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焦点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

时间:2017-08-28 19:04:28 作者:cjj512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

导语:闲来无事,玩把王者荣耀,当听过英雄对话,我彻底无语了,太污了!最不堪入耳是貂蝉对赵云说:不要摸了!这就是王者荣耀貂蝉和赵云的爱情故事!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谁?”枭雄察觉到了什么。“是故友。”龙起身,伸出他的手。貂蝉微笑着踏入营帐,泪痕无影无踪。满身血腥却仪态万方,手染罪孽而绝代风华。清醒。清醒,是为了活下去。活下去,是为了重逢。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

——貂蝉背景故事

你,会跳舞吗?

满天花雨中,舞动着曼妙的身姿。无数眼光目不转睛。

一直跳下去吧……

“这个乱世中,你的存在就是一个梦。让男人们做梦就好了,他们会全部屈从在你的舞裙之下。”

梦里,唯一清醒的就是自己。

清醒,是为了活下去。

她替胜利者斟满美酒。男人高冠长翎,容貌堂堂,带着满身的酒意紧紧挽住她的手腕。“貂蝉,等着。明日一过,我会把天下呈到你的面前……”

战神吕布,是在袒露真心吗?她的眼中充满敬仰和感动,真切的连自己都会被欺骗。要争夺那活下去的机会时,真心是如此无足轻重。

方天画戟擦破了战神的手,一丝鲜血流入酒杯。

帷幕的阴影深处,龙接过了酒杯。

“有了这个……鲜血的秘法,即使是战神也无法抵挡。貂蝉,等着。明天……”

太阳升起又落下。

若有若无的淡香飘散在战场,身影像舞蹈般风中摇曳,绽放出鲜血之花。

不是舞姬貂蝉,而是斥候貂蝉,迎着四散的逃兵寻找熟悉的身影。

死了吗?

都死了吗?

战神,吕布,果然是不可战胜的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上不得台面的伎俩都是虚妄。

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此地……。

我在光明中的起舞,你是我的烛之影。你在黑暗中厮杀,我是你的月之影。

清风拂过山丘,扛着龙枪的男人回首战场。

遍地死尸,血腥弥漫,这熟悉的味道,就像我们初遇的地方。

可是,影子已死。

貂蝉焦急的寻觅着。却不知道,他们正离得越来越远。

魅影般的舞姬潜入大营。那里高坐着新的胜利者,渔翁得利的枭雄。以及拜倒在地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下面颊。

“谁?”枭雄察觉到了什么。

“是故友。”龙起身,伸出他的手。

貂蝉微笑着踏入营帐,泪痕无影无踪。满身血腥却仪态万方,手染罪孽而绝代风华。清醒。清醒,是为了活下去。活下去,是为了重逢。

做到这些很简单,编织美梦就好了。

花有再开的那天,人会有重逢的时刻。

“不要爱上妾身哟!”

——异域舞娘貂蝉台词

1、这么直白的盯着妾身,好羞涩哦

2、不要爱上妾身哦

3、想欣赏妾身的舞姿吗

4、收到情书太多也是一种烦恼呢

5、华丽又漂亮的生存到最后

6、无尽的舞蹈何日方休

7、幸福不属于妾身

8、飘呀飘,花开了,怒放了。去吧

9、花有在开的那天,人有重逢的时候吗

10、喂,你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低级趣味的事吗

——貂蝉圣诞恋歌台词

1、今夜我就是你的圣诞礼物,喜欢吗

2、圣诞快乐

3、平安夜,想要和你一起度过

4、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5、子龙哥哥,纵使天各一方,小蝉依然~~

6、糖果和我,谁更甜蜜?

7、有你的陪伴,一点都不冷哦~

8、去吧,怒放吧,花开咯

9、又欺负人呀

10、来打雪仗吧

11、平安夜的邂逅,可怜的家伙,果然一生孤独

貂蝉对赵云说:不要摸了

就是一起开黑或者偶尔遇到哪些搞笑的吗?

我爱玩法师,一局碰到三个选法师,果断也选个法师,然后怂恿第五个也选,哈哈哈,然而,对面有关羽,然后就......

我左右摇摆着很迷茫,硕大的王者峡谷居然容不下一个孩子!

这个能看懂的都是老司机

赵云是一个会喷的谋略家

确定不是好基友吗?

这样的萌妹给我来一打

哈哈哈哈哈,朕要你们何用

MC貂蝉约你来她的床上SOLO

我无话可说。

大家玩游戏的时候有没有这样子的想法,“ 打的时候很生气,完事想想。。。笑死 ”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

貂蝉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在中路和妲己对线,身后传来充满磁性的声音:“婵婵过来”

貂蝉踏着碎步看到残血的蓝爸爸细声问到:“子龙哥哥你不用蓝吗?”

“法师比较耗蓝,我没关系的。”说完转身继续打野,貂蝉拿了蓝心里暖暖的。

吕布在一旁悄悄的看着这一幕“。。。。。”

中期,貂蝉在我方野区打蓝buff,突然韩信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偷走了残血的蓝爸爸正准备开溜时,一个蓝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抓住了韩信:“我劝你不要动我夫人的蓝buff。”说完,拿下了韩信的人头,韩信用最后的力气嘶声力竭到:“吕布。。你快。。管管赵子龙。。。”

吕布:“赵云,看你不爽,互怼吗?”

赵云:“我给婵婵报仇有问题吗?”

吕布:“。。。。”

此时,对面五个人都看上了貌美如花的貂蝉,可是赵子龙不死,他们就得不到貂蝉,当赵云在敌方野区打野时,马可波罗、韩信、廉颇、橘右京四人将其围殴致死。橘右京仰天长笑:“哈哈哈这下貂蝉是我的了!”趁貂蝉一个人在中路草丛时,橘右京对她下了毒手。草丛里貂蝉大喊到:“啊!非礼啊!”吕布闻声赶来,却只看到貂蝉的尸体。

这时赵云复活了,怒火中烧,拿起手中的长枪直戳橘右京的菊花,橘右京不敌,精疲力尽爆菊而死。赵云看着橘右京的尸体冷冷的说:“动我夫人?看来你菊花是痒痒了。”赵云转身抚摸着貂蝉的头:“下次别一个人探草丛了,很危险。”

貂蝉脸颊一红:“知。。。知道了。。”

橘右京捂着屁股:“吕布。。。你帽子怎么越来越像关羽了。。。”

吕布:“。。。。”

后期团战时,赵云配合貂蝉拿下三杀,貂蝉望着自己身后的男人:“这样抢你的人头。。。真的没关系吗?”

赵云笑了笑:“人头都给夫人就好,何况现在我的战绩可以表达我对你的心意。”

貂蝉悄悄撇了一眼赵云的战绩---520,貂蝉害羞的脸直发烫。

吕布满脸黑线:“赵云,打完这局后山小树林见。”

韩信:“厉害了”

马可波罗:“666”

最后,貂蝉赵子龙两人携手击破了敌方水晶,留吕布一人在泉水哭泣。

(完)

赵云当然就是我啦哈哈哈。(本人女)第二次打野打的不好战绩不好不要介意。。故事大部分都是真的,有的是自己编的,不过我真的打死了韩信戳了橘右京的菊花还辅助了貂蝉。

赵云台词

赵子龙,参见。

阁下的首级,我收下了。

抱歉,你挡路了。

勇者之事甚于生死。

心怀不惧,方能翱翔于天际。

枪尖在燃烧。

1、妲己:羁绊是什么意思呢?

(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听成“jiba是什么意思呢?”)

2、后羿:周日被我射熄火了,所以今天是周一?

(后羿,你真6)

3、赵云:阁下的首级我收了!

(刚买了赵云的时候,听成:阁下的手机我收了,吓得我赶紧把手机上交了)

4、赵云:枪尖在燃烧!

(有人听成了:QJ在燃烧)

5、吕布:我的貂蝉在哪里?

(好像这句台词是被大家玩坏了:我的屌……算了,不说了,反正在坐的都是老司机)

6、貂蝉碰上程咬金:

貂蝉:啊!非礼啊!

程咬金:啊!好爽啊!

(啊!好污啊!)

7、孙尚香:想来一发吗?满足你。

(想来一发吗?想想想~)

8、武则天海洋之心:嘴上说着不要,但眼睛,却很诚实;

(你们女人不都是这样吗?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9、鲁班大师:智商250~

(不止一个人听成了:智障250吧)

10、夏侯惇:敌羞吾去脱她衣!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

前言:

这篇小说,是我根据听说而写的,写的原因除了喜欢赵云与貂蝉外,还有个原因,就是不屑现在很多对貂蝉的说法。

我们知道,自从吕布被杀后,貂蝉便再没记载,很多人都有很多猜测,有的人说:吕布死后,曹操重演“连环计”于桃园兄弟,遂将貂蝉赐与关羽。貂蝉为不祸及桃园兄弟,“引颈祈斩,”被关羽保护逃出,当了尼姑。曹操得知后抓捕貂蝉,貂蝉毅然扑剑身亡。 有的人说:貂蝉出家为尼,其间写了佚名的《锦云堂暗定连环计》,寿终庵中。还有的人说:曹操采纳荀攸之计,为离间桃园三兄弟,而把貂蝉明许关羽,暗应刘备,为绝曹念,关羽杀了貂蝉。

其中,我最不屑的就是第三种了,第三种也就是所谓的关公月下斩貂蝉,戏曲中有这部戏。我觉得,完全是无稽之谈,期间所谓关羽不想杀,但是青龙刀不小心斩下去了,真是好笑之极。愚蠢的是,现在既然也有很多人认同了这种说法,以为这种说法是最真实的,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奇怪的是,人们硬要把关羽和貂蝉联系到一起,这是哪门子戏,我想问问,曹操为什么不把貂蝉许于张飞,而许于关羽,曹操应该知道关羽不好色吧,我想,这仅仅是为了方便把关羽和貂蝉拉到一起罢了。

有人说,把关羽和貂蝉拉到一起,是体现英雄与美女,那我就更奇怪了,那张飞就不是英雄了?曹操就不是英雄了?当然,我也有听说一种说法是,曹操把貂蝉抓了去当妾了,这种说法,恐怕也不可信吧。

我们现在有种信念,就是,我们看貂蝉这么屈于董卓和吕布,就以为貂蝉是很随便的,也就是说,不论什么男人,她都可以接受,都可以屈于的,我想,那不一定吧,貂蝉虽然是女人,她也懂得怎么保护自己,而且她还很聪明,她会洞察人心。我们可以从三国里面看出,貂蝉以死相逼董卓和吕布,董卓和吕布都赶忙来救,貂蝉是不是真想死呢?不是,她是算了准了,算准她不会死,她这样仅仅是吓吓他们罢了,如果没有十足的不会死的信心,她是不会以死相逼得。这说明什么,就说明了她很聪明,懂得洞察人心。

貂蝉屈于董卓和吕布,是为了计划,为了报答王充,但是,当计划不存在,也就是说,董卓死后,她就可以不屈于了,可以随自己的愿了,那个时代,女人固然是被认同为低下的,不重要的,所以,当她不能说:不。的时候,唯一保护自己的方法,就只有死。当董卓死后,貂蝉的计划完成后,她没有死,说明什么,说明了她已经认同了吕布,也就是说心甘情愿的了,所以,关于被曹操抓去当妾的说法,也就不攻而破了,貂蝉是绝对不会屈于曹操的,屈于这个杀了自己丈夫的人,也谈不上屈,因为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已经没有计划了,也就是说,她可以随自己所愿了。

你们也许会说,貂蝉怕死,所以会屈于任何人,那就更好笑了,当王充把这个计划告诉貂蝉的时候,貂蝉应该会知道,这个是带有一定危险性的吧,如果被他们发现,那她小命不保,就算现在发现不了,日后也会发现,她既然知道危险,还敢接受,说明什么,说明她当然不怕死。 在古代,这种女子,也算是

“英女”了...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辩驳关公月下斩貂蝉那种无聊的说法罢了,也顺带抗议人们把貂蝉和关羽拉在一起,更希望大家不要在受这种无聊的说法的毒害!当然这篇小说,也完全没有诋毁吕布的意思,只是说,让它更神话,更浪漫一些罢了,如果天天都是吕布与貂蝉,就像天天吃咸菜,固然是枯燥无味的。

传说归传说,传说都是众说纷谈的,到底历史真实性,其实还是难考呢!要是什么都考出来了,还会有传说吗?

滚滚长江东逝水,赵云和貂蝉,也只不过是传说罢了,只是比关羽和貂蝉,更容易接受,更英雄和美女一些罢~

第一章:

话说吕布在白门楼被处死后,曹操忙派人稳住吕布家眷,并抓过家丁问之貂蝉住所,原来,曹操早对貂蝉的美貌有所听闻,在得知貂蝉现乃吕布之妻,更是恨不得马上将其夺过来,今吕布已死,貂蝉不就是自己的囊中物了吗?这么想着,曹操色心大发,顾不得礼节,直接扑入貂蝉住所。

一进门,他便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芳香,他一面狠命的吸着,一面四处寻找着貂蝉,可惜的是,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曹操大怒,冲出房间,忙叫来守卫讯问。却见一守卫答曰:“不曾有人出来,也不曾有任何响声。”

此时,曹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怕是趁城破之时,混入逃亡百姓,跑出城去了吧。这么想着,曹操很是感叹:难道我曹操与这个天下第一的美女无缘了吗?

却说貂蝉,的确如曹操所料,一听说城破,便知大势已去,自己夫君吕布也命不久矣,遂又想到曹操这个好色之人,肯定不会放过她,便顾不得哀伤,粗粗的打理了一个包裹,带上了吕布的定情物:狮形玉佩。换了身百姓衣服,用丝巾蒙住面,随着逃亡的百姓,匆匆离开了。

逃出城后,貂蝉望着一望无际的大山,心里不知所措,该去哪里呢?自己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若是到处流浪,自己这般容貌,定会遭遇不测,唉,生的这般美丽的容貌,也未必就是非常好的啊!貂蝉望着茫茫大山,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这般战乱逃亡,胆战心惊的日子已经过惯,何不隐居于山间小屋,幽静地过完下半生呢?这么一想,貂蝉便急急奔山中而去。

且说走走停停,这一日,正想找一农家稍作歇息,却不料遇到了山贼,为首一人贼眉鼠眼,远远望见一女子,身材婀娜多姿,面容却用丝巾围住,甚是好奇,便将其围住,貂蝉不知所措,心中甚是惊恐,贼门嘻笑连天,正欲非礼,却听见一声大喝,声如洪钟,沉稳有力:“住手,休得无礼!”众贼闻声望去,乃是一骑白马,戴银盔穿银甲的年轻将军,却见此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姿颜雄伟。那山贼笑道:“你乃何人,敢阻挡我们黑山寨干好事?” 却见这将军答曰:“吾乃常山赵子龙是也,汝等小贼,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该当何罪?”那山贼更是轻蔑道:“无名小卒,还不乖乖受死!”说罢便怪叫一声,拍马舞刀而来,却见那赵云,不曾动,待山贼逼进,只一枪,便将其刺下马来,众喽罗见头目被杀,皆逃散而去。

却说貂蝉,受到惊吓与紧张过度,已经瘫倒在地,赵云忙下马,将她扶起道:“此地路上艰险,姑娘何故孤身一人而行呢?若是姑娘不弃,烦请告知子龙住所,子龙当先护送姑娘前行,否则,恐路上不安全矣。”貂蝉晃了晃神,道:“小女谢过将军救命之恩,家已不远,不便劳烦将军了。”赵云笑道:“既是如此,那还望姑娘多多小心,子龙当先告退了。”说罢便上马,正待要走,貂蝉忙叫住,道:“将军等等,还望细告知小女姓名,日后必当酬谢!”赵云潇洒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说罢,便轻甩白马,扬长而去!貂蝉望着赵云远去的背影,思道:此人真大丈夫也,希望日后还能相见。

第二章:

话说赵云走后,貂蝉便独自一人,继续往山上而去,行了几里,便看见了一户人家,屋顶上还冒着炊烟,貂蝉左顾右盼,见此地再无人家了,而行走了如此多路,肚子又饥的荒,便轻轻敲响了门,只听到一个妇人颤抖的声音道:“大王,我家已再没值钱的东西了,请放过我们吧,我们唯一剩下的,只有几两米了。”貂蝉心一沉,便知,那妇人口中所说的大王,乃是那几个山贼罢,于是她便轻轻道:“请开开门,我并不是什么山贼,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因为和家人失散,故流浪到此罢了,想讨口水喝。”那妇人一听,便轻轻的打开了半边门,见貂蝉蒙着丝巾,遂惊呼道:“啊,女贼!”正待关门,貂蝉已是抢先一步,闪入屋去。那妇人一见,忙跪地顿首曰:“饶了我们吧,我们真没什么了。”貂蝉轻扶起那妇人,揭下丝巾曰:“夫人,我并不是什么女贼,只是一普通女子罢了。”

却说那妇人,颤抖着抬起头一看,不禁惊讶万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貌美女子!只见她身姿俏美,细耳碧环,眉清目秀,艳而不妖,樱桃小口上嵌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朱唇微启,时而妩媚,时而娇弱:不仅男人见了,能黯然销魂,失魂落魄,就连那妇人,都倾倒惊羡于她的美貌之中。

那妇人定了定神,道:“姑娘,真不好意思,因为这里山贼猖獗,姑娘又蒙着丝巾,故把姑娘误认为女贼。”貂蝉笑曰:“夫人何必客气,小女子也知晓呢,刚刚来的时候,还碰到那,亏得一位年轻的将军相救。”那妇人问道:“年轻的将军,莫不是骑白马,披白甲,戴银盔的那位?”貂蝉道:“正是,难道夫人认识他?”那妇人面露喜色道:“是啊,亏得那位将军上次相救,我的那袋米,才没被抢去。”貂蝉道:“那那位将军叫什么?是什么地方的呢?”那妇人道:“如果没记错,他应该叫赵云,好像是常山真定的。”“哦,赵云。”貂蝉将他的名字深深的记了下来。

却说妇人望见貂蝉在沉思,便道:“姑娘和那位将军有交情?”貂蝉的面颊红了红,道:“哪呢,只是在想,日后怎么报答救命之恩。”说罢,抬起头,见那妇人还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便道:“夫人,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有东西?”那妇人笑道:“不是,我是看姑娘这般美若天仙,真是世间少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就连我这面老珠黄的妇人,都快被姑娘所倾倒呢。”貂蝉的脸颊上立刻飘起了两片红晕:“夫人别取笑我了,其实这般美貌并不是非常好,你看我现在还须时刻围着丝巾那,其实,要是可以,我还想做个普通的女人,只要拥有一般的容貌便好了。”那妇人笑了笑,道:“光顾着说话了,还不知道姑娘的姓名那?”貂蝉道:“小女子姓貂,名蝉。”“哦,貂蝉姑娘,你一定饿了吧,家里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就给姑娘煮点小粥,如何?”貂蝉忙道:“夫人太客气了,其实我流浪到此,能得到一口水喝便不错了,何敢谈挑剔。”

却说半盏茶的功夫,那妇人便煮了粥,端了上来,道:“姑娘这般流浪,也不是办法,要不暂住我家,如何?”貂蝉这才细看了这间茅屋,不足六十平方里的房子里,只有一间房间,条件很是简陋。貂蝉自思曰:这位好心的夫人如此贫穷,能给我饭吃便不错了,我怎么还能拖累她呢,如果多住几日,只会让他们的负担加重罢了。遂道:“不必了,我还要赶路呢。”那妇人道:“去哪儿呢?姑娘不是在流浪么?”貂蝉正值语塞时,突然灵机一动,忙说:“去常山真定呢。”那妇人笑道:“姑娘还说和那位将军没交情,这不,还急着去找他,这不仅仅是为了报恩吧?”貂蝉煞时又红了脸。那妇人乘机火上添油道:“看吧,脸都红了,呵呵,不过没关系,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这般呢,不过那位将军,能攀上姑娘,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姑娘这般容貌,真是美死他了。”貂蝉此时早已羞红了脸,嗔怪道:“夫人别取笑我了,我还不知道常山真定怎么走那。”那妇人继续笑着道:“真不知道,你们姑娘家在想什么,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常山真定已经不远了,就差三十余里,不过话虽如此,今日天色已晚,我丈夫今晚亦不会回来,你就暂且在此住一晚,明日一早在赶路,也不迟啊。”盛情难却,貂蝉推辞不过,只好住下了

第三章:

入夜,貂蝉在床上翻转难眠,因为她心里面一直飘荡着一个字:吕布。是啊,在王充把她献给吕布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对吕布仅仅是为了演戏,对于董卓,那可真是厌恶,可是,当她看见吕布那么拼死拼活的为了自己的时候,她心中除了高兴,还有种喜悦。高兴在于计划终于成功了,不负义父对自己的期望。喜悦是,那个”天下无敌”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喜欢自己,爱惜自己,答应为自己做任何事,他吕布何曾对待下属这么温柔过,就连自己的爱将,他吕布也是不冷不热的,而对自己,却是无限温柔,无限呵护。

其实,计划归计划,当王充告诉她,她首先要献身于董卓的时候,她还是很讨厌的,甚至想放弃,想想董卓那种肥胖的身躯,和满脸的刺胡,加上那对贼眼,真是很难以让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少女接收的,而吕布呢?他那虎眉,鹰勾鼻,一双傲视天下的眼睛,那英俊的脸庞,是多少少女所向往,所倾倒的啊!虽说她貂蝉不喜欢吕布这样的好色之徒,但是在必需选择的时候,她还是希望首先献身于吕布,而不是董卓,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在乱世中,女人只是受害者啊,甚至是战争的礼物。

貂蝉翻了个身,继续思道:还记的自己被董卓蹂躏的那晚,他张着血盆大口,滴着口水,向自己靠来,是多么的恶心,自己还是强忍着恶心,默默的承受着,当无法承受时,她便想着义父对自己如何好,如何辛苦将她抚养大,为义父,为国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又算什么呢?尤其是董贼那刺胡,刺在自己娇嫩的肌肤上,是多么痛苦,就像无数钢针刺一样,最后,当那该死的老贼没力气的时候,她又是多么高兴,就像终于重见天日一样。而吕布呢?想到这里,貂蝉的面颊微微一红,想想吕布把她夺来的那晚,是多么的疯狂,他像一条恶虎,如饥似渴,在她身上猎食,而自己呢,也完全没有一丝厌恶的感觉,甚至愿意承受。想着吕布满脸汗水,还楠楠地直呼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貂蝉不禁笑出了声,董卓和吕布本来就是不同的人嘛,在董卓的身下,只有痛苦,而在吕布的身下,却有着快乐。

“唉!”貂蝉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微烫的面颊:如今,这都是后话了,吕布已经死了,他死了!貂蝉突然感觉有热热的东西,从眼里流出,流下面颊,流进了她那诱人的小嘴中,自己怎么会为他而哭呢?为这个“计划”的男人。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敢肯定,自己已经爱上他了!尽管他有很多的缺点,他好色,他背信弃义,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深爱着自己!

他对自己是呵护倍加的,他是很在意自己的:天凉时,他曾温柔的对自己说:“蝉儿,天凉了,加件衣服。”不舒服时,他曾惊慌的说:“蝉儿,要不要紧,我带你去看医师。”自己生气时,他曾讨好的说:“我给你当马儿骑,快来,我的好蝉儿,别生气了。”其实,吕布是非常爱自己的!在乱世中,女人只是祭品,女人的地位更是不堪一提,而他这个“天下无敌”的男人,却是这么在乎她,爱惜她,像捧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一样呵护她,她应该感到高兴!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她也变的关心起吕布了,当吕布出战时,她也会轻轻的说一句:“将军,小心!”也许是这个时候,自己对吕布的爱,已经是真真切切的了,而不再拘泥于演戏!

昏昏沉沉的,貂蝉正待要睡去,突然心底又响起了一个名字:赵云!我真的要去找他吗?貂蝉在问自己,回想起来,赵云的面容不比吕布差,甚至可以说,比他还英俊。但是,自己为什么要去找他呢?和他不过是一面之交罢了,而且身份又那么特殊,一个是救命恩人,一个是被救者。算了,反正自己也没地方去,满去常山看看也无妨,已经不远了,一来当报恩,二来看看有无合适自己的山间小屋。貂蝉这么一想,心里踏实了,便昏昏沉沉的睡了去。

是夜,星光照耀,月儿静静的躺在那里,月光溢了进来,照耀在貂蝉那美丽的脸暇上

第四章:

第二日一早,貂蝉吃罢饭,辞别那位好心的妇人,便独自上路了,行了二十余里,忽闻马蹄“得得”声,心里不禁有些欣喜,疑是赵云来了,定睛一看,又失望万分,马上乃另一名男子,却见这名男子细眉小脸,眉清目秀,他见一位蒙着丝巾的姑娘向他走来,便勒住了马,警惕的握紧了马上的剑,道:“姑娘,有何指教?”貂蝉想了想,便道:“将军可知 常山真定,如何走?”却见那名男子稍稍放松了点警惕,道:“不远,就在前面,姑娘是什么人,何故蒙着丝巾,莫不是黑山寨的?”貂蝉笑了笑,道:“呵呵,将军误会了,因为小女脸上有疤,不便见人,故蒙上丝巾,不是什么女贼。”“哦,原来如此。”那名男子将握剑的手放了下来,道:“姑娘,我也是常山真定的,刚好顺路,要不要我送你一程?”貂蝉道:“多谢将军美意,不劳将军了。”那男子笑道:“姑娘何必客气,既是顺路,而我正巧有马,便送你一程罢。”貂蝉望了望烈日,擦了擦额边的香汗,道:“既是如此,那便麻烦将军了。”那男子伸出手,将貂蝉拉上了马:“姑娘言重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姑娘可要坐好了。”貂蝉上了马,道:“还不知将军姓名呢?”那男子一边骑着马,一边道:“我呀,其实也不是什么将军,不过是布衣罢了,只不过现在在等待时机,看准了哪天,再准备去投军,我复姓夏侯,名兰,对了,还不知姑娘芳名。”貂蝉轻轻道:“小女姓貂,名蝉。”“哦,那貂蝉姑娘去常山真定干什么呢?”夏侯兰问,“去找人,他的名字叫赵云。”貂蝉淡淡的说。“赵云啊,我认识啊,他是我的朋友,我们从小玩到大的,后来啊,他也去投过一次军,因为不顺,便回来了,现在好像还在找一个叫什么刘备的人呢,真是固执,姑娘找他有什么事啊?”“唉,实不相瞒,是去报恩的。”貂蝉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和父母失散,流浪到此,多亏赵云将军救我一命。”夏侯兰道:“原来如此,赵云为人的确不错啊,在家的时候,除了帮助乡里乡亲做事,出外还经常打抱不平呢,他的理想啊,是解民于倒悬,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啊,相比之下,我就不行喽。”貂蝉的心动了一下,但是很快,这种感觉便消失了。

不久,他们便到了常山真定,貂蝉发觉其实这里并不是非常大,但是,依山绕水,风景很是不错,的确是个隐居的好地方,遂动了恻隐之心,打算在这里住下。那夏侯兰也甚是热心,一下马,便大呼道:“赵云,有姑娘来找你了!”恐是别人都听不到一般,貂蝉顿时红了脸。

却说赵云正在喂他的白马呢,听到叫声,忙赶过来,道:“什么姑娘找我?”却见此时的赵云,也是红着脸,一边说着,一边把夏侯兰拉到一旁:“你小声点好不好,被乡亲听到,多不好。”夏侯兰无所谓道:“这有什么,不就一个姑娘嘛,不过听说她是来报恩的,人家姑娘有情有意,你可别辜负她了。”“去去去。”赵云擂了夏侯兰一拳,道:“别乱说。”此时赵云才细细打量貂蝉,但始终是蒙着丝巾,只能看到她一双清澈而柔媚的眼睛,心里很是疑问。

却说貂蝉见赵云呆在那里,便向前一步道:“将军不认得小女子了?小女子就是上次幸得将军营救的人啊。”赵云这才憨憨地笑了笑,道:“呵呵,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还忙活姑娘千里迢迢的赶来,真是小题大做呢。”貂蝉伤心道:“不瞒将军,其实小女子是流浪到此呢,因为和家人失散,故到处流浪。”赵云收起了笑容,道:“那姑娘以后有何打算?”“不知呢。”貂蝉哀伤的看了赵云一眼,却被他那如火般炯炯有神目光镇住了,赵云向前一步热心道:“如若不弃,暂时住在这里如何?”“这...”貂蝉犹豫了。“住就住呗,没什么好犹豫的,刚好赵云家有多出的一个房间,你说是不是啊,小云?”夏侯兰嬉皮笑脸的看着赵云,赵云正色道:“小兰,你别乱说,人家姑娘正愁着呢,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貂蝉自思曰:不若暂住一些日子,也好观望四周有无理想的房子,我看赵云还是满君子的。想罢,便吞吞吐吐道:“既...是如此,那...便麻烦将军了,只是过些日子,还需将军带我出山,再去寻找父母。”赵云思曰:可怜的姑娘,既是已经失散,而现在又正值乱世,恐怕已凶多吉少,怎么还可能找得到呢?但是现在还是暂时答应她,免得她再去流浪。想罢,便干脆道:“没问题,姑娘休息几日,调养好身子,云必带你出寻!

第五章

却说貂蝉答应住下后,赵云便带她到了他的房子,只见这是个普通的小茅屋,里面有两间房,一间大,一间小,大的那间集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样子,已经好几个月没人住了,赵云一边打扫,一边道:“不好意思,姑娘,这个原是我父母的房间,后来我父母过世了,这个房间便没人住了,虽然看上去脏了点,但是打扫打扫,就会很干净了。”貂蝉道:“小女子已无住所,将军肯让小女子住几日,小女子便感激不尽了,何敢谈挑剔?”赵云笑了笑,道:“对了,还不知姑娘姓名呢。”貂蝉眨了眨媚眼,轻轻曰:“小女子姓貂名蝉。”“哦,貂蝉姑娘,我叫赵云,不过姑娘好像已经知道了,呵呵。”貂蝉“吃吃”一笑,道:“山间的人好像都会认识将军,将军的名字已经人人皆知了呢。”赵云忙道:“姑娘别取笑我了,我只是做了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貂蝉拿了块布,捋了捋袖子,露出了白皙的手臂,帮赵云一起打扫起来,赵云急曰:“不劳烦姑娘了,姑娘是客,我是主,怎么能反客为主呢?”貂蝉笑道:“这些事,还是由妇人来做吧。”

赵云推辞不过,只得答应。赵云见貂蝉还蒙着丝巾,便道:“恕云冒味一问,不知姑娘何故一直蒙着丝巾?”貂蝉拉了拉丝巾,曰:“不瞒将军,小女子因天生脸上有块疤,故一直蒙着丝巾。”赵云道:“姑娘何必在意,美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小时候,父母就常对云说,如果一个人的心灵是邪恶而黑暗的,那他(她)再美,也不过是妖罢了。”貂蝉的心微微一沉,道:“那,世间美貌的姑娘,都是妖了?”赵云忙道:“当然不是,若是心灵好,面貌好,那是最好不过了,只是世间少有啊。”貂蝉面颊红了红,狠狠的磨了磨桌子,不想桌上有块尖利的刀片,将她的手划了一道口子,殷红的血,顷刻便从她光滑而白皙的小手中溢了出来。“呀!”貂蝉惊呼一声,赵云忙赶了过来,道:“姑娘,怎么了?”貂蝉忙将自己的樱桃小口对到伤口上:“没事,碰到了刀片,流了点血。”赵云将她的小手拉了下来,道:“怎么这么处理伤口,等着。”说罢,便放下了布,急急找来了绷带,轻轻的握着貂蝉的手,细细的包扎起来。貂蝉红着脸,道:“小女子自己来便可,无须劳烦将军。”赵云笑道:“貂蝉姑娘,你呀,就是太客气了,像这个事情,你一只手,怎么方便呢?还有,你以后也别将军将军的叫,就直接叫我赵云便行啦。”貂蝉笑了笑,道:“将...不,赵云,你继续打扫吧,别管我了,我没事的。”赵云不放心的看着伤口道:“好吧,貂蝉姑娘,你也别干了,好好养伤,这里就交给我了。”

不久,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赵云满意的看着打扫干净的房间,疲劳一扫而光,他擦了擦汗,道:“貂蝉姑娘,这样你还满意吗?”貂蝉笑道:“赵云,你太客气了,这样已经很好了,小女子能受如此待遇,当真感激不尽呢!”赵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道:“貂蝉姑娘,既是如此,你便好好整理一下吧。”

赵云走出了房子,狠狠的吸了口外面那清新的空气,便将手指放进嘴里,吹了个啸儿(口哨),那声音很长,也很悦耳,以至于树上的鸟儿都“扑拉扑拉”的拍着翅膀飞了出来。除了“扑拉”声,还有马儿的“得得”声,由远到近,不一会儿,便到了赵云的跟前,亲昵的用脖子,蹭着赵云的脸,这匹雄壮的白云马,便是赵云的坐骑,赵云拍了拍马头,便翻身上马,随即夹了夹马肚,那马便向后山奔了去。

越向后山,赵云的心情便越是沉重,因为后山,埋葬着他的亲生父母啊!赵云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便不在了,大一点时,父亲便将他送往了书塾,当时家里没什么钱,又正值战乱,赵云虽用心读书,无奈书塾因交不起官税,而被迫关门了,一路上,赵云都看到穷苦的百姓被官兵和土豪欺负着,而回到家,却又看到了更惨不忍睹的景象:父亲也因交不起官税,被打的奄奄一息,他忍着一口气,对赵云说道:“云儿,不要为我报仇,你要好好习武,日后效忠个好君主,多为老百姓做事,解民于倒悬,不要让官兵和土豪再压迫我们了,还有,将我安葬在后山,你母亲的旁边。”说完,便断了气,赵云含着泪,忍着失去亲人的伤痛,将自己的父亲安葬了起来,随后,便擦干了眼泪,牢记父亲的话,认真的学起了武!

解民于倒悬!赵云坚定地望着凄苦的百姓,认真的记着,将他做为了人生奋斗的目标

第六章:

马儿“得得”赵云转眼便到了后山坟地,他轻轻的下了马,拍了拍他的坐骑,那匹雄壮的白云马便乖乖的走开吃草了,但是它还是回头望着自己的主人。

赵云站到坟前,只觉得脚有千斤重,站立不稳,而后,一股热热的东西,便从他那英俊的脸庞上滑了下来,赵云跪了下来,用手狠狠的拨开了泪,哽咽道:“父亲,孩儿不孝,没能将您照顾好,孩儿现在已经紧记你的话,用心学武了,但是孩儿无用,不能投奔好君主,后来虽遇到一个叫刘备的明君,且相见恨晚,但是现在却又寻得不到,孩儿真是无能啊!不过孩儿不会放弃,也不会辜负您的,父亲,您便安息吧,孩儿一定会将您的教导铭记在心得!”

说罢,赵云便深深地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又向母亲的牌匾磕了三个头。随后,赵云便怀着沉重的心情,骑上了马,往回而去。

却说赵云刚进了家,便闻到的饭菜的香味,定睛一看,桌上竟然已经摆了满满的一桌菜,貂蝉正笑盈盈的看着他,随后,便道:“看赵将军出去多时,一定饿了吧,貂蝉不才,做了点饭菜,要是不可口,还望赵将军别见怪。”赵云感激的看着貂蝉,(看着她那美丽而又动人的眼睛)突然有了种家的感觉,是啊,现在他赵云虽然二十有余,可是长年征战,根本没空娶妻纳妾,自从公孙瓒死后,赵云回到家乡,虽也有人说媒,但是都被赵云婉言谢绝了,他觉得,如果妻子跟着他,也只是过着苦日子,甚至还会连累她,他不忍心糟蹋人家姑娘,便还未娶妻,其实,他赵云何曾不渴望妻子啊,渴望在他累得时候,妻子来服侍他,在他不高兴的时候,妻子来哄他,在他快乐的时候,妻子能同他一起分享,在他空虚的时候,妻子能让他快乐。可是,他还是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坚守着在那个时代,看似荒唐的信念!

赵云正在埋头品尝,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抬起了头,道:“貂蝉姑娘,你还没吃吧,还不一块来吃?”貂蝉看着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道:“不了,我吃过了。”赵云看了看貂蝉那蒙着丝巾的脸,便道:“貂蝉姑娘,云不会在意你的美丑的,其实你无需一直遮掩的,像你这般灵巧的手艺,赵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你的长相呢?”貂蝉面颊微微一红,赵云急道:“不是,我是说,姑娘的手艺非常好,烧出的菜,真是非常可口呢,像你这般手艺,就算丑了点,又算什么呢?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夫人,就心满意足了。”貂蝉的脸更红了,她轻轻的别过脸,道:“赵将军...”只见赵云也憋红了脸,满脸急汗,道:“不是...不是...我是说...哎呀,貂蝉姑娘,你就别为难我了,我对于女子,还真不会说话那。”貂蝉捂着嘴,“吃吃”笑道:“好啦,赵将军,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啦。”赵云这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道:“呵呵,不瞒姑娘,云尚未取妻呢!因为长年征战,一来没空娶,二来,怕是苦了哪家的姑娘,和我长年过穷日子。”貂蝉道:“像赵云将军这般男人,真是世间少有啊,还会为我们这些妇人着想,呵呵。不过像赵云将军这般堂堂仪表,只怕是很多姑娘所喜爱的呢。”赵云红着脸,道:“姑娘别取笑我了,快来一起吃吧。”“哎呀,赵云将军,你就别担心我了,其实我是真的吃过了啦。”赵云劝说不过,便道:“既是如此,云便自己吃了,姑娘可别委屈了自己啊。”

入夜,貂蝉拴好门,便拆下了丝巾,露出了那张娇美而惊艳的脸,说也怪,刚才皎洁而明亮的月儿,顷刻便躲进了云里,而外面的秋虫,顷刻也没了叫声,刚才还明亮的夜晚,此刻已是黑漆漆,静悄悄的了,唯有一缕缕轻风,轻轻的吹拂着。貂蝉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便从衣兜里掏出了狮形玉佩,痴痴的望着,她仿佛又望见了吕布的音容笑貌,仿佛吕布那潇洒的笑声还依稀存在,那英俊的脸庞,那威武的身姿,还有和她亲昵的呢喃声...

“唉!”貂蝉轻轻的叹了口气,回想着和吕布的点点滴滴,与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不禁蓦然哀伤。

“叩叩”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貂蝉的思绪,她在那狮形玉佩上吻了一下,便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兜里

第七章:

貂蝉一面蒙上丝巾,一面道:“谁呀?”只听得门外赵云那雄厚的声音传来:“貂蝉姑娘,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今日我在房里捡到一花形玉簪,不知是不是你的。”貂蝉摸了摸秀发,才知自己头上的确少了支簪,她轻轻的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赵云那俊美的脸。貂蝉道:“多谢赵将军,没想到赵将军真心细那。”赵云红了红脸,道:“呵呵,是你的我便放心了,因为我们赵家从未进过女子呢。”貂蝉笑道:“既然如此,小女子便多谢将军了,时候不早了,赵将军还是早点休息吧。”赵云道:“嗯,姑娘也早些休息吧。”

送走赵云,貂蝉又重新关好了门,摘下了丝巾,松了口气,不知怎么搞得,她竟然有点心跳加快呢!她抚了扶胸口,重新坐在窗前,窗外的月儿,还是没出来,躲在黑黑的云层里,但是,却有点朦胧的月光,轻风还在微微的吹拂着,时而荡漾着桂花的香味......

这一夜,貂蝉睡的很甜,因为,她梦到了吕布。他拉着自己的手,将她带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这里没有战争,没有外人,只有他们俩,吕布扔掉了他手里的方天画戟,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紧接着,吕布低下了头,(他是那么高,以致于貂蝉要轻轻的踮着脚才能接受他的拥抱)深情的注视着她,此刻,貂蝉已经能深深的感觉到吕布的那股强烈的男性气息了,吕布又将脸压低了,他要吻自己!貂蝉对自己说道,不竟有些“小鹿乱撞”了,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至少在自己献身以后。

貂蝉轻轻的闭上了眼,抿起了樱桃小口,准备接受吕布的吻。“貂蝉姑娘!”一声雄厚的声音传来,貂蝉忙睁开眼,惊恐的顺着声音望了过去,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赵云!

“啊!”貂蝉惊的坐了起来,这才发觉是个梦,她望望窗外,已是早上,几只鸟儿已经早早地在窗外那棵桂花树上叫唤着,“唧唧喳喳”很是欢乐,要是能做小鸟该多好。貂蝉回过神来,捋了捋云鬓,摸了摸额角,已经渗出了层层细汗。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梦里会出现赵云的身影呢?貂蝉下意识的拉了拉被裹,思道:这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心底,还有昨晚那个反常的表现,难道...貂蝉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面颊在微微发烫,她忙爬起了身,打了点冷水,敷上了脸上,接着,她将桌上的铜镜摆正,面对着自己的脸,镜子里印着得还是那张娇美而惊艳的脸,还是那么美丽,那么倾国倾城。貂蝉拿起了木梳,慢慢地梳理着微微零乱的秀发,陷入沉思...

“貂蝉姑娘,起来了吗?”门外赵云那雄厚的声音再次响起,貂蝉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她忙答应道:“已经起了。”接着,便匆匆起身,开了门。

“貂蝉姑...”赵云此刻看呆了,嘴巴张得老大,只觉得合不上了,话也说不出,貂蝉正欲问赵云何故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时,才发觉,自己匆忙间,已忘记蒙上了丝巾!而此刻,站在赵云身后的,还有一个和他同样惊愕的人,那就是:夏侯兰!

第八章:

却说貂蝉自知相貌败露,忙道:“貂蝉长相丑陋,今日无意败露,甚是有愧!”夏侯兰吞吐道:“貂...貂蝉姑娘不是...不是言脸上有伤吗,今日如何...?”不待貂蝉答腔,赵云忙抢先答曰:“没想到貂蝉姑娘竟是如此美貌的女子,难怪要以丝巾而围之。”貂蝉叹了口气道:“是啊,蒙着丝巾,亦是为了提防啊,本以为美貌好,如今看来,美貌只会是祸害而已。”话到伤心处,貂蝉不禁潸然泪下,情真意切,夏侯兰刚刚身体的那股欲火,顷刻便没了踪影,而此刻赵云亦正色曰:“貂蝉姑娘,云向你保证,绝不外传,而云亦保证,若是貂蝉姑娘在此一日,便无人敢伤害你一下,云以生命担保,只要尚有力在,必誓死捍卫姑娘!”貂蝉止住泪道:“赵将军无须如此,貂蝉明日便走。”赵云严肃道:“姑娘莫不是不信我这个七尺男儿?”貂蝉忙道:“不是不信,而是小女子担当不起啊。”赵云道:“何出此言,云只不过尽点微薄之力罢了。”貂蝉道:“既是如此,请受小女子一拜。”说罢正欲跪膝而拜,赵云忙扶起曰:“姑娘无须如此,快快请起。”

经历了上午的风云,赵云每日便绰枪在手,就算睡觉,亦是将枪立于床头,貂蝉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思曰:赵云真乃大丈夫也。

这一日,赵云正待睡去,夏侯兰于远处招手,曰:“子龙速速前来,我有事相告!”赵云放下银枪,走了上去,道:“这么晚了,兰兄有何事?”夏侯兰红了红脸,道:“实不相瞒,自从见到貂蝉姑娘第一面起,便喜欢上了她,这几日甚是相思,只求能见一面,诉说相思之苦,望子龙你帮我转告,明日晚在小山亭上相见。”赵云想了想道:“兰兄,这不太好吧,人家姑娘固然美貌,但是切不可被美色所迷惑啊!”夏侯兰怒道:“你我兄弟这么多年,难道不相信我吗?我只是想找貂蝉姑娘说几句话罢了,难道这也不行?”赵云无奈,只得曰:“既是如此,我便替你转告,但是你切记,不可乱来啊!”夏侯兰道:“知道便是。”

话说第二日,赵云便转告夏侯兰之事,貂蝉道:“夏侯将军找我说话这里便是,何故到小山亭去?还是夜晚,如此不好吧。”赵云笑道:“貂蝉姑娘且放心去,云在后守着便是,夏侯兰乃我多年兄弟,我们少小相知,我深明他为人,应该无事。”貂蝉笑道:“既是赵将军担保,貂蝉便放心了。”赵云的脸红了红,道:“貂蝉姑娘过奖了。”

是夜,貂蝉如期来到小山亭,只见夏侯兰正四处观望,貂蝉上前,道:“夏侯将军,找小女子有何事?”夏侯兰望见貂蝉,心中甚是心喜,道:“不瞒姑娘,兰喜欢姑娘已久,今日便想向姑娘诉说相思之苦。”说罢,夏侯兰便逼近一步,貂蝉忙后退一步道:“夏侯将军何出此言,让貂蝉措手不及,容我想想再说。”说罢,便要走,夏侯兰已抢先一步,抱住了貂蝉,貂蝉忙挣扎曰:“夏侯将军何故如此无礼,枉费我如此看好你。”此刻,夏侯兰望着貂蝉那婀娜多姿而又俏美丰满的身材,嗅着貂蝉的体香,只觉得浑身燥热,欲火焚身,便不顾一切的狂吻起来,貂蝉一面挣扎,一面思道:赵云将军不是说在后守望的吗?何故如此不守信!”

貂蝉此刻才发觉,是不是她太看重他了,看错了赵云...

第九章:

却说貂蝉正待绝望,忽听一声大喝,将她渐渐黯淡的心重新唤了起来!就像一根救命的火把,点燃了貂蝉的心扉。

却见此声,雄厚有力,定睛一看,乃是赵云。原来,赵云自持与夏侯兰少小相知,交情甚好,很是相信夏侯兰的为人,便没有照原计划,尾随貂蝉而去,后来,赵云左思右想,觉得不对劲,貂蝉这般美貌,不是一般男人所能抵御,(就连他赵云,也差点受不了了呢)更何况夏侯兰呢,况且他又主动承认喜欢貂蝉之事,想到此,赵云赶忙绰枪上马,追至小山亭,不想,却真发生了这等事!

且说赵云大喝道:“夏侯兰,你在干什么,快放开貂蝉!”夏侯兰见是赵云,遂放开貂蝉,含恨而去。赵云见貂蝉还在那嘤嘤哭泣,便赶了过去,俯身道:“赵云罪该万死,未保护好貂蝉姑娘,还望貂蝉姑娘恕罪!”貂蝉止住哭,抬起了脸,道:“赵将军千万别这么说,貂蝉能蒙受将军两次的救命之恩,实在是大幸呢。”却见此时的貂蝉,微蹙双眉,泪珠轻悬,似堕非堕,泪珠含在她的媚眼里,像一颗颗珍珠,樱桃小口微微开启,不时的娇喘着,吐出阵阵香气。赵云也看呆了,半天才反映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忙扶貂蝉上马,往回而去。

待赵云将貂蝉送回房去后,才长舒了一口气,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思道:夏侯兰乃我知心朋友,平日行为举止都甚是正派,竟也会做这等事,看来,貂蝉姑娘的魅力不小啊。想到这里,赵云又纳闷道:“为何自己却能如此心如止水呢?”其实,赵云还不知道,因为自己心无杂念与邪恶,又非色迷心窍之辈,才能如此稳重,如此沉着冷静,这样的当世英雄,可是少之又少呢!

第二日,赵云便被一阵喧闹之声吵醒,定睛一看,乃是夏侯兰,持剑立于桂花树前,旁边乡里乡亲围了一圈,喧喧嚷嚷,很是热闹。赵云穿戴完毕,便出来抱了拳道:“夏侯兰兄,有何事吗?何故持剑立于此呢!”却见夏侯兰慢慢抬起那张黑瘦的脸,严肃道:“赵云,我想与你决一胜负,赢的人将得到貂蝉。”赵云惊了惊,道:“什么,兰兄,你说什么!”夏侯便又郑重的申明了一遍,赵云瞪大眼睛,紧锁浓眉道:“不,这不可能!”“已经由不得你了!”夏侯兰大喝一声,持剑冲了过来,旁边的乡亲们一阵惊呼,赵云只觉得有剑气直劈下来,他一皱剑眉,一转身,便躲了开来,夏侯兰穷追不舍,一个“恶虎掏心”直刺过来,赵云一边躲闪,一边道:“夏侯兰,你怎么会如此,以前你并不是这样的!”夏侯兰道:“无须再谈以前,现在才是最重要,我夺得貂蝉,才是最重要啊!”赵云道:“夏侯兰,你变了,为了一个女子,你竟然变成了这样!”夏侯怒吼道:“你懂什么,世间如此美貌的女子,只有一个,乞能轻易到你手上,被你抢走?”赵云躲着夏侯兰的剑,看着时机,一把擒住夏侯兰执剑的手道:“兰兄,你误会了,我并没对貂蝉姑娘做什么,也没打算做什么。”夏侯兰冷笑道:“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都别说,你现在唯一可做的,只有战!”说罢,一抬腿,欲踢开赵云,赵云急避,被夏侯兰挣脱开来,夏侯兰正欲在劈,赵云忙喝道:“且慢,既是要战,也需待我把武器拿来。”夏侯兰冷笑道:“既是输,何须谈武器,但是看你心诚的份上,便成全你!

当所有英雄脱下裤子说的台词:有点污

后羿脱下裤子说:太阳被我射息火了,所以今天是周一

张飞脱下裤子说: 所谓英雄,就是比普通人更变态的变态

典韦脱下裤子说:身体沉睡的野兽觉醒了

貂蝉脱下裤子说:在想什么低级的事情呢

程咬金脱下裤子说:一个字,干

吕布脱下裤子说:我的貂蝉,在哪里

貂蝉脱下裤子说:非礼啊!

荆轲脱下裤子说: 想叫就叫吧,反正是最后一声了

安琪拉脱下裤子说: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妲己脱下裤子说:jb是什么?

鲁班七号脱下裤子说: 借你们的肉体,试验一下新发明的威力

老夫子脱下裤子说:要像好色一样好学

程咬金脱下裤子说:让我们亲热亲热

芈月脱下裤子说:征服了男人也就征服了世界

孙尚香脱下裤子说:淑女什么的,才不屑呢

武则天脱下裤子说,朕偶尔也想任性一把

高渐离脱下裤子说:该我上场表演了

貂蝉脱下裤子说(圣诞皮肤):平安夜想要和你一起度过。

吕布脱下裤子说(圣诞皮肤):看你孤单寂寞冷,就勉强陪你过个节。

吕布脱下裤子后说:在方天画戟面前,能坚持到3秒的,才算真男人!

花木兰脱下裤子说:姐来展示一下高端操作!

悟空脱下裤子说:取经之路就在脚下

宫本脱下裤子说:告诉你个秘密我是无敌的

李白脱下裤子说:你的水,让我诗性大发

墨子脱下裤子说:变形,出发(变形。变形。变形)

甄姬脱下裤子说:别靠近我,(说的啥听不清楚)会带来灾难

赵云脱下裤子之后说:阁下的我收下了

花木兰脱下裤子说:谁说女子不如男

狄仁杰脱下裤子说:代表法律制裁你

mi月穿上裤子说: 我的调教,是不是别有乐趣

宫本脱下裤子说:太无敌而找不到对手,也是种蛋蛋的优伤

展开全文
猜你感兴趣
相关文章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是谁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是谁导语: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是谁?元顺帝。原名叫元惠宗。明....

兵马俑里面是不是活人

兵马俑里面是不是活人导语:举世闻名的兵马俑,带给现代人的除了震惊,还有震撼!....

国民党一级上将名单

国民党一级上将名单导语:据悉,在国民党将军级别分为特级上将、一级上将、二级....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

貂蝉和赵云的床上故事导语:闲来无事,玩把王者荣耀,当听过英雄对话,我彻底无语了....

中国古代第一猛将是谁

中国古代第一猛将是谁导语:血战沙场,马革裹尸,为国为民,保家戍土!中国古代第一....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图文精华