这段往事,毛泽东说:“原来是你呀!当时我同你讲话,你没有回答。”李立三却记得没有听到毛同他说话。主席还说:“那次访友活动,只交了三个朋友,现在再加上你,当时我们没有对话,只见了一面,那就算半个朋友吧!”

两年多后的1918年4月,就是这些四处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的爱国青年,由毛泽东、蔡和森发起,组建了一个纯政治性的进步团体“新民学会”,成为湖南省反帝反封建的核心组织。

李立三这个人在湖南帮中比较另类,他响应毛泽东征友,但打一卯就跑了,大概是两人性格合不来。他没有参加新民学会,中学毕业后到程潜部队当兵去了,思维显然与他人不同。后来到法国勤工俭学,他和新民学会会员为主的湖南帮合不来,反而跟赵世炎为首的四川帮打得火热,工作学习都在一起。回国后曾受毛泽东派遣发动安源罢工,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受毛泽东指挥。他后来对毛泽东是既服气又不服,两人之间一直有隔阂。他执掌大权后对红军的瞎指挥让毛泽东非常恼火,一生都耿耿于怀。后来李立三到苏联,肃反时被苏联人逮捕入狱,毛泽东开七大时专门选举李立三当中央委员,使得苏联人不得不释放李立三。但李立三回国后求见毛泽东,毛对他又非常冷淡,让他浑身不自在。解放后一直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1967年自杀身亡。这个早年狂妄自大的人晚年的遭遇挺让人同情。

1936年毛泽东在延安与斯诺谈话,回忆征友广告的事,这样说:“我感到自己心胸开阔,需要结交几个亲密朋友,于是有一天我就在长沙一家报纸上登了一个广告,邀请有志于爱国工作的青年同我联系。我指明要结交坚强刚毅、随时准备为国捐躯的青年。我从这个广告得到三个半人响应。一个是罗章龙,他后来参加了共产党,但是以后转向了。另外两个青年后来变成极端反动的分子。那“半”个响应来自一个没有明确表态的青年,名叫李立三。李听了我要说的一切之后,没有提出任何明确建议就走了。”

毛泽东征友曾被误为找女友

昨日是新民学会成立95周年纪念日,史实陈列再现伟人鲜为人知往事

1915年秋,毛泽东在长沙以“二十八画生”的名义向长沙各校发出《征友启事》。1915年11月9日,毛泽东在给友人的信中告知“应者亦五六人”,他们都是有志之士。均为石祯专 摄

本报讯(记者 周和平)昨日是新民学会成立95周年纪念日,新民学会成立会旧址管理处推出“建党先声”新民学会史实陈列,再现了青年毛泽东在长沙求学时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往事。如毛泽东为征求爱国志士,曾在各中等学校传达室门口张贴“征友启事”,便引起诸多误会,发生一场有趣的小风波。

征友启事落款“二十八画生”

“征友启事”是毛泽东发起新民学会的起缘。据新民学会成立会旧址管理处主任吉华介绍,1915年9月中旬,长沙城区各中等学校传达室门口张贴有一张“征友启事”。启事用八裁湘纸油印,有几百字,古典文体,书写为兰亭帖体。

这则贴出的“征友启事”大意是:今日祖国正处在危机存亡之秋,特邀请有志爱国工作的青年组织团体,砥砺品行,储蓄才能,共同寻求救国之道。启事原文有“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之语,并指出征求的青年朋友要对学问、时政感兴趣,能吃苦耐劳,意志坚定,随时为国捐驱。

启事还注明:来信由第一师范附小陈章甫转交。启事落款署名“二十八画生”。在邮寄启事的信封上注明:“请张贴在大家看得见的地方”

误认为找女友校长上门查找

毛泽东的“征友启事”发出后,随即在各校师生中议论纷纷。不少思想守旧的人认为,“二十八画生”是一个神经质的人,把“征友启事”给撕毁掉;有的猜测“二十八画生”是找女朋友。据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和新民学会成立会旧址管理处主编的《风华正茂的岁月——新民学会纪实》记载,湖南女子师范的马校长,平日禁止该校女生与男校学生来往,看到该启事后更是防范了,不仅向女生们打招呼,而且特地跑到湖南第一师范附小,向陈章甫询问“二十八画生”的情况:“陈先生,你怎么帮人做起找朋友、当媒婆的事情来了!找朋友找到我们女子师范来了。这‘二十八画生’是什么人?

陈章甫笑道:“你完全误会了。”并解释说,“二十八画生”就是毛泽东,是“毛泽东”姓名繁体的笔画总和,称毛泽东是湖南第一师范八班的一位德才兼备、品学兼优又有鸿鹄之志的学生。

为证实陈章甫的话,马校长又找到第一师范校长武绍程核实,得到了同样赞语,顿时茅塞顿开:“这是一位救国人才,有志气,有理想,可钦可畏!”

应征青年成为新民学会核心力量

通过张贴的“征友启事”,毛泽东果然“收获”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在1915年11月9日,毛泽东在给黎锦熙的信中,就提到了征友的情形:“两年以后,求友之心甚炽,夏假后,乃作一启事,张之各校,应者亦五六人。”

据相关记载,毛泽东先后约几个响应的人在定王台湖南省立图书馆见的面,见面时,不说一句应酬话,就问:“你近来读些什么书?写了些什么文章?”其中,毛泽东和罗章龙会面时,整整谈了3个多小时,分别时毛泽东对罗章龙说,我们谈得很好,“愿结管鲍之谊”以后常见面。

毛泽东的“征友启事”,由开始的几个人到后来的几十个人响应,在毛泽东的周围逐渐云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青年,这些青年成为后来新民学会的核心力量。

旧址年接待游客突破7万人次

本报讯(记者 周和平)昨日是新民学会成立95周年纪念日。新民学会成立会旧址管理处当日对外公布的相关信息显示,新民学会成立会旧址自2008年10月免费开放以来,年接待量由当初的2万人次已跃升到去年的7.1万人次,红色教育基地效应日渐凸显。

1918年4月14日,毛泽东、萧子升、蔡和森等一批怀揣远大抱负与理想的知识青年,汇聚岳麓山下的周家台子,发起成立了新民学会。新民学会取义于“大学之道在新民”,确定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

新民学会成立会旧址管理处主任吉华告诉记者,为纪念新民学会成立95周年,该处成立了“恰同学少年”志愿者服务队,并在近期组织青少年学生和党员参观旧址,举办新民学会知识抢答赛、讲座、学术交流、志愿者培训等活动。

一个征友启事,只征得三个半朋友(1)

经过抗议“二十一条”和驱张斗争,毛泽东渐渐地感到,要彻底改造一个社会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决不是三年五载所能完成的,更不是少数几个人的力量所能办得到的;一定要有许多志同道合的人,结成一个强有力的团体才行。为此,他决定去找志同道合的人,结成牢固的革命团体。

志同道合的人,到哪里去找呢?

对于这件事,毛泽东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先从找朋友入手。

1915年暑假后,毛泽东向长沙各校发了一则《征友启事》。

启事是他自己刻蜡板油印的,约七八百字,内容大意是:愿意和有爱国热情的青年结为朋友,愿意和那些不怕艰苦、不怕困难,能够为国家为民族献身的志士通信联络。启事中有一句话是“效嘤鸣之求,步将伯之呼”,以表示迫切求友的心情。启事的署名是“二十八画生”,因为毛泽东三个字的繁体是二十八画;通信地址是“来信由第一师范附小陈章甫转交”;在邮寄启事的信封上还写着“请张贴在大家看得见的地方”。

这个《征友启事》,毛泽东不仅将它寄往长沙的各个学校,而且在长沙的几个城门口和墙壁上也贴了,此外还在报纸上登了出来。

但是,毛泽东这样做,一时难为一般人所理解。

一些头脑守旧的人,觉得“二十八画生”一定是个怪人,征友是不怀好意,于是把启事没收,不准张贴。第一女子师范学校的马校长,竟然认为这个启事是为了找女学生谈恋爱的。他按照启事上写的通信地址亲自去一师附小找到了陈昌,又亲自去第一师范找到校长,打听“二十八画生”究竟是个什么人。结果,他从陈昌和一师校长那里打听到“二十八画生”就是毛泽东,了解到毛泽东并不是什么怪人,而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是全校师生都很尊敬的一个人,这才打消了他心中的疑问。

毛泽东发出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在家里的杨开慧也得到了一份。她握着那张油印的信笺,看着那刚劲有力的字迹,读着那只有两三百字的热情洋溢的内容,心里充满了自豪。毛泽东征求有爱国热情的青年做朋友,邀请能耐艰苦,能为祖国牺牲的志士和他通讯联系,使得她十分仰慕,她暗暗祝愿毛泽东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罗章龙是最早响应毛泽东《征友启事》的一个人。

罗章龙,字 阶,浏阳人,正在长郡中学读书,他给自己取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名字叫“纵宇一郎”,此时他正好19岁。

罗章龙是在学校会客室里,偶然发现二十八画生的《征友启事》的。他看到这份启事,用的是古典文体,而书写工整,字又漂亮,也很认真;认为启事是经过考虑,不是随便写的,明白这是一种不平凡的举动。于是,他回到寝室后,立即按着启事的内容、地址,写了一封古典文的回信。

罗章龙的信从邮局发出后的三四天,就得到了毛泽东的回信。信里约好星期日上午到定王台湖南省立图书馆见面。

后来,毛泽东和罗章龙都按时赴约,整整谈了3个多小时。临分手时,毛泽东说:“我们谈得很好,‘愿结管鲍之谊’,以后要常见面。”

此后,毛泽东和罗章龙便经常来往,在一起谈时事,谈政治,谈学习,谈思想。每次两人都谈得很详细、很恳切。不久,罗章龙又把长郡中学一位叫李隆郅的同学介绍给毛泽东。

李隆郅,醴陵阳三石人,由醴陵渌江中学并入长郡中学而来到长沙的。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李隆郅去定王台省立图书馆会见毛泽东。毛泽东事先到定王台,手里拿着一?报纸坐在凳上看。李隆郅凑上去,自我介绍说:“我就是李隆郅。”

毛泽东听后,立即站起来握手表示欢迎。

当时,毛泽东和许多提倡新风俗的青年一样,见面不谈客套废话,没有寒暄。随即,他就态度严肃地和李隆郅谈起了对国家大事和读书修身的看法。毛泽东比李隆郅大6岁。一谈话,李隆郅觉得毛泽东是一位“大先生”,而自己则是一个从县城里来的“小学生”,因而十分拘束;加之,他在县城里能知道的国家大事十分有限,在毛泽东的宏论面前,几乎是插不上一句话。于是,听完毛泽东的讲话后,他无话可答,交谈几句就走开了。

若干年后,毛泽东回忆此事说,他的一个征友启事,只得了三个半朋友。李隆郅就是那个“没有明白表示意见”的“半个朋友”。

毛泽东和罗章龙等人成为了挚友,但是,在这年秋季开学时,蔡和森却离开了湖南一师。

原来,1915年4月,湖南高等师范学校设立了专科文学部,杨昌济、徐特立等在驱张学潮之后转去了高等师范学校文学部任教。蔡和森素来爱好文史,心想如果能进高师的专修文学部,一则可以摆脱一师多课程的束缚,二则有时间可以专心致志读自己爱读的书,于学业上更有好处。于是,在秋季开学前离开一师,考进了湖南高等师范学校,并被编入文史专科乙班,与邓中夏同学。

蔡和森离开一师后并没有与毛泽东疏远,他们照旧一起去导师杨昌济家进行聚会讨论,并经常一起交流思想。

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毛泽东终于在自己的周围逐渐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主要有蔡和森、何叔衡、张昆弟、罗学瓒、陈昌、萧子暲、萧子升、邹彝鼎、陈书农、何俊贤、陶毅等十来个人。他们多数是第一师范和长沙各中等学校的学生,也有已经毕业了的陈昌等长沙各中小学的青年教师。

这一群年轻人仍然照旧到板仓杨寓聚会,聆听杨昌济的讲学。杨开慧看着他们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也为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感到骄傲。她暗暗下定决心:也要像这些大哥哥、姐姐们一样,在天昏地暗的世界里寻找光明,从层层罗网的包围中展开双翅,去成就一番事业,为救国救民做出自己的贡献。

一次,杨开慧把自己的这个理想讲给毛泽东听。

毛泽东听了,拍手叫好,高兴地说:“我支持你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此时,随着交往增多,毛泽东也?常和杨开慧畅谈自己的看法。毛泽东有什么文章发表或有新的读书笔记就一定带过来,和她一块讨论。杨开慧不仅向他请教问题,也把自己写的日记和读书笔记拿出来,送给毛泽东看,非常诚恳地请毛泽东批改指点。他们之间的了解,一步一步地加深。

——摘自《杨开慧》

展开全文
[二十八画生征友启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